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回复: 0

波涛连天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 01: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学时代一次劳动时,校长带领我们爬上了山顶。他望着眼前层峦叠嶂的山感叹道,古代皇帝常说十万里江山,而不是江川,就说明山比川要多得多!顺着校长的目光望去,只见连绵起伏的山峦一座连着一座,就像大海的波涛一样,一路汹涌地绵延而去,直到遥远而苍茫的远处与天相接。老家处在陇山山系的群山环绕中,从家里出门无论去哪里都得先爬山。即使翻过这座山,前面依然是另一座山;像古诗说的一样,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无论站在哪座山顶望远,眼前的景象都是群山如聚,峰峦如怒,正如波涛。   

  那年在北戴河,早晨起来大家去赶海。当时海风特别猛烈,吹得人站不稳脚跟。波浪像座山一样,迅猛地向着岸边涌来,狠狠地拍打着海岸,发出像猛兽一样巨大的咆哮。脚下的水位线迅速上升,大家急急忙忙往回跑,回头再看着浪涛平息后慢慢地退去。本以为浪涛已经接束,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个更大的浪涛,再一次狠狠地拍打着河岸,一个接着一个,无永止境。让我在深刻领会宁静的大山之后,见识了真正的浪涛拍岸,也更深刻地领略了大自然的雄浑神奇。     

  前天早上父亲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老家邻居打来的,他说小偷进了我们家,不知道拿走什么东西,但肯定是进去了。父亲接完电话非常不安,急急忙忙背着包赶回去。原来是邻村的一个哑巴干的。邻居们当时都赶到,把拿走的东西抢了下来。尽管没有拿走什么东西,家里也没什么贵重东西让他拿,但感觉很不爽。父亲说走进那个被贼翻遍的家,所有的东西都乱七八糟的样子,心里可真不好受。不过再想到什么也没拿走,想到那个人毕竟是个哑巴,想着母亲能康复是大事,大家也就释然了。     

  在大学里上哲学课的时候,老师用非常广博的事实证明一个万物生的规律,那就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后来所有的事实都忘了,只记住了这两句话。那时有人还请教过老师,说学了那么多知识,最后都忘光了,该怎么办?那个特别智慧的老师说,知识都是负累,懂得其中的理念之后,便要得“意”而忘“形”,这样才会得到精髓、才会不累。这样的宏论让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果然不久他就调到沿海一所重点大学任教,这两年还看到他在“百家讲坛”讲课,我们知道他轻装前行、人生之路已经走得很远了。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尽管波浪过后还有波浪,高山过后还是高山,但也启迪了我对人生波折的思考与忍耐。     

  特别喜欢卞之琳那首叫做《断章》的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座城市前两天经历了一次难得的降雨过程,雨后的城湿润而青翠,蓝天白云,碧空如洗。时令徙转,季节更替,无论是一草一木,还是一山一水,此时都在努力担当着自己的角色。我站在桥上看风景,没有人在楼上看我,脚下的大河在奔流,远处看似平静的水面,仔细看却是一个波浪连着一个波浪、一路向前涌流,一个波浪的结束是另一个波浪的开始,所有的历程全部写在波涛之北京治疗白癜风究竟花多少钱中。细想起来,人生可以凌厉也可以宁静,所有的故事都是当时的暴风骤雨,经历风雨和看到彩虹是一个过程的两个阶段,最贵的不是暴风骤雨也不是雨后彩虹,而是所拥有的经历。只要有这份经历,水凝为云,高岸为谷,山高为峰,看宇内蓝天不语,自是广博;鹤过长空,影渡寒塘;关山苍翠,自是巍峨;长月浩荡,其影优游。回头再看大河,脚下流动的水已经不是我刚到时的流水,无论是大河还是岁月,都已经又走过一段新的距离。   

  2016052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0-22 19:42 , Processed in 0.09249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