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31|回复: 0

睿目撷常景,飞针绣锦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7 10: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传安诗词略评   

     

  今天的时代的确是中国女性彻底解放、才艺纷呈的时代。别的不说,单就这历来为老少爷们荣耀的诗坛词苑就涌现了无数的高跟短裙,其姹紫嫣红、清歌曼语甚至铿锵飒爽就颇令韵林歆目,不少地方大有红颜轻吟压倒须眉嚎唱之势。别处不说,单说我们荆楚潜江,单说我的身边就大有这样的女性在焉,今天我要介绍的这位陈传安女士就是其一。   

  陈传安何样人也?名不见经传,声不达高台,省外诗词刊也难见其名,可谓“凡”也。凡则凡,诗词如何?请看——   

  七绝?清明雨   

  漫将青野织成烟,风里斜斜细若弦。湿了落花飞蝶梦,和愁点点入诗笺。   

     

  诗写清明雨,“清明时节雨纷纷”,然通篇无一雨字又全是雨情。首句“织成烟”,谁?雨也;二句“细若弦”,谁?雨也。前者是“漫”,出情状;后者是“斜斜”,出形象。“青野”,春之地;“风里”,时之天。意象鲜,意境出。三句既顺承又跳转,由“实”到“虚”,“湿了落花”,既实又虚,间蕴双关,情(湿)已在其中了。下又紧承“(湿了)飞蝶梦”,引向缥缈,最后又轻轻一笔“和愁点点入诗笺”。诗人本抱愁焉(为何?无非是思亲悼故,何须赘言),现在经了这“烟”这“弦”,看了这“花”这“梦”,愁上加愁也,一起“入诗笺”,有形有态还有重量,“点点”,真像漱玉所言“到黄昏,点点滴滴,怎一个愁字了得”。传安幸于易安,没有“怎一个愁字了得”,但却是“和愁”,此诗读来能不让人情漾吗?   

  传安一如当今无数韵界女士,最擅长最喜欢的还是填词,特别是词中小令,请看——   

  南歌子?老屋   

  种菊疏篱出,滋兰小径边。青藤缘柳向檐牵。常是晓窗人醒、鸟争喧。   

  笋竹穿房后,莲花发院前。今来徒对燕空旋。惟见风中禾黍、漫摇烟。   

     

  故乡情怀永青心田,纵然身嫁多年,儿已大颜近凋,然而人生易老情不老,老屋点滴仍鲜艳于眼前。词之上阕物象具体,有篱菊、兰花、藤蔓、鸟喧,声色俱焉,农家恬然怡人令人神往。只今重归,景色固然仍丽,前有小池莲花,后有青葱竹林,然而老屋不再,燕归“徒空旋”,进不了钢筋水泥的火柴盒。眼前是禾黍一遍,“彼黍青青”,多少令人有些失落感。这也就是现代的“乡愁”吧?是幸福嬗变后的一种“时代病”,是真情的吟唱。但是她的情她的意从不轻易直言说出,诗词贵蓄,一切蕴在物象、意境之中,诚如清代陈廷焯所言:“意在笔先,神余言外。发之又必若隐若现,欲露不露,反复缠绵,终不许一语道破。”(《白雨斋词话》)其它小诗如《七绝?祭父》、《七绝?题鹰》,小词如《相见欢?雪中探梅》、《清平乐?南门河广场早行》等等皆是,不赘述。   

  这就是传安女士的诗词。她有一双睿目,善于从寻常的小景小物中发现诗意,她又有十只纤指,娴于精织,飞针绣锦绫。她细致、灵巧、清新、柔婉,富于才女的秉性。“要眇宜修”,于细微上特显功夫。她的诗词都小巧清新,而这都赖于她语言的锤炼。宋代张表臣《珊瑚钩诗话》云:“诗以意为主,又须篇中炼句,句中炼字,乃得工耳。”今之论家则说诗词之成败往往甚至全缘于语言,此说固然或失偏颇,但放在“主题已定、结构已成”的前提下而言却是“颠踣不破的真理”。她的语言色彩鲜明清丽,修辞活用,特别擅长巧用动词,增加了语言的灵动——   

  “春来也。烟袅绿丝绦。雨润风酥催草软,蜂飞蝶舞弄花潮。愁下柳眉梢。”(《忆江南》)   

  “荆河美,春水吻云堤。绿渚烟中回白鹭,青杉影外啭黄鹂。渔棹剪晨曦。”(《忆江南?看视频<东荆河>偶得》)   

  两首小词都巧用了一些常见的动词,“绿”“酥”“软”(以上三个是形容词意动用法,作动词),“弄”“下”“吻”“啭”“剪”是常见动词,但都颇呈形态神色,用得好。再如“时听河水涨春声”的“涨”(《七绝?踏青   

  》)、“清风漱耳”中的“漱”(《行香子?暮春郊行》)、“饱蘸高情逸意、写青莲”的“蘸”(《相见欢?题陈海波画》)……   

  苏联文豪高尔基说过白癜风会传染,动词是最富于灵性的,诗词中用好动词,无疑会增添很多情趣。   

  另,传安女士于词中对偶对仗句式很细心,力求工稳,如《忆江南》的联璧对“绿渚烟中回白鹭,青杉影外啭黄鹂”、“雨润风酥催草软,蜂飞蝶舞弄花潮”,几首《行香子》中的鼎足对如“醉一湖诗,一径画,一天鸥”、“喜蛙声壮,虫声软,鸟声圆”、“渐愁心无,尘心远,素心安”都对得工稳。综其上,陈女士可谓“擅撷景,娴织篇,动词多巧用,锦句靓行间。”愿传安女士不安于已得,继而索之,更上层楼。   

  诗曰:   

  睿眸掠常景,飞针绣锦绫。   

  玑珠银线串,佳作令人称。   

     

  2017年元月3日于化谷轩   

     

  附陈传安女士读后复言:   

  老师您对您本家女儿的高评和美誉让我只能向前不能后退了。几首粗浅的习作一经您的妙笔润色犹如一只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一般。尤其是《清明雨》我都惊讶于您怎么把我的思想体察得这么精准,您细致入微的解析和挖掘,点评远远超过了我的习作本身。这哪里是锦上添花呀,分明就是化腐朽为神奇呢!感佩老师深厚的学养!感谢您对我的包容和鼓励!感激您对我的厚爱和厚望!在诗词的园地里我就像一株稚嫩的幼苗,是您在精心地呵护和培养。也许我不可能长成一棵大树了,但我会坚持不断、努力向上的。再次向您说声谢谢!您辛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8-16 23:47 , Processed in 0.09312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