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回复: 0

[婚介/婚庆礼仪/摄影] 感谢一路上的您们 atdkpuuz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3 13: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知不觉间在人生这条路上已经行走40多年,但还不能说自己就真的“不惑”。也仅只是辨识得一点点做人的道理和留存住一颗感恩的心。   

  一路走来,谁都不容易。也因为人生多艰,更不会忘记那些在生命过往中给过我帮助的人,您们的善意关怀不单是在那时让我走出困境,更多的是留存温暖的细节和温度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及至三观,相信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居多的社会。您们传递的正能量使我还会去爱,并坚定地认为:为了晚上睡觉可以安心,所以即使累,也选择善良,因为深深知道,做个坏人我一定过得不好。   

  而我认定的做人原则:根源处就是您们的温柔和善意。您们给的感动不胜枚举,梳理出来的都是爱。随处寻到的都是回忆中的温馨画面。现列举一二三四五六,道出我对您们十二分的谢意。   

  一、七岁那年,一场高烧近四十度的重感冒袭身,恰遇经过我家的堂舅背上我爬坡几十里山路送进医院,小命得保。二、十三岁,喜欢看书没钱买,在那家书店偷过几次书,终于被捉住,那位仁厚的长者饶恕了我,善意地批评说:“不能做这样的事,改了就是好孩子”,正是他当初这健康小食品让你拥有健康美丽样待我,成年后的我也用这样的方式宽恕那些犯同样错误的孩子,并且也收到好的效果,这些孩子都变好了。三、十五岁时,金沙江边抬长长的漂木,每遇同村的人,都会热心的上来分担负重,这让尔后的我也学会了推扶负重的人一把。四、十七岁青涩少年,与同龄人在家乡的山上摘了些橄榄去昆明卖。我们的一千多斤橄榄第一次来到灯火阑珊处,人在火车站出站口方向莫辩,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连人带橄榄收留在他家,我们吃住他家没花一分钱,白天则去大街小巷卖橄榄。一九八七年那会,电话还没普及,也没留有联系方式,只记得哪儿叫高家村,恩人姓高,时隔两年我去找他,哪儿已经拆迁,空留遗憾。五、十八岁,认识一位比我年长三岁的棋友,他不但在棋艺方面耐心指导,还教我怎样与人相处。他所在单位是有白癜风患者几年不扩散的吗建行,因此从他身上学到一些金融知识。六、十九岁年初,我跨进家电维修行业,大我二十岁的表哥在方方面面照顾我。精神上给我鼓励,物质上给我帮助。推荐我读《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原理》,这本书一直都在影响着我,真是历久而弥新。而他送我的那辆凤凰牌自行车,让我首次尝鲜到那个时代的奢侈品“三转之一”,给青春多了一分拽气,现在回味起来都引为自豪,这还不算,特别是表哥好的人品,潜移默化地浸入我的内心,树立为我做人的标杆,行事的尺度。至今,仍然时不时地想他,隔段时间就去找他聊聊,每次都能学到东西。在我心里,与表哥的亲戚关系排第二,情谊友谊关系排第一。在这里,我又要引用西塞罗关于友谊与亲戚关系的表述,他说:“友谊是神灵赋予人类的最好的东西,在我看来这样一个真理是很清楚的,即:我们生活在世界上,彼此之间自然会形成一种关系,它把我们大家联结在一起,而且彼此越亲近,这种关系也就越牢固。并且,友谊胜过亲戚关系,因为亲戚可以是没有感情的,而友谊则绝不能没有。亲戚没有感情依然是亲戚,而友谊没有感情就不成其为友谊了。”还有许许多多对我好的人,我都在乎,就不一一讲述了,比如张哥、比如说我是“混社会的好人”的周君,等等,还是借用这句话聊表心意:“长情是最好的告白”。将这些爱我的人铭记在心,将您们给我的爱继续传递下去,我想这就是对您们的最好报答。   

  近日网上一篇《你这么善良,过得一定很糟糕吧》的文章,里面的观点我实在不敢苟同,虽然善良的人或许会少得许多物质利益,但评价一个人的标准不仅仅是取得的物质财富,还有很多综合指数。在时代的裂变中、在功利化的语境下,不排除衡量一个人的成功与失败是取得物质财富的多寡,或者在政治上的话语权,但请相信,任何时代善良都是每个民族的精神本源,只有极少数人才是乏善可陈,人可以凭借直觉和常识的判断,依然固守着内心的底线。   

  最后,我想告诉善良的您们并不孤单,上天也眷顾好人,善恶是有因果报应的,即:“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下面,我要引述这段文字:   

  1963年,一位叫玛莉?班尼的女孩写信给《芝加哥论坛报》,因为她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帮妈妈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夸奖;而那个什么都不干,只知让你不做小油物捣蛋的戴维(她的弟弟),得到的却是一个甜饼,她想问一问无所不知的西勒?库斯特先生: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吗?为什么她在家和学校常看到一些像她这样的好孩子被上帝遗忘了。   

  西勒?库斯特是《芝加哥论坛报》儿童版栏目的主持人,十多年来,孩子们有关“上帝为什么不奖赏好人,为什么不惩罚坏人”之类的来信,他收到不下千封。每当拆阅这样的信件,他非常沉重,因为他不知该怎样回答这些提问。正当她对玛莉小姑娘的来信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时,一位朋友邀请他参加婚礼。也许他一生都该感谢这场婚礼,因为就是在这次婚礼上,他找到了答案,并且这个答案让他一夜之间名扬天下。   

  西勒?库斯特是这样回忆那场婚礼的:牧师主持完仪式后,新娘和新郎互赠戒指,也许是他们正沉浸在幸福之中,也许是两人过于激动。总之,在他们互赠戒指时,两人阴差阳错地把戒指戴在了对方的右手上。牧师看到这一情节,幽默地提醒:右手已经够完美了,我想你们最好还是用它来装扮左手吧。   

  西勒?库斯特说,正是牧师的这一幽默,让他茅塞顿开。右手成为右手,本身就非常完美了,是没有必要把饰物再戴在右手上了。那些有道德的人,之所以常常被忽略,不就是因为他们已经非常完美了吗?   

  后来,西勒?库斯特得出结论:上帝让右手成为右手,就是对右手最高的奖赏,同理,上帝让善人成为善人,也是对善人的最高奖赏。   

  西勒·库斯特发现这一真理后,兴奋不已,他以“上帝让你成为好孩子,就是对你的最高奖赏”为题,立即给玛莉?班尼回了一封信,这封信在《芝加哥论坛报》刊登之后,在不长的时间内,被美国及欧洲一千多家报刊转载,并且每年的儿童节他们都要重新刊载一次。   

  前不久,一位中国人不知在什么地方发现了这封信,读后在网页上留言说:中国民间有句古话,叫“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们曾经对恶人迟迟得不到报应感到迷惑不解。现在我终于明白,因为“让恶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0-24 00:29 , Processed in 0.0891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