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3|回复: 0

[婚介/婚庆礼仪/摄影] 暮色微冉 fraewhcs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0 18: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想,世界上总有另一个自己在不远的未来等着你。就好像,从前的我们,经历过无数的灰暗与青涩,离别之后,依然会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悄然的活着。   

  曾经到底有多远,像不像星星的光要走几亿年才能回到属于地球的天空。于是后来我们终于明白,现在的我们,哪怕过得在光鲜亮丽,也远远不及于年少时的那一点风轻云淡。   

  我还是每天穿着白布鞋,戴着白色耳机挤公交,还是每天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走过熙熙攘攘的菜市场,头发依旧长了又剪,留着齐齐的刘海,我总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像从未改变,但是,却又什么都改变了。我还是想回到过去,但又害怕回到过去。过去是那么遥不可及,可过去却又是那么精彩纷呈。好像我所有的生命,都在那一段自卑与期待里熠熠生辉。   

  那日在街角遇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却是好友,却又不是。说不清楚的一种感觉。对她最深刻的记忆,便是曾经,对我丢过一块橡皮的缘由。看着她手里嫩生生的娃娃,实在感叹岁月地变迁确实让人无所适从。还记得从前的她,好像永远不会凋谢的蔷薇一般,自信,但又孤芳自赏。而现在,刚产后不久的身材,黝黑粗糙的皮肤,那时的黑长直今变得又短又油,好在全身还透露了一点母性的光环,不然真的全然一副家庭主妇的姿态。   

  突然地相遇让我有点无所适从,回来将近两年,以前的朋友没有联系过也再也没有遇到过,六年前的那一场青春与自在,好像是前世的记忆一般,是那种过了奈何桥便再也不想记起的记忆。   

  就像这一次,若不是她先叫我,我也完全不会认得眼前这个无比陌生的女子,竟是我从前也曾说过秘密的知情人。   

  “慕冉,你还是和从前一样,眼神里透着一股的骄傲和与世无争,以至于,我一眼便可认得你。” 白癜风初期是什么样子的图片   

  “不过你倒是变了很多,孩子也很可爱。”   

  就这样,我们在街角的咖啡厅匆匆聊了一会儿,无非就是现如今的生活与生活还有生活。或许从前的我们,玩得风风火火,从没想过多年以后的相遇与对白竟是那么的干枯与乏味,曾经无话不谈的我们,多年以后,也只是你玩你的手机,我哄我的孩子,再也无话可说。相对无言到最后,孩子哭得不行,匆匆要走的她,像是警醒我一般说道“慕冉,你知道吗,凌晔出来了。”   

  也是,六年了,算一算,也该出来了。我逃离了六年,原本以为,我忘了,再也和从前的那个自己无关,可是在听到“凌晔两个字的时候,突然如梦初醒。我害怕,所以我逃到自以为最远的地方。那时,他出事,缘由还是因为我,而我离开的缘由也刚好是因为他。我们就在彼此的纠缠于折磨里度过一年又一年。   

  (二)   

  我的故事,从未惊心动魄。也许那只是一部搁置了许久的老电影,里面有着最普通的悲欢离合。   

  那一年,家里突遭变故,以至于我被送到外婆住的小城里上学。   

  外婆还是会用那双温暖的手牵着我走过满是人车交汇的十字的路口,霓虹灯起,红绿相间,斑驳老者,这怕是人世间最温馨的画面了。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人物,还看今朝。”听说这是全校高一最好的班。可我只俨然闻到了一股的压抑与郁闷。向来都不爱这种氛围。可却又无法选择。人生很多事,便也都一样。明明不爱,但为了生活,只能服从。   

  那一刻,我突然像是一个外来者,就那么硬生生的闯入他们的世界,我没想过,要在他们的世界里活出怎样的姿态,只是想以自己的方式,安安稳稳的结束高中三年。   

  当时是没有人理我的,他们手里都端这厚厚的满是笔记的语文书,睁大双眼,想要看清这个奇怪的外来者。我在黑板上,稳稳当当的写下我的名字,然后走向靠墙角落里一个透着窗户的位置。后座的那个男生睡得正香,好似这一场插曲,并没有他梦里的那个故事重要。   

  往后很多年,我忘了很多事,但还是会记得初见凌晔时的场景,那天阳光很好,直直的透在他睡着的侧脸上,煞是棱角分明,刻意迷人。如果此后的故事能一直这样云淡风轻便好了,可是很多事情,却没有一个完整的结局,一个我们都想要的完美的大结局。   

  时隔一个星期,我依旧一个人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没有和班里的任何一个人做朋友,也没有和班里的任何一个人有过交集。自己活在自己执拗的世界里,哪怕孤独,哪怕寂寞。   

  与裴蓓认识完全是在一个无法预料的情况下。听说每个学校都会有一个校花,这个校花可能满足了学生们对所有美好词语的幻想,用现在的词说,就是“女神”。可是裴蓓,并不像小说的女主一样,碎花连衣裙,长发飘飘,文静婉约,在我的印象里,她太过于大胆,叛逆的有点出格。   

  她永远留着栗子色的长发,发尾微卷,笑的没心没肺,同时独断狠决,好像全世界都不被她放在眼里。   

  那时的女生,以为化妆涂指甲油就能告诉别人,我很叛逆,你最好别惹我。裴蓓,当然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听过很多女生,说起过她的战斗事迹,一个比一个精彩。但听多了,自然也就乏了,一中向来最不缺的就是说故事的人,一届比一届传的神奇。有时那些情节听起来,却显得太过于做作与虚假。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因为值日,成了全班最后一个走的人,我向来,会独自穿过后花园,因为这是最近的路,也是最静的路。   

  那天同往常一样,慢慢悠悠的插脸上长了白癜风该怎么治疗才行着耳机,走在全是枯叶的石子路上,到了下个一转角,就见一个女生坐在地上,嘴角还有些淤青,看到走近的我,瞬间如同落败的刺猬,顷刻就把所有的棱角都张开。我看着她那委屈但又骄傲的表情,心里不知为何却又多了些同情。本想一脸无视的绕过了她,却怎么也迈不开腿。   

  “脸脏了,给你擦擦。”   

  “你不怕我吗?”   

  “手绢是我外婆绣的,洗干净,记得还我。”   

  我从未想要和她有过交集,哪怕我知道她就是传说中的裴蓓。我不是怕她,也不是高傲。只是觉得没有必要。那时的我,毕竟太过于年少,还没有看懂这个世界些许的无奈和一些必然会存在的缘分。   

  如果说,在这所学校,我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改变的,我想就是因为裴蓓吧。我从未想过与她为伍,但我的故事,她的故事,包括凌晔的故事,好像才刚刚开始。   

  裴蓓真的来找了我,那时,我都快忘了在后院遇到她的事,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日子,只知,已经初秋了,一中的学生早已换上秋装。每个人都在萧瑟的秋风里,裹着宽松肥大的校服,熙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0-18 19:25 , Processed in 0.09211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