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9|回复: 0

[广告/印刷] 谁念西风独自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9 20: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读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浣溪沙》——(清)纳兰性德   

  小倦疏窗,于江南里一蓑濛濛的烟雨中,我读了几句关于青葱岁月的诗,那感觉一经艳阳的洗礼仿佛穿透了云层,霏霏地下起了红雨,润湿了干涸的心。   

  岁月更迭,千年前,我在菩提下种了一颗相思豆,每日精心浇灌,日日悉心照料。   

  终于,千年后,那树长的枝繁叶茂,高耸入云,唯一的缺憾是无花无果。   

  一入红尘仿佛透过了树阴,穿梭在光阴身上,打出了几缕光丝。   

  彼时我还是个活泼少女,生性调皮好动。   

  却也没料到往后的光阴,竟生出丝丝缕缕的轻愁。那股淡淡且萦绕心间的轻愁,往往经过薄薄地嘴唇吐纳叹息。   

  美好的时光,绕过叮咚的流水,发出激昂且欢快的调子,我在时光深处也吐纳着芬芳。   

  深秋时节,桂花香,一曲琵琶语,何堪忍冷暖情肠。   

  这时你唇角微扬,喉咙里溢出一声微暖的太息,是我听过最动听的叹息声。   

  愁绪漫漫,回味往昔的岁月,红袖佳人,灯下秉烛,烛火摇曳,似乎有种朦朦胧胧的心绪在流淌,暖流充斥在心间,多年不曾消退,而这种细微的秉烛也不过是当时很平常的事。   

  相识,相守,相知。也不过当时只道是寻常。   

  三生石畔,沥川河中,往生石旁,是不是有株草叶一直在我身边,不离不弃,不多不少地守护着我。   

  我想人们最美好的、最纯真的感情无非是不顾一切轰轰烈烈的爱一场。这种美好是永恒盘旋在心间。   

  一如温庭筠,一如那时君生我未生的鱼玄机,他们相逢时恨晚,相遇后的错过,那时女孩绯红的面庞,羞怯的模样,真叫人心醉。他们一起工诗读书,都在特定的时期里遇见特定的人。他们细数漫天星光下的星光,夜晚杏花林里的萤火,都显得比较浪漫又有诗意。   

  春去秋来,夏去冬至,花开了又落,飘零了一地的杏花,终于在某个时候分离了,如同墨色在水中晕开,不一会儿墨色便消散。 哪里看白癜风专业   

  这个动人美丽又赋予她诗人气质的女孩便在这里消亡了。天真可爱的她终于在命运面前垂下了她那颗骄傲的头颅。这一切来得那么仓促有那么悲戚。   

  凄凄野草葬芳魂,月下怀人吊孤冢。佳人芳魂,已如流水不负返。   

  这时的温庭筠常常来这颗无花无果的相思树下,来凭吊一代芳魂。终于,在虔诚的参拜下,树开了一朵细微的白花,然后一瞬间掉落哈市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在这时有极璀璨夺目的白光,忽而出现一女子,女子自称是警幻仙,心诚花开可以满足人一个愿望,但必须以物换物。   

  于是,温求了一个愿望,他舍弃了这一世的生命。随那芳魂一起了入下一世。   

  这世,他们散落在京都两方,一个是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一个是倜傥的纳兰性德,这两人一相遇,便衍生出了许多怅然若失的故事。他们之间注定是前世今生的缘,无法隔断,无法阻隔。   

  二十年后,她红妆初嫁,他一袭红衣,人间白首,君知安否?这年冷香涤荡,冻结了荷塘月下的一袭红装。   

  托一纸纸鸢,送一沓虔诚的问候。淼淼水烟皱了水面的波纹,归人近侧,才知那一眼温柔神情的凝眸,恍惚之中犹如隔世。   

  那一刻,自己替归人拢一拢衣袖,拂过微尘,这温情的画面,多年回首方觉稀疏平常。   

  他年,又是花飞流萤的季节,吊妻于南丘。还没到白首,怎么佳人就逝去了。忆及这些画面,有些不舍又有些怀念。连微小的点滴都觉得是美好的,但当时怎么就没觉得呢!   

  一年过了,又一年。吊怀妻子,于前尘后影中又来到相思树下,这一次相思树繁花满枝,茂盛似那长青树。   

  一瞬之间想扑捉它的美丽,却顷刻凋零,如同记忆中美好的事物,斯人已逝,感怀于时间的流逝,如同突然抓不紧的人及物,就留着世间的落寞与寂静,眨眼之间走到生活了的尽头。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欢迎进入红袖投稿,希望以后注意:段首请空两格,已帮您排版好。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多次修改,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可自行百度“自动排版工具”,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复制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北京治疗白癜风疼不疼     期待佳作。(编辑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1-18 01:49 , Processed in 0.09320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