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5|回复: 0

劫遇·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0 13: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劫遇·手
      
   
    鬓角的头发还是太乱。苏可转身拿了板擦,用手中的粉笔比着,却半天不知该如何下笔。
    就在这时,一阵寒意扫过苏可的后背。苏可吓了一跳,一转身,却见大家还是打牌的打牌闲闹的闲闹,平时最爱捉弄她的几个正在角落里不知咋呼什么   哼,欺负我好脾气,等我画完了……苏可顺便在脑袋里过了一个他们穿着小马褂顶着小瓜皮帽跪地求饶的镜头,才回过头接着画。
    可一转过头,她便愣住了   她明明是用白粉笔画的,但此时,黑板上,却是一个红色的头像!
    苏可低头看看手中刚用了一半的白粉笔,又抬头,脸已白了。
    而这人像,也不再是苏可画的样子。苏可画画技术不算好,每次都会把人脸画得很圆,全是娃娃脸。但这个人,脸瘦得可怕,面容憔悴;而他的相貌,秀美到了极点,以至苏可惊悸如此的心,都忍不住一动。他的目光很深,隐隐透着悔恨和忧伤,仿佛他经历过很多事,又始终不能选择忘怀。
    苏可下意识地又回头。同学们依旧玩得高兴,谁也不曾注意到。
    “他们不会看到的。”突然,一个冷冰的男子声音在苏可耳边响起。苏可一哆嗦,手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这才没有叫出声来。她四下张望:没人。
    “你是谁?!你……你想干什么?!!”为了不惊到同学们,苏可压低了声音   “我想带你去见一个……”那个声音竟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人。”
    苏可的心“咯噔”了一下,却不知为何因那一犹豫而放了些心。既然他(还是“它”?)无意隐瞒自己非人的事实,那他此来,就应该不是为了害她吧。她为自己找着借口。
    “好……但你别伤害我的同学。”苏可又回头看了一眼同学们。他们依旧玩得高兴。她心里有些欣慰,可又有种不知是失落还是无助的酸酸的感觉。
    “即使你不去也不会。”那个声音毫不犹豫地回答。
    有些出乎苏可的意料:“那,我怎么找你?”
    “直接向前。”
白癜风医院哪家最好   苏可犹豫了一下,伸手。手指触到黑板,竟没了进去。她向前一大步,整个身子就进了黑板。她忍不住回头,竟发现自己还可以看到班内。离她只有一步的地方,一个“苏可”正在黑板上涂涂抹抹。
    苏可一哆嗦,忍不住伸手去掐自己的手臂。很疼。甚至一摸口袋,里面的钥匙和上面串的饭卡复方斑蝥酊小水果刀等一切东西尽在。起码,是真实可感。
    “快些,要来不及了。”那个声音催道。
    苏可这才回过神,继续向前。她感觉自己就像在雾中悬浮着行走,虽则脚下很稳,但目极所见,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空无一物。她一下心慌了,突然向前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苏可突然打了个冷战。她一下站住,不知所向,也不知所措,只得四下寻觅那个声音。在原地转了一圈,没人。正然惶恐,突然下意识地一回头   苏可“啊”了一声,倒退两步,几乎坐了下去:“你是……神?”她差点把“你是鬼?”问出口,虽然及时改正,但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个“人”身材不高,但看起来很壮实,穿着暗灰色的衣服;银白色的头发有些散乱。但他的相貌,并非苏可在黑板上所见,只是相似的骨瘦而已。他并不显得憔悴,目光中森森的寒意,刺得苏可眼睛生疼。“我是魔。”他冷冷回答,声北京哪个医院治白癜风音倒是刚才听到的那个,“你还有后悔的机会。若后悔,我送你回去;那些人我绝不伤害。”
    苏可感觉自己刚才简直丢死人了。她也很想让自己镇静下来,可心和腿都已不听使唤了。
    “我后悔。”看着他一挑眉,苏可又继续说,“但我不会回去。你花这么大力气把我找来,这件事一定有特殊的意义。我,不能回去。”
    他又一挑眉,目光竟缓和了些:“你,可能会受伤。”
    苏可便放了心:“我相信你不会害我。”
    他点点头:“一路上听我的。”
    苏可正要点头,却又听见他说:“现在,你睡吧。”
    苏可一下把眼睛瞪得老大,连问:“睡?你让我睡?你让我怎么睡?你让我怎么睡得着??!”
    他倒很平静地走过来,伸出右手双指按上苏可的眉心:“我帮你。”
    苏可火了,一把打开他的手:“你干什么?!”
    “我,帮,你。”他一字一句地回答,不由抗拒地将手指压回苏可的眉心。苏可极不甘心地瞪了他一眼,转问:“你叫什么?”
    还好,睡去之前听到了他的回答:
    “夜修。”
      
    不知过了多久,苏可醒了。却见四周一片漆黑,一股刺骨的寒意勒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她不由自主地想缩起来,可是做不到。就在这时,她所处的世界一阵剧烈的晃动,她感觉自己已经开始下坠了,却又被什么重新托住;同时,夜修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别动,危险。”
    苏可乖乖地不动了,心慌得几乎要跳出来。不多一会儿,身边突然亮了起来。苏可眼前一花,立刻举手蒙住眼睛,过了一会儿才敢放开。她这才发现自己竟被夜修抱在怀里,吓了一跳,本想跳下去,但她未料自己的身体已经麻了,一动,竟直接从夜修的手上滚了下去。
    夜修竟没来扶,只是很平静地看着苏可。苏可又委屈又生气,自己支持着要站起来,同时想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可这一瞪,她竟呆了。
    应该也就一会儿不见吧,他便憔悴了好多,皮包骨变成了皮贴骨,很是吓人。他的衣服也破碎了,上面满是黑灰色的污迹。苏可仔细一看,惊叫起来:“你流血了!”
    也不知是不是血。夜修身上遍是大大小小的伤口,里面不住向外流着白色的液体,流出来,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黑灰色。但那液体,变了色也不凝固,在他的指尖、衣服片的边缘等处汇集、滴下,甚至流下。
    夜修只道:“走吧。”便向前行去。苏可这才明白他为什么抱着自己不放下、也不扶起自己:他的身体好像都开始发散,似乎一动不合适,就会四分五裂成一堆废墟。
    苏可急了,一瘸一拐地奔到夜修身前拦住了他:“你受伤了!得先疗伤!不然我们怎么走?!”
    夜修的表情却依旧淡淡的:“与你无关。”
    苏可火了:“怎么与我无关?!你死了,谁送我回去?”
    夜修带着一种很怪异的表情看着苏可,突然极为嘲讽   苏可一下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立时两颊发热,眼泪“唰”地涌了出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想……想……”
    想什么?无心之失,却无可饶恕!
    夜修的目光并未见缓和,口气却没有那么讥嘲了:“走吧,渚龙的,在魔界是无药可解的。”
    “那也就是说,人界有?”苏可追问。
    夜修有些不耐烦了:“有,但你不会给。”
    苏可急了:“你说!”
    夜修挑衅似地看着苏可:“人,血。”
    苏可愣住了,盯着夜修想确定他是不是在开玩笑。而夜修只是冷冷一笑,费力地绕过苏可又向前行。
    苏可来不及多想,从口袋里拽出钥匙,打开水果刀,撸起袖子扎了下去。大约是伤到了大血管,血一下冒了出来,沿着手臂汩汩而流。约是疼得清醒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她的脸一下就白了。
    夜修听见后面稀里哗啦的声音,回过头   夜修这才回过神,很深地看了苏可一眼,一步跨过来,抓住苏可的手臂,附在上面大口吮吸起来。等他抬起头,苏可已软到了地上。
    夜修没骗苏可。几乎是立刻,他身上的伤口便开始止血,而他黯淡的脸色也有了生机。
    苏可却无奈了:她根本找不到东西来包扎。无计可施,她只得背过身,用小水果刀在内衣上割下一条布,将伤口扎住。
    “对不起,你的伤……我无能为力。”夜修竟开口。
    “你的伤,我也只能做这么多。”苏可回答。
    夜修一愣,似乎想笑,却只动了动嘴唇,问:“你知道你这点血意味着什么吗?”
    苏可一挑眉:“我只知道它对我不算什么。”
    夜修本想再问苏可是否知道可能的后果,可他没有。他知道,这个人界的小姑娘,本就没想那么多。他默默地转过身,继续向前。
    夜修又没来拉自己一把,苏可又气又恼:可恶,你倒是伤好了,走这么快,我可虚着呢!她爬起来,脚步不稳地跟着,说:“我还以为到了呢。”
    夜修摇摇头:“我确实……本该送你到地方的……”他突然回头看着苏可:“如果我死在半路,你就继续往前走,能不能见到他,看缘份吧。”
    苏可一愣,一种难言的悲凉涌上心头。连吓带累带虚,她头有些晕,一时反应不过来该说什么。许久,她才开口假装顽皮地撒赖:“喝了我的血还想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你要不好好地把我送回去,我还就不走了!”
    这次夜修听懂了,也明白了苏可不肯表露的关心,苦笑了一下,正无以为应,突然感觉不好,一个大回身将苏可揽在怀中,,捏紧了拳头,如临大敌。
    又是一阵刺骨的寒意,却像是个过客,一会儿便消失了。
    “怎么回事?”来不及考虑他居然敢抱自己,苏可问。
    “一群渚龙,没感应到我们。”夜修回答,放开了苏可。他的目光中渗出一丝忧伤,更多的却是一种惊喜般的迷惑。他看看自己的手,又动了动嘴唇:“你的血救了我们。”他抬起头,喃喃了一句:“玥天,也许……我还能见你一次?……”
    来不及考虑自己的血,苏可很茫然地问:“可是……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夜修这才发现自己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他双手覆在胸前,大张开十指。一瞬间,苏可竟觉得他这个人(“人”?!人就人吧……)是会流动的。她以为自己看错了,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再睁开眼,夜修已恢复了常态,手中似乎握着什么东西。
    见苏可茫然地看着他,夜修犹豫了一下:“还是……等到了地方再说吧,我不想……不想让你见到他之前耗掉太多精神力。”他险些把“太早吓倒你”出口,心里忍不住一别扭。
    两个人继续向前,半晌沉默。
    “这是什么地方?”苏可终于被自己的好奇心打败,率先打破了沉默。
    “祈神宫。所有试图与人界发生联系的魔都将在这里受罚。”夜修的脸上浮起一丝怪异的笑意,“用不了多久,这儿……也会成为我的坟墓。”
    苏可忍不住一哆嗦:“为什么   “因为……”夜修微微地笑了一下,这次是真的笑了,“人的血可以给魔带来意想不到的力量。”
    苏可的心一下很不平衡:“可是,总会有是真的想与人相处的吧?这也太没道理了!”
    “有些事情本就没道理可讲。你更不必讲,这是为了保护你们。   苏可不敢再追问了。夜修凝重的表情让她心里发沉。她只得换了话题:“你……以前来过这儿?”
    夜修仍然在走神。他的表情有些恍惚。听问,他低下头,伸出右手,梦游般地手心手背看了好几次,才开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2-18 20:05 , Processed in 0.08997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