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9|回复: 0

深蓝的故事yrxyaher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9 12: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呜呜呜嘀嘀嘀  天边还泛着鱼肚白,太阳也刚从海平面上升就额头,少女一袭白色的短裙坐在车厢内,侧着身子回头不舍地望着身后被越抛越远的小渔村,目光由深变浅尽是不舍。  渔村并不大,整整齐齐的吊脚楼和沙滩屋在海边排列着,远处的港口还是在早晨的缘故,稀稀疏疏的泊着几只木船,高高的锦鱼旗在海面上一颤一颤,远处的灯塔闪着微黄色的光芒,像海中的一颗太阳,明明恍恍,海面平平静静的,远远的望着,蓝蓝的,暖暖的,虽看不见海面上的大船,却听的到几百里外远航的大船的鸣笛声,熟悉的音调充满着整个海面与天空。  愈来愈远,先后的途径已经化作一个点,颤颤巍巍的晃来晃去直到消失不见,空气里的咸味也淡淡的散去。  真的要离开了呢,笛笛  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笛笛  我。  2.  深蓝来了啊,快进去吧!坐了一路的车累了吧?快到屋里喝点水,奶奶在楼上等着你呢!刚下车,一个中年女人迎了上来,热情地欢迎着她,脸上的笑容在阳光下闪闪的,居家的打扮显得特别和蔼可亲,深蓝到了楼上,就看到奶奶正笑盈盈地亲切地喊她。  乖孙女,可来了,想是奶奶了哟  奶奶  来来来,快坐这,让奶奶好好看看,看这小身板,受苦了吧!以后就跟在奶奶住在这,奶奶照顾你老人呜咽了一声。  嗯  她叫深蓝,没有姓,奶奶告诉她,她是在海边的渔村里被人捡到的,因为七月的海是一年中最亮最蓝的颜色,所以老村长就给她起了一个名字叫深蓝,从此以后她就在那个小渔村,犹如一个公主一般被全村人一起照顾着长大,从小到大,她从未离开过那片海,直到奶奶搬进了城里,奶奶想念自己的乖孙女,就从渔村把她接过来和自己一起住,奶奶深蓝的疼爱就像自己的亲孙女一样。  深蓝只是觉得外面的世界有些陌生,她的小渔村和海全都不见了,现在她已经走在了,该要成长的路上,带着她的笛笛,笛笛是一条深水鱼,在很多年前与现在人在深海里很偶然捕到的一条鱼,这种鱼在这小渔村里百年难得一见,因为它终生生活在深海里,大家也只都是听说过,真正见过的人很少,这种鱼的寿命比一般鱼的寿命要长得多,小渔村的人把她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深蓝,因为在所有的渔村的人中,这条深水鱼只听深蓝的话,甚至可以看出她很喜欢深蓝。  也可能是由于深蓝和这条鱼一样都是被村里善良的人们从海里捡到的缘故,她们就如亲戚一般。  那一年,深蓝六岁,她有了笛笛这个亲人。  从那一年,虽然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笛笛。  渔村的人们都把她们当着海的孩子。  3.  深蓝要到奶奶家不远出去上学,那个中年女人,是奶奶的女儿,显然管她叫姑姑,在深蓝眼里,她并没有接触过她,不知道是否对她会好好的,但至少在刚刚,那个姑姑给她的第一感觉是很难暖的,就像母亲一样,就像海一样。  这个城市叫东塔,而深蓝要去的学校就是这个城市一所数一数二的高中,她不知道在渔村那边学校上学的她是不是可以在这所学校有优异的成绩或者可以交到朋友。  深蓝趴在阁楼的窗户上,看着鱼缸里的笛笛不停地摆着尾巴,吐着泡泡,显然看得她扑哧一声笑了一下,用手指敲了敲鱼缸的玻璃发出清脆的响声。  兀的一阵风吹来,吹乱了深蓝的头发,深蓝把头发撩到耳后,六月的风炎热又干燥,不像在海边是由咸咸的潮湿的海风划过海边时温柔和煦。  唉,这是你的吗?  正在发呆的深蓝循声望去,楼下站着一个少年,雪白的衬衫,清爽的短发,浅绿色的沙滩短裤下踩着一双黑色的人字拖,在阳光下显得闪闪发光,有那么一瞬间让深蓝感觉到像是回到了海边,少年的左手拿着一个白色的长竿鱼网,右手挥着一页蓝色的锦鱼旗,向着楼上的深蓝大声的喊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深蓝看了看他手里的鲤鱼旗,又看看头顶原本悬挂着的三面锦鱼旗只剩下两面了。  hi这是你的吗?是的话就下来拿吧!楼下的少年又唤了一声。  深蓝冲他点点头,从窗户前站起来准备下楼去。  4.  深蓝从楼上轻轻地走下来,怀里抱着笛笛,像一片轻飘飘的叶子划到了一少年的面前,纤细姣好的身材像少年手里拿的鲤鱼旗一样,少年看着面前的少女,先是一愣,然后咧着嘴冲着深蓝笑了笑,又把目光投向深蓝怀里的鱼缸,弯下腰好奇的盯着鱼缸里的笛笛,深蓝立刻警惕般的把鱼缸往自己的怀里搂了一下,眉宇之间有一丝躲避。  嘿嘿,我有那么可怕吗?这只鱼好特别,可以给我看看吗?  我叫李绵山,你叫什么呢?  喂喂,你不说话就不还给你旗子了  深蓝别过脸去不说话,伸出一只手,示意他把鲤鱼旗放到她手上,但一会没有发现鲤鱼旗被放在她手上,而是感觉手心有些痒,她转过头去,发现那个男生正用一支蓝色的记号笔在自己的手上写的什么,深蓝看着他,阳光打在他的侧脸上,衬托着他狡黠的笑容,左边的耳朵上有一颗银色的耳钉,反映出耀眼的光芒,一时让她乱了心绪,感觉到自己有些脸红,她使劲地缩回手。  男生满意地笑了笑,把锦鱼旗递给深蓝,深蓝扭过头就往楼上走去,男生冲她喊了几句,她也没听到是什么,只顾着匆匆忙忙的上楼去了。  回到阁楼上,她把鲤鱼旗挂回原处,放在窗台上的鱼缸里的笛笛一直望着楼下还在楼下,深蓝不去看他。不知过了多久,待深蓝转过头时,楼下已经没有人了,那个少年已经走了,深蓝摊开手掌,看着手心里的字,上面写着三个字,李明深,旁边画着一条小小的深水鱼,深蓝把手贴近鼻子,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儿,那是在海滩上生长的一种不知名的花的香味儿,深蓝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低念了一声怪人。  5.  正是下午,阳光不再那么强烈而是变得和煦了歇下来又是自己抱着笛笛,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发呆却听到一声清脆的叫声,深蓝看向不远处,那个叫李明深现在男生又在嬉皮笑脸地朝着自己招手,然后纵身跳过低矮的栅栏朝深蓝走去。  自己一个人吗?  你怎么不说话唉?难道是哑巴吗?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竟然是个哑巴  深蓝看着他,瞪了他一眼,小嘴撅了撅。  你的鱼叫什么呢?明知道深蓝不会回答他,少年又固执的问她。  我不认识你。  李明深没想到深蓝开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没关系阿。  深蓝都没见过像他这种活泼的人。  不如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就是关于你手上的那条小鱼,那是一条有名字的小鱼,可是我忘记了它的名字,它的主人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生,在我很小的时候去外婆家时遇到了她,她住在海边,坐在海边的礁石上,就像美人鱼一样美丽,可是现在我已经找不到她了,不知道她在哪,也不知道那条傲娇的小鱼是否还活着?都说鱼忘七秒,如果她真的是美人鱼,她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可能那条鱼也把我忘了。  深蓝看着他,他的眼睛一直望着远方,嘴角挂着微笑,却又有一丝不安,由于在他旁边的缘故,深蓝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银色的耳钉里,细致的雕琢了一只蓝色的小水鱼。  你有朋友吗?李明深突然扯出另一个话题。  我我刚搬到这里。深蓝摇摇头,无意识地朝四周看了一下。  我也没有朋友。但李明深的笑容却灿烂。  走,我带你去看一个地方保证你会喜欢的。容不得深蓝拒绝,他就站起来,拉起她的手。  深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着走出了院子,一路奔跑向另一个地方。  6.  李明深一直拉着深蓝气喘吁吁的跑着,深蓝看着他抓着自己的手,两个少年一起在阳光下奔跑的场景,让深蓝感到一股莫名的温暖,不自觉地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在前面的李明深发现了自己的手被抓得紧了,嘴角扯出一条弧线,对着后面的人说了一声  马上就到了,快看啊!  李明深停住了脚步,身后的深蓝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他们正站在这座城市的一处小山峰上,望着下面,是一片波光粼粼碧波荡漾的海洋,海上有来来往往的船只,又有那渐渐熟悉的鸣笛声,深蓝大口大口的吸呼吸着海边的空气,眼神里跳跃着兴奋,怀里的笛笛也听到了鸣笛声,透过鱼缸里的玻璃向远处望去,一片海天相连,这是深蓝离开后第一次见到自己爱的东西。  李明深看着手里牵的人露出一抹笑,侧脸明明晃晃,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像是漏掉了一拍。  喜欢海吗?  嗯。  那我以后就经常带你来看海吧!  嗯。  要怎么谢谢我?少年的眼里盛满笑容和光芒现在海特别好看  深蓝没有说的什么  大海,  真好,  是吧,笛笛  深蓝自言自语,望着远处的大海,像是模模糊糊地想起了某个人,那个人有着和眼前的男生一样的笑容,但现在却对他的印象怎么都搜寻不到,每当她回忆时,就只是一样看不清他的脸,越想走近看清就越看不清,深蓝不知道那是回忆,还是对未来存在的一场梦,深蓝突然觉得北京最好白癜风医院治疗效果自己有些可笑,本来自己从小就孤孤单单,没有什么朋友,更别说和什么人有过小时候的回忆了。  旁边的李明深眼睛一直盯着眼前的深蓝看了又看,似乎差不多可以发现深蓝身上的孤单和茫,就像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鱼一样,他们一起坐在小山坡上看着远方,好像是由于注意到了彼此牵着的手,深蓝害羞地把手缩回的去,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李明深就故意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深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睛,不好意思地盯着鱼缸里的笛笛,不敢抬起头满脑子就像乱了一样。  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唉?李明深打破沉寂。  深蓝。  那条小鱼呢?  笛笛。  李明深在心里倾倾嘀咕了几句,他真的觉得旁边的女生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就像她自己的名字一样。  笛笛是条深水鱼吧,而且还是那么稀有的蓝鳞鱼,一看就是一条傲娇的小鱼,李明深边说边看向鱼缸里的笛笛,用手指扣了扣玻璃壁,发出清脆的响声,鱼缸里泛起一圈一圈的小水波,笛笛却毫不躲避地朝他鼓着腮膀吹泡泡。  笛笛竟然不怕你。深蓝惊奇地望着眼前李明深与笛笛嬉闹。  因为我是好人呀!李明深爽朗的朝深蓝一笑。  7.  经过几天的相处,深蓝算是和李明深熟了,因为李明深自从第一次遇到深蓝就一直死缠着她,深蓝真搞不懂眼前的少年,只觉得这个在东塔市突然降临的少年,给了她温暖的感觉,那是她下辈子在遥远的小渔村里从未见过的感觉,神秘而又令人向往。  今天的天气不再像昨天那样炎热干燥,大清早见不到太阳,估计会有一场大雨要来临了,六月的天气就是这样多变,不过这场大雨也能给人们带来一些凉爽和乐趣吧!  到了中午天已经开始有些暗了,雨差不的就要来了,奶奶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赶回了家,她到了附近的商店下来买了一些吃的随便给深蓝买了一条裙子,是淡淡的青草绿色的小短裙,下面画了一只青色色的小草鱼,眼睛是亮亮的水晶片,在阳光下照射,就像一条活灵活现的小鱼在向你眨眼睛,奶奶开心的看着上楼去的深蓝的背影,脸上微微一笑,她深知深蓝这个孩子,虽然不善言谈但心里还是会开心的,就像她当初看贵阳儿童白癜风到深蓝的第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善良孤僻需要人疼的孩子,也是因此她才收留了深蓝。  深蓝还照旧趴在阁楼上,透过窗子看外面的景色,雨点打在玻璃上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外面烟雨蒙蒙的一片。  唉,深蓝在心里低叹一声,本来今天现在和李明深约好了一起去他家里玩儿的,可是这天气,估计是去不成了。  深蓝。  深蓝正在看着雨发呆时,听到楼下有人叫她,第一反应就是李明深,深蓝打开窗子看楼下,一眼就看到了楼下被淋得全身都湿透了的李明深,他的手里好像提着什么东西。  真是的,雨这么大,怎么不打伞来。深蓝递给他一件白色的伞,就感到自己被一把拉近了雨中。  我们去哪啊?深蓝一惊。  当然是去我家呀。  别跑那么快,衣服都湿了。  快点啦!  李明深拉着深蓝在大雨中奔跑着,深蓝被一点一滴的雨水打湿,凉凉的,暖暖的,就像又回到了水里,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泳时周身环的水。  李明深拉着深蓝到了一栋小小的公寓里,是一栋白色的老式小楼,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深蓝四处打看,发现他家里就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件家具。  给,快点擦擦吧!李明深递给深蓝一条毛巾。  都怪你,干嘛跑这么快。  嘿嘿,我去给你倒杯水。  趁着李明深道去倒水的空,深蓝在房里逛来逛去。屋子里就一个大沙发和一张大的地毯,在靠近窗子的地下,有一个大大的画架,在地板上都是散落的素描纸,深蓝走过去,弯腰从地上拾起张纸来,端在手里仔细的看着,画上是一个女孩,在一片大海的沙滩上光着脚丫晒太阳,阳光打在长长的头发长,显得发闪闪发亮,时不时跑来的浪花在裙边打着转转。深蓝又从地上拾起几张画,看到画上几乎都画的是同一个女孩,有侧脸,背影,有哭的,笑的,开心的,平淡的,就像一个个的写真,深蓝看到画架上的纸上也有一张,刚想用手去拿过来看,突然李明深挡在了自己面前。  不能看。  小气。  这幅画还没画完,不能看。  切,不看就不看。深蓝边说边看向李明深紧张的样子,知趣地走向了沙发,一屁股坐在上面,打开电视就看了起来。  不要生气好不好。  别生气嘛。  真的是有原因的啦!  深蓝扑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才没那么小气。  李明深把手伸到深蓝面前,手心里躺着一颗银色的水珠形状耳钉,里面置着一条小鱼,和李明深左耳上戴的是一对的。  送给你。  送给我?  反正我留着也没用,不如把它送给你,正好你也只有一个耳洞。  深蓝惊了一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耳垂,确实只有一个耳洞了,而且另一个似乎已经没有了。  怎么啦,嫌弃啊?  还没得深蓝回答,李明深就把它带到了深蓝耳朵上了。  嘿嘿,还蛮好看的。李明深嬉皮笑脸的看着深蓝。  深蓝被李明深这么一说,脸刷地一下子就红了,别过脸去不看他,两个人沉默了好大一会儿。钟声敲了两下,下午两点了,深蓝突然想起奶奶,还在家里做好饭等着她了。  我要回去了,不然奶奶该着急了。  嗯,我送你  李北京最正规看白癜风医院明深拉着深蓝的手一直到她家,在路上,雨依然不停的下,李明深撑着伞,深蓝一侧脸就可以看到李明深距离她有多近,他耳朵上那个耳钉闪闪发光,又想到自己耳朵上和他带的一个一对的,不禁脸微微红,感到自己耳根有些发烫。  回到家,吃完饭后,深蓝仍然感到自己身体发烫脸发红,但以为是刚才的原因,就没有多大的在意,回到阁楼上就睡着了。  深蓝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当深蓝醒来时,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她发现她身上盖着被子,床头上有几片和一杯水,屋里射进一大片阳光,外面已经是一片晴天了,她刚想坐起来,发现头晕晕的,全身没有力气,一扭头就发现了枕头旁边的笛笛,正焦急的看着她,深蓝敲了敲鱼缸的玻璃示意笛笛地说我没事。  深蓝醒了啊!,好点了吗?奶奶端着一杯水走进来,见深蓝醒了就着急的北京一次治疗白癜风多少钱走到床边。  没事了,奶奶。  乖孙女,昨天发烧睡了一整天了,可把奶奶吓坏了,可要好好照顾自己,生病了奶奶多心疼啊!  我这不是好了吗?奶奶别担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深蓝朝奶奶笑笑,心里霎时间一股温暖,从床上坐起来穿好衣服,梳了梳头,下楼去吃饭了。  8.  深蓝的病几天后就好了,这么多天就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她清楚地记得那天下雨时李明深先把她送回家时的情景,因为在那天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李明深。  那天在送深蓝回家的路上李明深告诉深蓝,他要搬家了,本来他们全家都已经搬去了另一个城市,至于遇到深蓝的那天,正巧是他要回来拿些东西,由于深蓝,他拗着父母硬是在这多呆了一个暑假,可暑假一过,父母硬要他回去,他也没有什么理由来让父母把他留下了,李明深想让深蓝记住他,因为他们才相处了这么短的时间,他怕有一天时间会把他从深蓝的记忆中掩埋,所以他冒着大雨也要把那个耳钉送给深蓝,这样深蓝下次他遇到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可以相认了。  在那天的大雨中,深蓝只是听着李明深在旁边讲,她沉默着,雨点打湿了她的脸庞,她不知道为什么,却是因为听到李明深要离开的时候有些心酸有些难过,李明深毕竟是深蓝来的这所城市后所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最后的最后,李明深在大雨中给了她一个拥抱,是离别的拥抱,深蓝只记得她哭了,泪水混着雨水掺杂在一快,才使李明深没有发现。  过了很长时间很长时间后,深蓝渐渐的融入了这个城市,但她没有朋友,李明深也离开了有一段时间了,深蓝也曾去过那栋小楼,没有人搬来,却有邻居经常来帮忙打扫,深蓝在屋子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张画,画上有个神情茫然的少女,一袭白裙,及腰长发,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鱼缸,鱼缸里有一条蓝色的深水鱼,游来游去。  其实在遇到李明深的那天,深蓝并不是没有听到他冲她喊的那句话,她只是觉得很荒谬,毕竟他们不曾相识,而且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因为李明深说。  我很喜欢你。  我找了好久。  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9.尾声  又一年暑假,那栋小楼里又搬来了另一户人家,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个少年,少年穿着雪白的衬衫,微长的头发,左朵有一颗闪闪发光的耳钉,少年背着一只大大的画板,画板上只有一种颜色--深蓝。         





 (散文编辑:江南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0-20 13:10 , Processed in 0.08947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