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回复: 0

刹那永恒(二)edeh3bmq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1 01: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面对上天给我的这一生,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看着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围着他搔首弄姿,争宠向上,看着他坐在那个威严的皇座上,看着他走在自己的命运上,我想挣脱现实的命运,却发现我越来越眷念在他身边的时时刻刻。  我这孤寂的一生开始于我与他的初遇,那是我最落魄最无奈的时候,我的家族落败,父母在那一次波折中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我这个孤女开始过着最底层的生活,慢慢的学会了偷盗,学会了让自己生存下去而不折手段。直到那一天,在我以为我快被打死的时候,他如天神般出现,将我救出,可就是这一相救却把我推进了另一深渊,爱而不得的深渊,从此只能仰视他。  我不知他为什么将我救进皇宫,但是那一刻我很感激他,我再不用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心里的高兴让我忘记了危机感,只感觉上天真的在眷顾我,可以让我遇到他。进宫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宫中嬷嬷的调教,很累很苦,可是我愿意,这样的生活远比以前舒服安定。就这样,我被安排在他的身边,贴身伺候他。在到他身边之前,我见到了他的母妃,那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我却在温柔之后看到了她的冷然残酷,她告诉我他的责任,他的未来,我不以为然,我要的仅是那一份安逸的生活,我只需谨守本分即可。  我谨守本分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可是在这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不一样了。我喜欢听他对我说着他的一切一切,那时的我似乎是他的唯一,似乎可以代替全世界给他快乐,从此那个湖边小亭成了我最幸福时刻的承载,直至多年之后,我依旧将亭中他的笑颜埋在心底最深处,在思念成疾时可以将记忆化作思绪陪着我终老此生。  我深知皇位的争夺是残酷的,我也深知他并非是冷情的人。那是一个大雪飘零的日子,他问我他是不是太过残忍了,那时他毫无波动的眼神让我心疼,我不知如何回答,似乎所有的回答都显得太过苍白,我想拥抱他,告诉他无论何时,我都会永远守候在他的身边。一切似乎来的太快,他的兄弟一个一个的死去,我知道若想登上皇位,残忍是必不可现在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少的,孤独同样是必不可少的,我想陪在他身边,给他一切的力量,可似乎我的愿望显得太过奢求与不自量力,他登上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位,而我却在原来的宫殿,做着他会回来带我离开的梦。  从此,我的生命似乎都是在回忆过去中度过,是呢,他是皇上,那个高高在上无法企及的皇上,怎可能会记得我这个小宫女呢,我痴了吧,做着不可能的梦,可这梦真的是太美了,美的我不愿醒来,我不愿再走出那个属于我们俩的宫殿,我禁锢了自己,我想把自己锁起来,永远的封锁起来。  可如此的与世隔绝让侍卫长破坏了,那个我感激一生的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找我。第一次见面侍卫长只是看着我,我不愿说话,只是做着自己的事,而后坐在亭中静静的看着湖面。这样经过几次,侍卫长似乎显得不耐,上前和我说话,问我在看什么,我还是不愿回答,我只是静静的看着湖面,他也陪着我看着湖面,而后的几天,我们静静的坐在亭中看着湖边。突然有一天我回答了他,我在看灵魂。他似乎很惊讶于我的说话,他问我灵魂是什么样的,我笑了笑,灵魂是透明而悲伤的。而后的几年他会和我时不时的提及那个男人,说他纳了谁为妃,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不知道怎样西安白癜风医院的心情去面对这些,很悲伤却只能默默承受,他应该不会再记得我了吧,宫殿似乎没有了人气,每天我只是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  我不知道为什么皇上会突然回到宫殿,那一刻似乎回到了从前,他说着他的一切,而我默默的听着,安静祥和,却让我莫名的感到专家为你分析白蚀症有何表现幸福,哪怕只是偶然的温暖。那天之后,我不愿再待在皇宫看着他身边围着莺莺燕燕而独自受伤,我找来了侍卫长,我祈求他带我离开,而离开的办法只有一个便是请求赐婚,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要求在我走出皇宫之后,让我离开,重新生活,侍卫长同意了,或许他是看我可怜吧,不愿我终老于这冰冷的宫殿。  我和侍卫长去请求赐婚,那是我第一次求那个男人,我不知他是什么心情,我看到他呆愣在皇座上,这样的表现是他有一点在乎我吗?我不愿去揣测,只是在拿到赐婚圣旨之后,突然觉得所有的勇气都被抽走了似的,我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不是错了,我是不是宁愿在冰冷的宫殿终老也好过嫁为他人离开,我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是如何想的,是不是把赐婚当成一种任性,当成一种测试,可结局是我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侍卫长将婚礼办的很是风光,每个女人都希望得到一场完美的婚礼,他满足了我关于婚礼的一切幻想,除了他不是我梦中的那个他,皇上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也是,我只是一个似有若无的宫女,怎能奢望他的来到。婚后的生活过得很快,我很愧疚的占有着侍卫长妻子的头衔,所以在两年后我提出了离开,已是将军的侍卫长挽留我,安慰我,可是我只想离开,似乎是我的决绝让将军毫无办法,我要求用假死的方法离开,我没有去看我那所谓的葬礼,只是听说皇上去参加了葬礼,虽然我不抱有任何幻想了,但是仍是很高兴。  离开将军府,我回到了那条被皇上救起的小巷,似乎比我离开时更破旧了,我在离巷子不远处买了一间小屋子,每天都会去那条小巷,回忆似乎成为了我的精神食粮。我将自己的消息告诉了将军,他时常过来陪着我聊天,我们会聊人生聊战争,却绝口不提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将军似乎发现了我的禁忌爱情,却从不提及。我时常望着皇宫的方向,想着那个犹如天神般的男人,他还好吧,他会很累吧,我不知道他对我的死亡是抱有什么样的心情,想来是无所谓吧,只是一个人的痴恋,又何以还抱有奢求。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着,看着身边的人慢慢老去,看着那些孩子天真烂漫的笑容慢慢在生活中消逝,生命不易,只是我再不会碰触那叫爱情的东西。似乎感念到我离死亡之日不远了吧,我让邻居的孩子带着我的信物找来了将军,我想在我弥留之际告诉将军我的一切,我的生命起始和终结,同时感激他为我做的所有。  我对昆明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将军坦诚了我对皇上的爱,我对他叙述了我平凡却又悲哀的一生,我怨恨上天为何让我遇到那犹如天神般的男子,却也感念上天让我遇到能够回忆一生的男子,我甚至期望着将军能将我的爱恋告诉皇上,让我这一生的思念与回忆有个承载的地方,我不知来世还会不会遇到皇上,我希望是遇到吧,哪怕还是如同今生一样在思念中终己一生。           





 (散文编辑:可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0-20 15:42 , Processed in 0.08935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