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回复: 0

-b-他错过了万丈红尘三千年--b-sg4mi3ix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 09: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经》中的男人樵夫  他错过了万丈红尘三千年  作者/徐彩琴  每一首情歌都是千回百转的记忆,每一段思恋都有穿越时空的距离。遇见你,是三生的缘,是尘世的错。是他注定的情债难偿、相思成疾。  他,是汉江边上一樵夫,家住汉水之滨南山脚下,日出月升鸡鸣犬吠,三间北京中科忽悠茅草屋,耜耕一亩田,依水靠山砍柴为生。那一日,这八尺男儿,青葱少年,发扎头巾,身穿粗布蓝衫,挑一担蓁蓁柴草,步履如风,穿过贸易的人流,停歇在集市的拐角转弯处,擦擦汗,扇扇风,招徕交换柴禾的人。滚滚红尘,缘定缘生,此时瞬间,生命中注定要遇上的那个人,不早不晚地来到了他的面前。她,二八少女,一头散发流苏,高髻骨簪,一袭被体深邃的深衣,婀娜莲步,飘然而至。她停留在旁边的货郎担上,玉指纤纤,拿起放下,挑选着她所需的货贿。一举一动,那份清新和高雅,那种自然和极致,他不得不出神入迷。爱恋,心中萌生的爱恋,有如汉水的烟波,汹涌澎湃着而来。猛然间,女子抬头一望,四目以对,媚眼一转嫣然一笑,男子心慌意乱手足无措。想问候她,该如何谈起?想挽留她,又如何留?满腔的爱意忐忑的心情,唯有目送她频频回首的倩影,渐渐地淹没在人流中,他怅然若失。是啊,一个樵夫,一个三千年前的男人,他可以拥有他的一见钟情,但他无法在一个初次相遇的美丽少女面前冒昧和造次。无法,是因为不敢,是因为自卑,是因为内心缺乏诸多的自信和勇气。其实,这人世间的爱情,有时候就是因为碍于这冒昧和造次,一错就错过了一生一世,错过了万丈红尘三千年。  爱火燃烧,相思难熬。日出集市,月上街头,他走遍里弄陌巷,寻觅等候,等候那回眸一笑的欢颜,等候那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绝世惊艳。然而,季节轮回,秋风起意,吹落遍地黄叶萧萧;思念愈浓,月儿渐瘦,满怀愁绪煮酒壶,醉熏汉江南山烟雨。他终究错过了,这汉水女神一样的姑娘,刻骨铭心的慕悦益至之情思,激北京中科医院曝光发了他长歌浩叹: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今日,他又爬上日日砍柴的南山之颠,注望太阳从东边升起,阳光在满山矗立的乔木上轻轻振荡,碰触了心头的眷恋和哀伤。他起兴感叹,这些伟岸繁茂的树木啊,携蓝天白云而生,因风雨雷电而长,它们是季节的宠儿,它们把荫庇献给了万物生灵,怎么可能理解一个小小樵夫此时的情愁忧伤?更无法给予灼伤心灵点点休憩歇凉的抚慰。那一日,那一颦一笑一回首,搅乱了心旌,无休止地动荡;回想,是簇拥而来的念,再回想,是翻江倒海的情肠。他多少次地想象过,他想纵身一跳横渡汉江,去追求那份牵肠挂肚的爱;他想随竹筏漂流,即使是竹秆撑破江底,也要去追寻一场痛快淋漓的情。然而,这滔滔汉水深处,烟波浩淼之上,何处是姑娘的家乡?他又一次胆怯害怕了,在他心中如汉水女神般的姑娘,能接受一个樵夫的这番情肠百转吗?现实,是日日月月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是风雨飘摇的茅草屋,它能营造一个女神与樵夫的缠绵?  心事如莲,情事难拨,相思扯断了肝肠。红尘俗世渴求不得,他可以在千万个夜梦里实现一往情深的执着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之子北京中科医院是假的吗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  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梦境丰满如初长成的姑娘,靓丽而美好。男人的思念拂去了世俗尘埃,感动上天,温暖月老,把尘缘红线牵上。他要办一场浪漫的婚礼,斩除一路上的杂草丛生,披荆斩刺,开辟阳光大道。把荆条蒌蒿喂饱骏马和小马驹,戴上大红花,去迎娶心爱的姑娘。锣鼓喧天,礼炮声声,响彻了汉水踏浪北京中科医院是骗子而歌,响彻了南山空谷回音:女神姑娘哦,今天要嫁给我啦!  梦里如痴如醉,梦外长歌当哭。樵夫反复吟唱着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这是梦幻破灭后的悲泣忧戚,听了,有如看不见征帆回航的绝望,真有男儿伤心不忍听的剐心之痛!  光阴依然,日月轮回,日子不紧不慢,踩在樵夫的心头,那擦肩而过的错,那尘缘难了的痛,所有经历的曾经过往,都会深深地留痕。白发亲娘每天都在问:儿啊,何时能给娘娶上媳妇,抱上孙子?在无休止的担忧和唠叨中,他始终坚守着内心那份纯粹的情感,而且越发浓烈。他似乎再也不能把日子过得如以前心甘情愿。  于是,他参加了周昭王南征的队伍,南渡汉水,一路追击,打到了楚国的都城。因为长得高大威猛,被昭王选拨为身边的侍卫。后来,昭王遭到了楚人的暗算,掉到河里淹死了。楚国成了五霸之一时,他已成为楚军的一员大将。似乎这一切是他梦想中的一个重要环节,都在他的计划中实现了。为了找到她那个魂牵梦萦的姑娘。  皇天不负,岁月有眼,在汉江彼岸,楚国街头,他终于再次遇到了她。他欣喜若狂,策马拦住,她一惊一抬头,还是四目以对,瞬间地惶恐和迷茫后,旋即媚眼一转,嫣然一笑,还是那么清丽佳容,只是更加多了几分华贵和高雅。没等千言万语,从何说起,旁边的佣仆轻轻地说:夫人,走吧。转身,丢给他一片彻底的绝望。  从此,他用酒与女人来自己。抹不掉的前尘往事,挥不去的相思和痛苦,累积在心底,如今,一场大火把它烧为灰烬。然而,月明下,酒醒处,辗转时,梦回中,纵然是万紫千红开遍,心中到底只有那遗世独立的灿然嫣红!  三千年后的男人们,别再唱着情歌错过爱,错过了不会再回来。           





 (散文编辑:江南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2-12 18:24 , Processed in 0.09356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