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3|回复: 0

-b-长空雁,霜晨月--b-4f2lvniy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4 01: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幸福不需要背景,留下美丽的背影就行题辞.微尘陌上  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来,站在我庭院里的那些木枝上,在温和的阳光里,探着它们的嫩芽儿,样子是欣喜的。  有时,看着窗外清浅的嫩绿芽子,站在那株凤凰木的枝头,一日日地来,在木枝上冒出一个个浅白的点,一天后,便着了些鹅黄绿的意,随后两天,便悄悄地长出了一片细细的叶,伸展了,站起来,舒适地沐浴在阳光下,泛着纯真懵懂的眼神,于是,我总也以为,木叶亦如婴童般可爱了,站在初春的枝头,是有了向往,想要长大以后的生活,可随后,我才发现,不是木叶想要长大,而是阳光下的那个枝头,在经历了寒冬,它只是需要春天的暖意,如此而已  端坐在时光的窗后,想起你青衣的身影,或许,也会如这嫩芽子似的,会带来那些暖意,于是,心藏了一份欢喜。  相信,经过了寒冬里的诸多日子,这个春天,某个日子不经意的一个转身,便会邂逅了春天里你的温婉,明媚,静美无伤。就像一场花事,在春暖花开的地方,煎熬了诸多寒日,突然,在这个初春的季节,是滑落过轻薄如蝉翼的纱丽上的水迹,与我,温暖相遇。  我想要把握住你行将到来的匆匆的步子,在扶疏的花叶间迷离的光影中,在清凉的晨光悄悄的从我绕指间移过中,在长天的影投映在三月海的波心里轻轻的荡漾中,在我时时的于花叶前走神的恍惚中,便在这永昼的光影里迷茫着,我呵,是欣然地移动着脚步的,任纵横的阡陌,在匆匆的日子里,摇曳如花叶婆娑  匆匆的,你呀,如飘忽的云。  日子慢慢地过去了,我在日子地过去中慢慢的有些老去,而皱纹,也会像叶芽子,站满我的额头么?我不知道呀,是你的匆匆,还是我的驻步,诠释了日子永不会为哪个人暂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留!而我却还能在原地等多久?因为,日子会象水一样逝去了!  我离开了长江源头,我怀恋长江的水,而水边的那群雁子,是否已经在向北飞去?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你,还能不能像雁子似的,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在生命的旅途里回溯。  我只是希望,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想象着,你如雁子飞过的时候,我不经意间,抬头看了看,你在世界的另一端,袅娜静美,让我震撼,就是那种飞在清朗的云天里,彷如一行雪花掠过湛蓝的天空,干干净净素面朝天的美。  但我知道,我是不必欣喜的,也用不着感激的,只需把季节的好,抱紧在怀里,尽情享受生命给我准备的献礼,安放自己青春的美丽,就当它是我久等的归人罢。  幸福不需要背景,留下美丽的背影就行。  我想,你是懂我的。  窗外,是浅蓝的云,厦门的日头在初春,是晴好而安暖的,春风淡淡,一早的东边天云里,日头已经显现,在云头,时不时的探出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今早的那只金丝燕应该已是离了巢出去觅食的了,因为我一早来我的庭院时,没看见它滑过我窗台的影子。  声声雁鸣,是有人儿来归,还是雁子们已从长江源头的那个地方回来了呢?我张望那云上,有就要来了的它们人字形的行序,一行逶迤,就要去飞过你将要经历的阅历。  岁月清浅,或许,你应该知道,我回望你的眸子里,是如此深情!  是不是,你或者我,每年的这个光阴里,亦是如这大雁的迁徙,在南来北往的半途中,苦苦寻找那个在旧年的日子里丢失了的自己。  有谁知道,这今春的光阴,得需要多少个流逝的匆匆,得需要多少个沉淀的秋冬,才能承受这再一次的春暖与花开,花好与月圆?  有一种约定,是相约了却无法相聚的约会。  遇见,跟千年修行无关。很多时日,有些缘,是那样清浅而永远,就像一场烟花的花事,在天空灿烂一秒钟,却成了永恒的永远。一世的热情成就一秒钟的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深情,浓烈,妖娆而美丽,爱过,希望过,幸福活过,  幸福,没有十全十美,知足就好。  饶雪漫说,我们就是这样苍老的,从时光的一端碾转到时光的另一端,请别说再见,不需要再见!  一年四季,从春到冬,年年如是,似乎都在重复着自己,没有变迁,而自己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的心里已经装满了曾经的沧海与桑田,每一滴水花,溅起的是自己真情的饱满;每一片风花,绽开的是自己深情的丰满。  与其如此,我们何必与年少青涩的曾经,再也不见。  请别说再见,不需要再见!  时光终是浅浅的,晕不开情绪,在短暂的时光里,时不时的会萌生了希望的芽子,然后,在某一个季节来临,终是会凋零了那些花瓣,每到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谁还是谁,留下了那时的暖,谁还是谁,涌起了那时的念。好些时候,是不经意或来不及的措手,北京白癜风医院失去了一段未必有份的缘。  一生如能珍惜,只得一遇又如何!  是呵,时光,终是会晕开季节的风景的,过了就过了吧,来了就让它来吧。就像一首老歌,老旧的旋律,轻轻慢慢,不经意的听了好多年,却偶尔有一天发现,那首老曲子其实已经留在了心底的某个角落,深深浅浅,如一柸花泥,深埋在一壶青花的瓷瓶里,可以任开过的花凋零,可以任长过的草枯去,而那一抷泥,终究是不会风化的,长久的存储在生命的某个角落;春光里的风景,当然会在某段时间,与荼蘼的花开在一起,在下一个季节来的时候零落,但有些日子里的瞬间,终是会和来去的日子纠结一起,就像这指尖的纹理,至死都还是与你一起生老病死!  或许吧,生命本身就只能是一世一遇,如可珍惜,最好!  但愿,在这春光的门扉打开的时候,与你,安暖相遇。  倘是遇见,便是你给我的成全!  抬头,看看云天,姹紫嫣红的时节还未曾尽至,而季节的风云终是开始在透着清白而湛蓝的了。  早春里,水天一色,云霞与雁字齐飞,春暖共花开同辉。  或许,初春还是有些儿凉薄的,沉淀了上个年头四个季节的阅历,如今,点缀了一地嫩绿,是李太白情深意长的轻舟望月,是东坡居士左牵黄,右擎苍的风发意气,更是岳武穆直捣黄龙的八千里路云和月,点缀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在这重头开始的新季节里。  初春尚有淡薄的冷意,然后,阳光下,是丰盈的青春,有放眼的鹅黄,有清浅的嫩绿,在涨着姿势。风轻轻,我的枝头,已是开始吹起了漫天的春来的喜气,不算浓烈,也不算奢靡,但它们正以漂亮的步子,洒脱轻灵,连接今昔的天与地,为着那份执手的爱,去欢天喜地的长成,而我,亦是愿意置之死地而后生,义不容辞!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于厦门同安,2016.2.28周末午间         





 (散文编辑:江南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1-24 23:23 , Processed in 0.09357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