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回复: 0

花间别离梦伤春cctnujj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4 17: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花间别离梦伤春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韦庄翻着自己写的词句。墨迹在粗糙的纸张想个子高就需要合理的吃饭上,还是那样柔柔的看着韦庄;韦庄的眉头时上时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先生,您在想什么呢?书斋中一旁的书童看到,轻轻地提醒了一句。    呵呵呵呵,小儿,你可知这词的来历?韦庄儒雅的笑了几声,变随即发问。    小儿不知,小儿愿听大人细细道来。这小孩儿年龄不大,嘴巴倒是机灵,顺了主人的心意。    人人皆以为我贪恋江南,殊不知,终究是逃避罢了。    韦庄长叹一声,头颅也不象往常一般高傲地挺着,却是微微地摇了几下。     逃避?逃避家乡?书童一副不懂的表情,随即挠了挠头。    非也非也,斯人尔!韦庄这一句,语重心长。    风铃声在长安城的宫内宫外随风飘着,当它掠过耳畔时,便感觉是细致的丝绸隐藏在身体里一触即发的危险轻轻地拂过面庞一般,也感受得到一股清香,香远益清。    灞桥边上,韦庄的眼中充斥着某种东西。   颖儿,你回去吧,我意已决。颖儿面对着韦庄的脊梁。    说实话,真是不知是什么样的工匠才能将这位的脸蛋儿在木头上雕刻下来。因为,再厉害的工匠怎么刻都比不上她原本的这张脸。香草美人之属,大概如此。 微长的睫毛背着沉重的泪水,睫毛背得很吃力,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让背上的液体倾泻下来。 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道是两行阑干,带走了红妆,带来了难以止住的忧伤。   不,颖儿一定要跟着韦公子,是韦公子将颖儿从那不是人过的日子中解脱出来;是韦公子让颖儿可以自食其力,当垆卖酒;也是韦公子让颖儿知道......知道......颖儿脸上的红妆,似乎是不淡反浓了几分。   知道颖儿心中原来装着一个人。    韦庄像是瞬间被闪电劈了一下,一个激灵打在他的脑袋上。 他怕,他怕颖儿爱上他。 2010年治疗白癜风的新药  这与我,又有何干?韦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语气中多了几分决绝,几分颤抖。 颖儿的心中隐痛一下,不由自主的抬起雪白的手捂住胸口。虽然早已料想到可能会是如此,但是,这种痛,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懂。   好,谢谢韦公子,颖儿......颖儿也自知不能高攀,有韦公子这句话,颖儿就满足了。   明知是刺,却非得碰一下,才能真正明白,什么是会呼吸的痛。   颖儿的脸色变得煞白,如同惨遭了病魔的蹂躏。她回过头去,酿酿跄跄的走着,肩旁两条玉枝此刻却焉了下来,好似经历了风霜雨雪的侵蚀,失了颜色。   颖儿此时,便是一具会走动的尸体。   韦庄脸上的肉在抽搐着,右手紧紧地攥住颖儿折下的柳枝,不放手。 韦庄听着脚步声远了,便回过头来。 眼中,黛色的天空变得灰蒙蒙一片,新绿的柳叶也不过是黯淡老衰。   颖儿,对不起,如果不能让你幸福,我决不会答应你的。因为爱了解中风表现及时处理你,所以离开你。心中默念着,韦庄心如刀绞。   此行我打算去江南,我已经无法面对你了,等你我老了,你不认得我了,我再回来,再回来看你。我这么做,只是愿你幸福。   韦庄背过身去,彳亍着,直到融入灰蒙蒙的天。 一晃隔世,两鬓斑白的韦庄看着手中发黄的书稿。如今的韦庄的心,在伤痕中长出了老茧,没那么痛了。   又是一年春兰放,颖儿,你还好吗?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7-10-19 21:53 , Processed in 0.09190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