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回复: 0

能走就走去拉萨4:徜徉拉萨m2i5vkku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9 02: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列车驶过当雄站不久,就有人开始整理行李,其实这里离拉萨还有160多公里,可见人们期盼拉萨的迫切心情。窗外的景色也在发生变化,原来列车从格尔木开始,大方向就是一直向南略偏西,安多以南多远山近坡,草原河流连片;进入拉萨郊县地区后,列车在当雄县羊八井镇开始改变方向,由西转向东南,进入著名的堆龙曲峡谷,两侧山势错杂,怪石嶙峋,压抑感扑面而来。   藏语中,堆龙的意思是上游峡谷,曲即河流,堆龙曲就是上游峡谷中流出的河。堆龙曲是雅鲁藏布江的一条支流,发源于堆龙德庆县境南,海拔5800多米的高山地带,向北流经羊八井转向东南,在拉萨市西郊与拉萨河汇合,然后共同南下,在曲水镇东注入雅鲁藏布江。这里的景象与安多当雄辽阔草原的风景完全不同,铁路两侧山势陡立,从上游至下游,逶迤着念青唐古拉山脉的崇山峻岭,有许多5000米以上的山峰,峡谷中水流湍急,落差很大,从4300多米陡降至3600多米,降差将近700米。到德庆乡时,终于离开几十公里长的堆龙曲大峡谷。到达古荣乡后,地势渐趋开阔,汹涌咆哮的堆龙曲河流,变得宽阔平缓温柔起来。路旁出现成片的青稞与油菜花,充满藏族风情的村落散布其间,景色自然优美。列车一直沿着堆龙曲河,来到与拉萨河的会合处,跨过拉萨河大桥,开进位于拉萨市柳梧新区的拉萨车站。一走出站台,蓝天白云,天高云阔北京中科医院骗人,炽日当头,光照强烈,我们既被天域严酷的紫外线所震慑,又为高原的奇特景象所吸引,忍不住四处张望着。   拉萨站现在是客货一等站,直属青藏铁路公司,2006年7月1日正式投入运营。拉萨站位于拉萨市西南的堆龙德庆县柳梧乡(现在是西藏柳梧新区)境内,海拔3600多米,距离布达拉宫约20公里。火车站为两层斜体建筑,整个车站站房建筑面积达2.36万平方米,高度22.9米,依山而建,被山体环绕。主站房矗立在广场南侧,隔着铁路与山对立。站前广场非常大,但无论是出站还是进站,除了极其严格的安检外,值勤的武警还不容许任何旅客进入广场,只能沿广场边缘绕道进出。我的相机是去年退下来后在网上花几百块钱买的,当时正在抵制日货,就选择北京中科医院是假的吗了据说是美国货的GE/通用电气 X600 26倍长焦单反控数码相机,主要看重的是倍数较高可以取远景,没想到便宜没好货,只要距离远一点,图像和画面都极差,加上拉萨站广场确实太大,虽然我多走了很多路绕到广场正面,却硬是一张好照片都没拍出来。广场对面是一个纷繁复杂的主题公园,叫拉萨之窗,远远看上去也是非常壮观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但我们被武警呵斥得烦燥,也没有心思去细细品味了。按照事先做好的功课,我们很快找白癜风医院到公交站,上了13路公交车,在旅游局站下车,过了马路就看到了德林酒店。跟网上看到的差距很大,在一个窄巷内,一个几层小楼,四周是房间,中间是天井,门脸和前台都极其局促,房间更是狭小,卫生间是后加的,只有蹲坑没有抽水马桶,各方面条件都不是那么回事。更重要的是续住要加钱而且服务态度生硬。看来网络宣传太厉害,就是这样一个小客栈,居然订单蜂拥。   老伴高原反应明显,躺在床上休息。其实老伴在到达兰州前的火车上,身体就不舒服,在兰州旅馆休息一夜后有所好转,当时我们准备好了如果第二天老伴仍然不舒服,就取消去拉萨的行程,在兰州玩几天算了。第二天上午尽管走了很多路,但老伴挺过来了,身体小恙没有发展,我们才继续了拉萨之行。我在平板上预约布达拉宫门票,被告知一周内都满员,便准备到现场看看能否直接购买,同时找找有没有更合适的旅馆。老伴要我休息一下再去,但我几乎没有什么反应,感觉很好,于是便兴冲冲地出门上了拉萨街头。   拉萨是西藏自治区的首府,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中心,也是藏传佛教圣地。1960年正式设市,1982年定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拉萨位于西藏高原的中部、喜马拉雅山脉北侧,海拔3650米,地处雅鲁藏布江支流拉萨河中游河谷平原,拉萨河流自东向西流经城区,在西郊与堆龙曲河汇合,然后南下注入雅鲁藏布江。拉萨境内蕴藏着丰富的各类资源,相对于全国和自治区其他地市,具有较明显的资源优势。拉萨全年多晴朗天气,降雨稀少,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气候宜人。全年日照时间在3000小时以上,素有日光城的美誉。作为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拉萨以风光秀丽、历史悠久、风俗民情独特、宗教色彩浓厚而闻名于世,先后获得了中国优秀旅游城市、欧洲游客最喜爱的旅游城市、中国最具安全感城市等荣誉称号。我们的初步打算,就是先在拉萨市内活动活动,根据高原反应强弱以及身体适应情况,再向拉萨周边扩展。   德林酒店所在的小巷口是个三叉路口,罗布林卡路与林廓西路在这里交汇。罗布林卡路是联结罗布林卡公园与布达拉宫的道路,全长只有不到2公里,德林酒店居其中。而林廓路是绕着布达拉宫、大小昭寺和八廓街的环路,全长约10公里。林廓是藏语的音译,可理解为转经路外圈,因为大昭寺内的转经路叫内圈,八廓街里的转经路叫中圈,套在最外的林廓即为外圈。我沿着罗布林卡路向东走去,路的右边是商店旅馆餐饮等旅游商家和电视台职工生活区,背后是独立高耸的药王山,山上有电视台的发射塔。路的左侧是跟西藏电视台相对的药王山公园,主题雕塑是西藏牦牛,园林里草坪茂盛,柳树高大粗壮,浓荫蔽日。我钻到树荫下,从草坪中穿行,以躲避极其强烈的日光,很快就来到了布达拉宫广场的西门,红山之巅神奇的布达拉宫赫然眼前,虽然很激动,但我还是要等到跟老伴一起拜谒神宫时,再来细细了解它的究竟。     这里是罗布林卡路与北京路的交口,也是药王山与布达拉宫所在的红山两山相连的山口,山口两边各有一座白塔,中间是北京路路面,马路正中央有一座底下能通行的大白塔,俨然如马路的分割岛。西藏白塔是藏传佛教的重要象征宝物,有用于藏经,有用于塔葬,也有用于周界,这里的白塔原先就是拉萨城内外的地界,两山之间的谷口为一座底部带通道的白塔,形成进入拉萨城的门户。20世纪60年代拉萨扩建,拆掉了佛塔。nbsp;1995年修建布达拉宫广场,恢复了巴嘎噶林三座古老白塔,昔日的过门塔又被复建在原址,既方便交通又维系了神山的脉络,也成为布达拉宫雄伟建筑的一部分。   在西门经过严格的安检后,我来到布达拉宫正面路上,虽然正是下午二三点钟太阳最热最毒的时候,路面上人流仍然川流不息,转经的藏民,观光的游客,叫卖的贩子,络绎不绝。我穿梭于人流之中,仰望着布达拉宫雄伟的英姿,尤其是在湛蓝的天空和低悬的白云下,红白宫殿放射出来的圣洁与空灵,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内心。我按压住激动的心情,在布达拉宫派出所旁边找到门票预订处,明天上午的票已经订完,售票员给了我明天下午1到3点的预订卡,告诉我可以提前半个小时进场。没想到网上预订那么麻烦订不成,在这里却很简单地就办成了。心下很是高兴,明天就可以进入向往已久的神殿布达拉宫了!   也许是熟悉了的缘故,往回走就觉得路途很短。把罗布林卡东段路上的旅店问了个遍,有好几家都比德林强的多。过马路进德林的巷口时,抬头看到一个旅馆的牌子,西藏天海天域大酒店,过去叫西藏交通宾馆,是我在网上查阅过的一家酒店,没想到就在德林的隔壁。进去一看,除了没有无线上网服务外,其他条件都比德林好,而且房价也便宜得多。让服务员开了一间房子看看,感觉可以接受,随即说定明天来住。回到德林后跟老伴一汇报,老伴也很满意,而且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她的高原反应也有所缓解,我们便出门准备吃饭。经人指点,我们朝巷子那一头走去。这里是一片老城区,房子低矮老旧,七拐八弯,环境也不太整洁。巷子深处,有许多家庭客栈,我们也进去看了,但都没有发现更理想的去处。   在一个拐弯处,意外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寺院,一看碑文还真不简单,竟然是拉萨四大林(丹吉林、策墨林、次觉林)之一的功德林寺。功德林寺1792年修建1794年建成,当时,西藏八世达察活佛配合八世,全力支持清朝派到西藏的军队,取得了抗击廓尔喀入侵的胜利,清朝皇帝为此拨款白银7000两,让八世达察在摩盘山上兴建文殊庙、关帝庙和在山南脚下修造功德林寺,作为西藏摄政达察活佛的永久府邸。八世为功德林寺赐名长寿洲,嘉庆皇帝赐卫藏永安匾额,乾隆皇帝赐功德林匾额,功德林此后一直沿用为寺名。功德林寺主体建筑高四层,内供宗喀巴镀金铜像,土丹贡布等身像,还珍藏有清朝历代皇帝特赐的奖匾和珍宝,现在该寺以占卜算卦闻名。我们进去时已经没有游客,只有几个僧人在里面转悠,我们也就大概看看便出来了。   功德林门前的巷子通往德吉路中段,快出巷口的地方有一家藏餐厅,老伴想进去尝尝藏餐,我看到门前环境乱七八糟,里面影影绰绰黑黑乎乎的,估计这藏餐店里的卫生状况难有保障,我们刚到拉萨,身体还没适应,吃坏了肚子就麻烦大了,就劝老伴别进去,等过几天适应和熟悉这里情况后再去吃藏餐。老伴也赞同我的意见,我们就走出功德林巷子,在德吉路上找了一家新开的重庆面馆,吃了到拉萨后的第一顿晚餐。   因为天还大亮,我们就沿着德吉路然后转向北京路散步。这一段是北京中路,就在摩盘山北麓,我们看到了文殊庙和关帝庙以及关帝拉康的侧门和院墙,只是院落里面的门都关着,已经过了观光时间,再者我们身体反应也没消除,显然也上不了山,就作罢出来,继续向前散步。前面不远就是药王山公园正门,我们在主题雕塑高原牦牛前拍照。老伴感觉身体状况尚可,我们就决定去布达拉宫广场看夜景。其实也很近,一会就到了白塔前,看到药王山口的塔山上是个收费观景台,有许多人在上面观景拍照,我们也交了钱爬了上去。这个角度看布宫又是一番景象,尤其是可以把三座白塔与布宫完整地拍进一个画面里面。而且,广场上华灯初放,巍峨的布宫在晚霞和灯影里,更具有神奇的色彩,更加奇幻靡丽,让人怦然心动。   考虑刚到拉萨,不能太辛苦,就依依不舍地离开广场,顺着回旅馆的方向,我们手挽着手,徜徉在夜色朦胧的拉萨街头的罗布林卡路上。(乙未年六月廿八,2015年8月12日,合肥)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8-1-19 05:33 , Processed in 0.09539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