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华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3|回复: 0

梦,在金沙湾nzljc2z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03: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太阳偏西,我渐渐地听见了海浪的声音;感觉到梦的呼吸,一幅美丽的海滨横在眼底。我丢下饥饿、疲倦和劳累,伸开双臂,向海边奔去。  金沙湾很美[url=http://jbk.39.net/yiyuanzaixian/bjzkbdfyy/白癜风治疗最新方法]北京白癜风哪家医院看的好[/url],金沙湾是天堂,天堂有梦。
于是,爱做梦的我,迎着海浪的呼唤、迎着梦的气息,奔赴金沙湾。
车轮碾着时间的身体咣凄、咣凄地穿行。窗外的现实如过眼烟云,我无心欣赏那瞬间的美景,只全力以赴地向往着那个伊甸园、那个充满幻想和谜魅的梦境。
天黑下来,看着满车厢睡态怪异的人,从鼻腔和口腔中发出他们无法听见的鼾声时,我倍感孤单,甚至一丝恐惧。
蟒蛇般的列车在我清醒的孤单中钻进隧道,沉闷的有些窒息,像钻入地狱,又如在夜中穿越时空。满车生命除了鼾声回应这恐惊的噪音外竟是那么的安静。我抱紧战栗看窗外的黑,远处隐约有灯光闪烁,如磷焰、如星星。
终于随第一道曙光钻出地面,蟒蛇在一片喧哗声中停在南国的边城。
可是没人知道金沙湾。我像一个无头苍蝇乱穿着没了方向,难道一夜间我到了异国他乡?
金沙湾,伊甸园。我的天堂、我的梦,在哪里?
耳边,梦问:你真的来了吗?
是的,我来了。
在梦的遥控下转换着巴士,一路风尘,一路颠簸,我空空的肠胃发着脾气,而我顾不上它们。
太阳偏西,我渐渐地听见了海浪的声音;感觉到梦的呼吸,一幅美丽的海滨横在眼底。我丢下饥饿、疲倦和劳累,伸开双臂,向海边奔去。
穿过椰树的丛林,我抓到了海的手臂。
留着深深浅浅脚印的沙滩和海浪冲洗的光滑的沙滩隔离着白色的贝壳,一层层,如梯田、如少女的花边裙。海水清的可以看见沙粒。
我惊喜地捡着那些残缺的贝壳,好的贝壳早就被捡走了。
每一种完整的贝壳美丽都是一样的,而残缺的贝壳被海潮和岁月雕琢成各式各样的美丽,我看见阳光下那些象牙白的贝壳闪着光。
我一边和海浪嬉戏一边对着大海喊:
金沙湾,我来了。
我终于看见大海了。
梦,你在哪?
没有人答应,也没人喊我的名字。手机无法接通。天堂,不会没有梦。
一只快艇从海的腹部朝我飞来,啊哈,骑着白马的王子,黑色的头发和白色的灯笼袖在风中飘逸,冷而酷的表情又像金庸笔下的侠士:小姐,要坐快艇吗?不,你,是梦吗?不是。快艇掉头而去。
一支旅游队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从沙滩走来,我紧紧地望着那个带队的人,而他指挥着队伍旁若无人地从我身边走过。
椰树下,一个戴眼镜的青年在看早期白癜风多久能治好书,请问,你,是梦吗?青年举起手中的书不好意思,是【红楼梦】。
太阳已远远西去,它告诉我必须回家了。游艇上的工人已经下班,他们路过我身边时笑着打招呼,我看见一双深情的眼睛很快地回眸又转回去。
此时,所有的喜悦、激情和爱都被孤单和恐惧占领。我已无心欣赏这里的夜景。
天堂,没有梦,还美吗?
关上车门的那一刻,我看见公园的大门外站着一个人,是曾相识的身影,没有挥手,只随着我离开的方向转动身体,然后雕塑般站立不动,直到我看不见金沙湾的影子。
手机有信息:
从你走下车门的那一刻起,你便没有离开我的视线。金沙湾是天堂,你是天使,而我既不是白马王子,也不是金庸笔下的大侠,更不是玩字的书生,我只是守护天堂的小卒,你的现实中有很多我这样的人,又何必到天堂来寻梦。我爱你,我的天使。但我给不了你幸福,我不可以毁了你的纯洁和笑容。到现实去寻梦吧,你会幸福的。
眼泪如珍珠般落进手中那把残缺的贝壳里
我要告诉梦:不管来去的路有多么艰辛、孤单和恐怖,我都不后悔。
我要告诉梦:天堂和现实的距离很遥远吗?有梦在、有爱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我要告诉梦:如果我再来时,你会等我吗?
我要告诉梦:别忘了在我生命里,一直置顶着他的爱情。
灯光下,手中的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里医院好贝壳依然闪着耀眼的光芒【责任编辑:月华】
         





 (散文编辑:江南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澳华中文网

GMT+8, 2018-1-21 02:03 , Processed in 0.09404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