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地户籍上海小夫妻买房记
澳华中文网 2011-02-03 21:55:02   关注人次[]

  1月26日,傅立完成了两件大事,一是加价350元后买到了两张回湖南老家的火车票;另一件事则是,26日下午,傅立在POS机上将约60万元的房款划到了开发商户头上,花光两家全部积蓄后换回了两份薄薄的上海商品房预售合同,如果没有意外,以后就在上海安家了。


  傅立的兴奋和喜悦只维持了几个小时,傍晚时候,新一轮房地产调控来临,银行贷款突然变得不确定;同时老家的亲戚在电话里说,回上海的票必须用本人的身份证才能买,傅立骂了几句铁道部,再想想新“国八条”,一种强烈的无力感在心里迅速蔓延开去。


  傅立买的是第一套房,虽然看上去不是新“国八条”的调控对象,但仍然受到影响。咬牙下定买房决心之前,傅立夫妻曾经向交通银行的客户经理打听过,首次购房房贷利率可以优惠至七五折,昨天(1月27日),客户经理明确告诉傅立两口子,七五折利率已经没有了,八五折利率优惠也可能取消,最后申请下来可能是基准利率。


  这让傅立心情沉重。如果是基准利率,意味着30年的贷款每个月要增加400元,全部利息要增加约15万元,“1年拿到手的也没有15万,就有这么巧合刚好就遇上了调控?”傅立叹道。


  陡然变化的形势让傅立在跟老婆许静的对话中处于比较不利的位置。


  买房一直是傅立的“心病”,买房最大的障碍不是钞票,而是老婆许静。与傅立完全相反,许静做梦都不想买房,“有钱了,就去旅游;租房子挺好的,半个小时就能到单位,咱们那点钱买了房子得住郊区,来回路上花两三个小时,拿来补充睡眠多好。”许静不买房的另一重大理由是觉得上海的房价已经涨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她相信上海的房价会降下来。


  2009年结婚后,傅立就像祥林嫂一样唠叨着要买房,许静曾经反驳道:“2004年,你同学说复旦旁边的复光苑每平方米只要7000~8000元,那会你为什么不买呢?现在都涨到快3万了,这会来瞎着急。如果更猛的宏观调控下来,房价跌下去,被套住了怎么办?”


  傅立对许静的担忧不以为然。2010年6月,傅立正式开始看房,一开始瞄准的是上海二手老公房,浦东新区香山新村1996年前后的房子,当时成交价格每平方米只要1.9万元,一套65平方米的房子开价也就是130万,到了2010年11月,类似的房子已经开价到了145万元。


  房价飙涨并不是傅立说服许静买房的“撒手锏”,所有人都在说通货膨胀,傅立和许静不敢买股票,不敢炒期货,也没时间没地方囤积绿豆、大蒜,挣的死工资放在银行里眼睁睁等着贬值,“就等着钱变成废纸吗?”只这么一个问题,让许静感到了恐慌,2010年底,许静正式同意买房。


  许静这种畏惧通货膨胀无奈买房支撑了开发商的牛气冲天。傅立买的房子叫做“景园”,傅立夫妻第一次走进“景园”售楼处的时候,里面没有售楼先生和售楼小姐,站在沙盘前回答购房者的是两位保安大叔,一位保安说:“请售楼先生、售楼小姐要增加成本,最后还是你们买房子的来掏这笔钱。”


  真正的原因是“景园”的开发商并不发愁房子卖不出去。由于离地铁站只有10分钟左右的路,加上周边超市、学校、幼儿园、医院一应俱全,开盘时房号奇货可居,不但房价一点不打折,一般人还得通过中介交上5万左右的手续费才能搞到房号,剩下的三十几套两房的房子因为背靠马路暂时剩了下来。即便如此,在10天的时间里,当傅立交首付款的1月26日,全部楼盘只剩下不到10套位于低区的房子,不仅仅只是傅立、许静在担心通货膨胀。


  许静曾突发奇想,说可以再等一等,上海正在大量建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说不定哪天就能被“天上掉馅饼”砸中,但是傅立和许静虽然都是研究生毕业,却都没有上海户口,上海户籍人口超过1000万,“馅饼”砸到傅立和许静头上不知到何年何月。


  虽然许静百般不情愿,在傅立的一再“忽悠”下,倾尽了两家的全部财力,两人还是在上海买了房子,有一条原因算是傅立的难言之隐,傅立已经34岁,许静28岁,没有房子傅立觉得没有脸面让许静生个孩子,而傅立妈妈已经在电话里跟儿子说:“你们俩现在还没生孩子,是不是去医院检查下?”


  新“国八条”里没有说34岁的傅立可以获得房贷七五折的优惠,铁道部也不会知道傅立夫妇还在上海,没法去湖南买回上海的票,期望上天眷顾明显不靠谱,傅立现在正热烈寻思的是:“不知道今年的年终奖能不能比去年多点。”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