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息超50% 民间借贷埋下“次贷”隐患
澳华中文网 2011-03-29 09:08:36   关注人次[]

  24日央行存款准备金率再次实施上调,20%的存款准备金率新高让银行信贷的弦绷得更紧。按照75%的贷存比计算,银行吸收存款只有60%可以用于放贷。此前早已有银行因为信贷紧张暂停个人业务,而现在不少银行连公司业务也很难放出,几乎可以用“一个子儿也没有”来形容了。在央行货币紧缩政策不改的情况下,民间融资需求也在不断地找出路。有媒体近日报道,广州今年前两个半月民间金融异常活跃,其营业收入出现明显增长,有的增幅甚至超过四成。

  有小额贷款公司表示,目前小额贷款公司普遍都以规定的上限,即基准利率的4倍发放贷款,年利率约26%左右。而民间借贷、地下钱庄或某典当行借贷息率更高,月利率超过4.2%已是常态,按此计算,年化资金利率超过50%。如此高息,不但造成了借贷违约风险的提高,也给银行资产“体外循环”造成了利益空间和链条,给金融的稳定埋下“中国式”的次贷隐患。

  ■专家意见

  企业贷不到款是调控的结果

  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分析表示,企业贷不到款恰恰说明是调控的结果。郭田勇指出,货币宽松时期,大量资金流向了资金回报率低的产能过剩企业和政府投资项目,而中小企业、高科技新兴产业能承受更高成本资金且代表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却贷不了款。

  “现在收紧流动性,会迫使银行寻找高科技新兴产业和寻找高利润。至于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我认为是有限的。央行再次上调准备金率将有利于流动性和货币条件的稳定,促使银行信贷合理均衡投放,并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

  银行一贷难求 企业贷款上浮30%

  中小股份制银行一般是承接民间中小企业贷款需求的主要平台,但是信贷紧缩下,中小企业也已经很难从这一途径贷到款。除非他们愿意接受让企业很难承受的高贷款利率。

  “现在我们银行已经全面暂停了个贷业务,公司业务也开始划出大部分额度来优先满足微小企业的信贷需求。”某公司业务做得较多的股份制银行微小企业部信贷业务员日前向本报记者透露。“今年年初,我们支行的业务压了2个亿,但是最后下发的额度只有2千万,也就是只有10%的信贷需求得到了满足。现在3月底,信贷额度比之前更加紧张,已经很难达到这个比例了。”该人士表示,以前只要贷款来,大家都很开心,但是现在已经基本不接受外来的信贷需求。“我们只做业务往来较多的商会里一些资质非常好的企业。”

  “我们很多企业客户甚至都办了抵押物入押了,但是就是卡在那里,根本没有额度放款,去年底加压的业务都没有放完,更不用说新增的业务了,都不敢接了。”另一家股份制银行深圳分行信贷业务员表示。

  信贷紧缩下,利率水平也水涨船高。上述股份制银行微小企业贷款目前最低也要基准利率上浮50%,将近达到9%的年利率。而2月份,记者调查各家银行企业贷款普遍上浮30%左右。银行业内人士还透露,一些额度紧张的银行对微小企业年利率已经达到15%—18%,企业融资成本大大上升。

  同时,一贷难求也助长了“价高者得”,为了获得贷款,企业不得不接受比相同资质的企业更高的利率以获得贷款。

  外资行规模小难解贷款需求之渴

  国内信贷紧缩政策继续,在中资银行贷不到款的情况下,一些企业也开始转向外资银行的怀抱,不过,由于外资银行规模非常小,相比起这些贷款需求,根本是杯水车薪。

  早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恒生银行中国行长关燕萍透露,恒生中国去年全年贷款量增加28.4%,主要是对公业务。汇丰银行亚太地区总裁王冬胜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汇丰中国2010年贷款总量增长45%,而根据汇丰中国2009年度报告数据计算,也就是945亿左右,与中资银行规模相去甚远。

  渣打银行广州分行相关负责人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并没有感受到中资银行的客户流在大规模的流向外资银行“外资银行的规模加起来所占的市场份额不足2%,即便是有企业的信贷需求开始流向外资行,但外资银行也承载不了这个量。”该负责人坦承。

  另外,还有外资银行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外资银行对客户的审核比很多中资行都要严格。信贷紧缩情况下,中资行肯定是先放优质企业的,而贷不到款的企业一般也难以通过外资银行审核。东亚银行广州分行行长梁志伟年初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暂时没有感受到大规模的企业客户从中资银行流向外资行的趋势。

  而不少外资银行行长都对记者表示,今年由于央行信贷紧缩,加上贷存比75%大限到,贷款业务会有所放缓。实际上,与贷款相比,外资行的存款上升比例更快。

  民间融资利率高期限短

  在银行融资难求的情况下,也有部分企业将需求转向小额贷款公司。根据央行本周公布的数据,小额贷款公司2010年底已经达到2614家,新增贷款量达到1202亿元,贷款余额为1975亿元。

  现有的小额贷款公司一般贷款上限不超过500元,贷款期限不超过5年“很多企业会在年底找我们贷款来解决还款、资金到期等短期流动性的问题。年初企业项目开工一般会先到银行寻找贷款,因此今年头两个月企业的需求并没有出现比平常大幅的上升。但信贷紧缩情况下,我们预计企业来我们这里贷款的需求会越来越多。”深圳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而小额贷款公司和典当行等民间融资机构的利率今年也比往年上涨不少,到这些民间融资机构融资,成本比银行高出几倍。2月中旬,中信建投对全国17家民间金融机构的联合调研显示,小额贷款公司放贷利率基本达到法定上限,即基准利率的4倍。1周、1月、3月、6月、1年的利率分别为0.93%/周、1.87%/月、1.87%/月、2.02%/月、2.02%/月,上述各期限典当行利率分别为2%—3%/周、3.2%—4.7%/月、3.2%—4.7%/月、3.2%—4.7%/月、3.2%—3.3%/月。

  到香港融资划算但回流难

  日前,有消息指评级机构标准普尔表示,由于近来内地贷款政策紧缩,预计未来内地企业选择赴港融资的比例将会攀升。标普预计,未来3至5年内,内地企业占香港银行贷款发放数额的比重将升至40%。

  消息援引标普信用评级董事曾怡景的话指出,最近内地贷款政策紧缩,预计未来将有更多内地企业赴港融资,并预计香港银行向内地企业贷款的比例将在未来3至5年从目前的20%—30%增至40%或以上。

  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中国银行(香港)经济研究处主管谢国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