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股市运行路径揭秘 制胜财技泄露
澳华中文网 2011-03-29 09:10:56   关注人次[]

  有人说,超级散户是行走在股市江湖的“独行侠”。之所以冠上这一名号,是因为他们独到的眼光和操作手法。也许不愿成为市场焦点,短暂狂欢之后他们归于沉寂。往复轮回中,超级散户的财技渐白于天下。

  梦碎涨停板后玩潜伏

  经过两年喧嚣,A股市场近期似乎淡静了些。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市场中少了一批善于制造气氛的人。昔日威武的宁波敢死队如今只善于小打小闹,当初高调的东吴证券杭州文晖路大鳄似乎已相忘于江湖,早年飘忽的金元证券成都西二环主力如今也难觅其踪。他们离开了这个市场?不。这些玩过大资金的人很可能这辈子都无法离开。

  坊间流传,金元证券成都西二环营业部有位叫肖海东的投资者。肖自2005年起就常驻该营业部,操盘资金最多时达6亿元。2009年至2010年一季度,是肖最高调的时候。当时,该营业部频频上榜,在德赛电池、川润股份、熊猫烟花等股票上收获颇丰。据业内人士透露,肖的操盘手法相当简单:看到哪只股票快要涨停,就大举杀入,将其封死涨停板,第二天开盘拉高出局。这种手法在2010年一季度之前屡试不爽。但随后刮起了监管风暴,肖海东的账户几度被封。

  上述营业部随后很少上榜,据说肖已从该营业部撤离。但他似乎并未离开这个市场。去年二季度,一位叫肖海东的投资者潜入罗普斯金、中利科技和建研集团三只股票,但三季度就已撤离,收益情况并不理想。随后,他调整节奏,在四季度买入梅花集团,该股年报分红方案极好。肖海东此笔投资收益应当不菲。

  与肖情况相似的敢死队成员还有不少。近日,中国证券报记者拜访了一位深圳大户。他在2006年至2007年的大牛市中取得惊人收益,并一战成名。不过,从2010年初开始,他突然从人间蒸发。据他介绍,2010年在琢磨股指期货,去年10月起开始给自己放假,春节也是在国外度过。但记者了解,事实并非如此,他被监管部门盯上,并被相关部门约谈。种种压力之下,只得暂停操作。他坦言,目前的投资风格已然大变,激进的短线交易很久未做,买的都是长线品种。

  另一位老牌“敢死队”舒逸民更是变得彻底。业内流传,舒曾是一位国际象棋高手,入市之后,一直在银河证券宁波某营业部,操作手法极为凌厉。但如今,舒逸民已在玩“潜伏”。在已公布年报的上市公司当中,他是*ST源发和S佳通的前十大流通股东。*ST源发被长江出版借壳上市,至3月25日已连续9次涨停,舒逸民在去年10月8日买进,浮盈惊人。舒逸民的资金配置得最多的地方其实不在场内而是场外的三板,他是数码、精密等9家三板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若新三板扩容正式开启,舒逸民的神话或将继续。

  派系凋零却现积极信号

  老牌涨停“敢死队”逐渐淡出江湖,另一帮超级散户也颓势渐显。过去风光的五大派系:盐湖系、赵一系、刘芳系、黄木系和吴旗系,近两年都已不再“传奇”。其中,盐湖系颇有分崩离析的味道。

  被市场称作“盐湖系”的核心成员包括张克强、王一虹、张远捷。资料显示,2008年,张克强旗下的华美丰收资产以6993万元收购云南兴云信投资有限公司。当时,兴云信持有盐湖集团70亿元市值的股份。兴云信本是云南中烟下属投资公司在深圳的办事处,负责人乃宋世新。尔后,宋成了华美丰收的法人代表,并占有华美丰收22.29%的股权。王一虹则是宋世新的妻子。据测算,王一虹入驻盐湖集团后财富增至数十亿元。在如此繁杂的资本纠葛背后,一场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的声讨也随即展开,张克强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资格,据说正在接受调查,王一虹则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张远捷如今也不知去向。

  在A股市场上,无论通过何种方式生财,“派系”的结局似乎注定不会以喜剧收场。曾经,刘芳这个名字被监管部门密切关注。后来,一位叫叶晶的深圳人士承认刘芳是其妻。从此,“刘芳系”开始淡出二级市场。刘芳这个名字去年曾出现在沈阳机床中,但并未掀起波澜。从目前已公布年报的上市公司来看,刘芳去年四季度买进ST春晖,该股今年以来表现不俗,她应该已有盈利。除此之外,她还是三板公司比特的最大流通股股东,该股近一年下跌15%。

  吴旗系目前则潜伏在S*ST天发和三板公司银化当中,投入资金跟他之前赚的钱相比,少了很多。当年与吴旗共进退的超级散户吴彩银已难觅芳踪。从已公布的年报看,名噪一时的黄木系中,只有黄木秀一人潜伏于S*ST关铝,为该股第一大流通股东,目前该股已暂停上市。当然,从去年三季报看,黄木顺仍在泛海建设和北方国际当中,但收益情况并不理想。

  值得注意的积极信号是“赵一系”重现江湖。该系主要由赵一辉、张玉富和赵一文组成,之前持有的品种大多是中石化或中石油旗下的上市公司,如S*ST石炼、已经被回购退市的中原油气、吉林化工、S仪化及S锦六陆。当时,仅长江证券借壳S*ST石炼一项,他们就赚了近6亿元。不过,2008年熊市伊始,他们开始走低调路线。直到去年一季度,张玉富才出现在海利得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而“赵一系”的真正回归则是在去年三季报,赵一辉和张玉富同时出现在天利高新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该股近半年涨幅翻倍。“赵一系”曾多次精准预判市场走势,此番重出江湖是否意味着牛市来临,还有待观察。

  演变之中泄露制胜财技

  从肖海东的凶猛到舒逸民的潜伏,从盐湖系的崩溃到赵一系的回归,超级散户的角色和操作手法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无论怎么变,两大财技始终不离左右,即要么做短线,要么长期潜伏。

  深圳一位大户说,在A股市场上的“主力”太多,有好的东西很快就会被发现、被抢走。一旦他们控制盘面,把做波段的投资者震出来易如反掌。而快进快出的短线交易,能帮主力封涨停板,对大资金有利,频繁交易赚的钱按复利算也很多。另外,先于主力长期潜伏一些冷门品种,也能够赚取暴利。他说,炒股票玩的就是人性,要想自己获利得先从别人也能获利的角度考虑问题,大家都能赚钱的股票才是好股票。所以,短线交易和长期潜伏两种极端方法,乐于被聪明的投资者接受。

  数年以来,市场中出现的“牛人”都在使用这两招。前两年的少年股神杨永兴使用的就是“两小时”持股法,即当天下午进,次日早上出,这种方法令他收益颇丰。去年的阳光私募冠军常士杉在与记者交流时则表示,一旦是他看好的品种,就会长时间埋伏等待,即使股价跌去一半,也会坚守;超级散户吴鸣霄,近年来一直潜伏在多家ST股中,收益也不错;至于公募基金的“常青树”王亚伟更是玩潜伏的高手。

  面对纷繁复杂的资本变局,超级散户这个群体的演变和进化,乃自然法则使然,也是一个“三公”市场所要的结果。但不能简单地将这个群体与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画上等号。因为,两大制胜财技释放的信号,均验证了成功的交易,是以心理折磨和时间损耗双重压力为代价的。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