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首度还原留学真相:检讨灵魂深处的魔鬼
澳华中文网 2011-04-14 10:02:25   关注人次[]

  作为公众人物,人们眼里的唐骏已不再是普通个体,他就像个符号,承载着国人太多太重的人生理想和道德诉求。近日在上海,唐骏向《IT时期周刊》独家披露了自己求学的完整故事,并深化反省年轻时诸多幼稚以及虚荣心给自己带来的灾害。唐骏坦言,这是自去年7月份“学历门”事件后,第一次毫不隐讳把心灵深处的东西谈出来。他没有回避什么,在谈话中,他特别诚恳地检讨自己灵魂深处的那个魔鬼,真诚、坦率、感人。

  负气出走名古屋大学

  先把工夫拉回到20多年前。1985年的秋天,经过一番周折,唐骏获得了中国教育部全额奖学金赴日本留学的机会。1990年春末,唐骏的留学生活已经熬到第5个年头。在一次例行汇报会上,唐骏没有合适的课题,他拿出前几周研究成果的总结报告,告诉板仓说自己准备发表论文。不料,板仓特别不屑地说,“这种论文在中国还可以发表,在日本没有可能,一点机会都没有。”赶紧,一股怒火涌上心头,唐骏把手里的资料往桌上一摔,跟导师吵了一架。“我确实没有做好自己的功课,平时也很怕他,那次是真的冲动了,你骂我唐骏可以,但把中国放在里面就有点侮辱的成分。”之后,唐骏连招呼都不打就留在了美国,这让板仓教授大为恼火。

  短暂的加州理工生活

  1990年9月,初到美国的唐骏四处联系学校,希望有机会完成博士学位。最后找到在加州理工读博士的同学,这才算有了个落脚的地方。久负盛名的加州理工学院是所开放式大学,唐骏住在学生宿舍里,每天跟其他学生一样去教室听课,去计算机中心蹭网,去图书馆看书,他还经常参加中国留学生的一些活动,“我全天都在加州理工听课,物理、化学什么都听,也希望借此练练自己的英语。”

  也许正是这段“编外”校园生活经历让唐骏产生浓重的校园情结,成为职业经理人后,他经常去国内各地高校演讲,演讲中关于美国大学生活的话题往往以其在加州理工的经历为背景。“我把那两三个月的生活讲给大学生听,这就造成了一个误解,不过我从没说过自己是加州理工的博士,如果我是那所学校的博士,我唐骏就不是今天的唐骏了。”

  2008年夏天,为出版自传《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书,唐骏接受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签约作者胡腾的采访。在之后审视书稿时,唐骏发现对其学历表述有误,他赶紧要求作者把这段从网上摘抄的文字去掉。2010年7月8日,该书出版方中信出版社发布勘误声明,并向唐骏道歉,称因编校过程中沟通出现滞后,唐骏的修改意见未来得及更改,书稿就送进了印刷厂。

  3000美元的博士学位

  1990年夏天,其他99个人都如愿以偿的从名古屋大学毕业了,只有自己因一时冲动而掉队,真实是件不光彩的事情。

  在与周围的美国朋友聊天时,唐骏得知美国有很多函授大学,“我就让当地人给我介绍,他们推荐了洛杉矶的西太平洋大学。”于是,唐骏写信让校方提供更详细的书面资料,西太平洋大学很快将学校介绍寄过来,“从校方资料来看,这所学校各方面条件都很正规,更重要的是该校还获加州政府的认可。”在美国,只有通过州政府的审批才能办学。唐骏喜出望外,这所函授大学正好满意他所有的需求,于是,在1993年,他请求了这所学校。

  对唐骏来说,有在名古屋大学期间发表的十几篇论文做基础,完成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论文就更轻易了。

  因为绝大多数课程不需要修,唐骏完成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一共花费3000多美元。唐骏在1995年拿到博士学位,此时他已经在微软工作了一年多工夫。

  “这所学校含金量确实不高,但是不是野鸡大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力,至少我当时没有觉得它是野鸡大学。”唐骏说,是加州政府认可的就行了,自己又不想用它“招摇撞骗”,只是为了洗刷当年没有拿到博士学位的耻辱,也是为了满意自己潜在的虚荣心。(IT时期周刊)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