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快乐:贫贱夫妻的享乐清单
澳华中文网 2011-04-15 10:57:33   关注人次[]

THE POVERTY 网站2009 年公布了一份官方数据,在英国,有22% 的穷人。这还是金融海啸之前的数据,几年霜冻期下来,这个数字肯定有增无减。穷日子该怎么享乐,我的邻居Amanda 和她的先生George 提供了一份穷快乐清单。

Amanda 和George,结婚5 年,今年双双过完30 岁华诞。住的是政府的廉租楼,付完房租后,剩下的钱只够地铁票、煤气费、食物和日用品的开销。好在看病有NHS(国民医疗保险),不然几乎是月光族的他们,万一得个什么癌,就只有跳楼了。淘宝慈善店,就像打劫海盗船一样,是他们俩共同培养起来的爱好。慈善店是伦敦小市民生活的一道独特风景。几乎每个街区都有若干家分店,橱窗装饰得有如精品店,里面却像阿里巴巴的岩洞一样,堆满了各种陈年旧物,大部分都是捐赠品和二手货,因此价格特别低廉。他们家里几乎所有的书籍,CD,家具和餐具,地毯和蜡烛台,都来自慈善店。两人把shopping 当成一场品位的角逐,拿起一件非洲漆器或者一条仿猫王的牛仔裤,考究它的年代,产地和工艺含量,却不肯定买。只因他俩都深化地意识到,战胜贫穷的首要方法是,战胜购买欲。

图书馆,是穷人免费避寒、自习、阅读和上网的福音地,也是这对小夫妻通常约会的地方。下班得早,他们就约定在那里见面。摘下满是雪花的围巾,扎进暖融融的书架之间,借一两本好书或者一两张好碟,然后手拉手回家。围着暖气片,坐在沙发或者地毯上,各捧一本书或者搂在一起看碟,不时把对方当成小狗一样触摸着玩。他们几乎没有停止过(当然这样说有点夸张)触摸和亲吻——这是他们打发工夫,驱除彼此的疏离感,寻求心理庇护的最便宜而又最有效的方式。相比很多表情冷漠,行为规矩,每月花700 英镑看心理医生的中产阶级夫妻,他们就像丛林里的大猩猩,从未在亲密关系上花过一分钱。

博物馆和公园也是他们最喜欢逛的地方,因为免费的展览和定期在公园里举办的才艺表演层出不穷。此外,教堂在闲暇时期,通常以一小时30 英镑的低廉价格把一些空置的房间出租给瑜伽、舞蹈、唱颂、气功、冥想、灵气和园艺班等,课堂收费标准低至每人每周4 英镑,虽然便宜,老师却不见得逊色,很多大师都在经济衰退之后沦落江湖,改头换面,出没于草根布衣之间。Amanda 是拉丁舞的粉丝,她每周必跳两个小时。George 并不特别好学,却可以偶然在零下5 度的寒夜里,在教堂门口接她回家。发薪日,他们也会有节制地穿得人模狗样,去那些原本属于“皇家”的地方,听上一两场音乐会。一场肖邦或者贝多芬级别的音乐会的最低票价是5 英镑左右,需要提前好几周定票,座位离舞台也较远,也许视觉上比不起那些被暖气熏得非得“摇蒲扇”才能凉快下来的贵宾阁,但所幸的是,音乐的魔力是没有阶级差异的。

最重要的是,两人从来没有给对方施加过任何出人头地,发财致富的压力。在他们看来,能把homemake 蛋糕做到像Morrisons(英国最便宜的超市)甜点柜reduce(清货)那样的水平,就已夫复何求。至于未来,等老到不得不担心退休金的时分,再说吧!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