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女人真的被剩下?
澳华中文网 2011-04-15 13:32:56   关注人次[]

“剩”只是个过程 哪有女人真的剩下

你同意本文的观点吗

去年有个电视台找我做节目,讨论一个轰动一时的事件:美女当众脱光征婚行动。我先是吓了一大跳,如今真的开放到女孩子啥都敢干了?及至到录制现场了解情况后,方知媒体还是夸大了现实。情节大体如此,某日在广州地铁站口,八位靓女在光天化日之下边跳边脱,全身脱到只剩内衣。她们打出的旗帜是“早日脱光(脱离光棍)”。此脱光非彼脱光也。而且也未至于脱而光之。

不过尽管这样,脱光行动还是比较出位。热辣的背后,其实映衬出的是一丝落寞。

我一直把“脱光求嫁”理解为一场行为艺术,当不得真。坦率说,节目中出现的那几位女子谁都不会剩下的。但他们表达了一批女孩的姿态和立场,就是她们的“交友焦虑”。而这是网络时期的症状。表面上交友可以虚拟到无穷无尽,实际上到头来一个真实的也抓不上手。

女大当嫁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事理,可问题是:何谓大?何谓当?

现在的女孩都害怕加入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叫“剩女”。教育部还曾经把这个词列为171个汉语新词之一。无论这个词是否带有戏谑的味道,女孩们都是敬而远之的,因为她们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当嫁未嫁或嫁不出去的女孩。不过在我看来,所谓“剩女”其实是一种心态,是否“剩”取决于你对“剩”的态度。

多少岁算“剩”呢?旧时的东方女人实际上是少小可嫁的,七八岁以至更小到夫家当童养媳的也不在少数。正常情况下,年方二八就可以明媒正嫁了。二八就是十六岁,挪到今天看还属未成年。虽然我们的婚姻法也规定了男二十二、女二十的法定婚龄,但这是底限婚龄,上限婚龄是没有的。

所以,“剩女”往往是一个被夸大的问题,媒体把女性单身现象称为“剩女危机”,更有点制造噱头的意思。因为这个“危机”的指向不明,毕竟是谁的危机?剩女自己?还是她们的老爸老妈?还是媒体们?有些事,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有些好事者还为“剩女”分等级,称25-27岁为“剩斗士”,因为她们还布满斗志地寻找着伴侣;30岁以上叫“必剩客”,此时她们选择的余地已经不大,剩下来仿佛必然;到了临近40岁,就尊为“齐天大剩”,绝大多数男人已难入她们慧眼,她们独立的意志“欲与天公试比高”。

但这个逻辑不太通,已被很多例证否定。林青霞贵为影后,曾被誉为东方第一美女,但几度情海沉浮,最后嫁出去已四十不惑了;至于作家里面,超过“法定婚龄”结婚的就更多了,冰心是二十九岁结婚,当今的作协主席铁凝走进婚姻殿堂已过五十而知天命了。

平心而论,剩女普遍优于剩男。因为一般而言,男人可以就高也可以就低,而女人只能就高不能就低。所以每每剩下来的女人都是极品,而极品男人是不会剩下的,定会被人早早半路劫去。

当然不排除真有“剩女”,她们高不成低不就,如果问她们到底要什么条件?她们大抵会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要人好一点,钱挣得多一点,有点情趣,最重如果对其他女人没感觉。而据我了解,实际操作上很难弄清精神层面,比如“人好”,比如 有情趣的男人又怎么对所有女人都视而不见。因此,最后大多卡壳在物质层面,这个比较好把握,拿计算器对照存折一摁就明白结果。如果数字够多,人好不好、有没有情趣就不重要了。这部分“剩女”不是被制造,而是“自造”。并且不是单个女人自己造,是一群女人联手制造。她们眼光、品位都很高,条件也会跟着时期走,过去有首歌“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现在只要“紧抓住钱的手”就可以了。

由此可见,“剩”只是一个过程,很难说谁真的是一剩到底。更何况,目前对于“剩”的标准还是以家庭或者婚姻为标尺,详细说是以一张薄纸界定,有些女人偏不以此为意,她们独身并不缺少异性,以至是真正的知音,那张泛黄的小纸片对她们而言,真实无足轻重。只是一般这种女人,沐浴在幸福里,并不张扬,独自享受而已。所以这类女人是形剩而实不剩,即使剩也只剩下很多快乐甜蜜。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