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悉尼 墨尔本 昆士兰 佩斯 阿德莱德 堪培拉 澳洲招聘 澳洲租房 澳洲二手市场 澳洲车友会 留学移民 澳洲旅游
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悉尼之夜

悉尼之夜—最后一班列车(5新大陆俱乐部)

2012-04-16 14:34:29澳华中文网我要评论()
字号:T|T

 粗野矮胖的艾可走起路,急步如飞,像个军人,连身材高大的哈比也跟不上。其实艾可曾经在澳洲北边地区靠近达尔文的军事基地里混过几年,在这和平的年代,军队生活也是松松垮垮的,他在战车边上喝烈性酒,还学会了扑克牌的各种赌博玩法;他寻求刺激,渴望参加一场战争,可战争迟迟不来,后来他升为军曹,每天带领新兵跑步出操,用各种粗话骂人,还养成了指使人的习惯。
  艾可的父亲欧利少尉把一堆勋章留给了儿子,那些勋章是欧利在越南战场上用一条臂膀换来的。当他离开那块伤心之地时,他的另一只手上提着一袋白色的粉剂,那是他在养伤的东南亚某国搞到的,这玩艺对止痛有神奇的疗效。然而,欧利知道它更神奇的用途。回到澳洲后,欧利用这包粉剂在悉尼的国王十字街头开创了他的事业。但在一次黑道火拼中,独臂欧利在他的地盘上永远消失了。
  而退役归来的艾可在黑道上用的大名是“野兽”。他心狠手辣,不久就让他父亲的对头也在那块地盘上永远消失了。他比他父亲更有眼光,有理想,有手段,很快建起了这家野兽夜总会,规模越搞越大,钱也越挣越多,手下的打手和皮条客一大批,他在国王十字街上的地位也节节上升。尽管做为军人,艾可没有得过一枚勋章,他却把父辈的勋章恭恭敬敬地放在大办公桌的抽屉里,每年退伍军人节,艾可也会把旧军装烫得笔挺,矮胖的身材穿戴整齐,然后一本正经地迈着军人的步伐,走在游行队五中。
  这会儿,艾可踏着军人的脚步跨上新大陆俱乐部门口的台阶,保镖哈比不紧不慢的跟在他后面。守在门口的黑人保安看到来人的气派非凡,恭敬地拉开了门。艾可随口说了声“嗒(谢)”,旁若无人地带着哈比径直闯了进去。
  新大陆俱乐部办公室内,经理杰克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报纸,闻声抬起头来,看见艾可和哈比气势汹汹闯进门来,一副讨债鬼的样子。艾可大吼道,“杰克,你他妈的在玩什么花样,那中国老头的箱子里才半公斤货。”
  杰克放下手上的报纸说,“你真的以为我会把那玩艺儿全塞进那个老头的箱子里?这只是送给你的一份礼物罢了,艾可。”
  “你在玩我,你小心点。妈的,我现在要货,要货!告诉我,这次去亚洲出差,你他妈到底干了些什么?”艾可火冒三丈。
  杰克又拿起报纸,“艾可你看,劳瑞议员正在报纸上发表他的亚洲观点,他认为澳洲应该归属于亚太地区,应该加强和亚太地区国家的关系,而罗伯逊议员则认为澳洲是英联邦国家,和欧美国家有着更亲密的联系。我想,以后我也要去竞选议员。当然,我现在会投劳瑞一票。”
  “我对那些狗屁议员的事没有兴趣。废话少说,你去了缅甸没有?”
  “我可不能像你手下的那些傻瓜蛋那样,去钻金三角那片荒草野岭。”杰克脸上的笑容不冷不热,又说,“泰国曼谷芭堤垭的人妖简直就像天使一样的美丽和温柔,几乎让我忘记了澳洲。香港的摩天大楼让我以为到了美国,当然,大街上走的大多数是黄皮肤的亚洲人。亚洲真是一个奇妙的地方,我在那儿也搞到了商业机密。”
  “他妈的,你和我说什么‘商业机密’,是我一手把你从一个穷小子培养出来的,你到底是在为谁干活?”
  “艾可,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你在英王十字街那儿有你的领地,我呢,在唐人街附近已经开辟出了一块新的地盘。”杰克不气不恼地说着自己的想法。“你是什么意思?”艾可瞪着白眼。
  “我的意思,是你培养了我,我很感谢你,但是你知道,一个学生不可能永远在学校里接受老师的灌输,一个学生老是呆在学校里而不毕业就不是一个好学生。艾可,你说呢?”
  “你他妈到底想说什么?别给我兜圈子了。”
  “我毕业了,毕业典礼就是这次的亚洲之行。以后我和你的关系就是商业伙伴关系而不是其他什么关系。”杰克说出心里话。
  “好小子,你他妈的以为你翅膀长硬了,能飞了是不是?”艾可气得站起来。
  “难道你不愿意建立一条源源不绝的供货途径吗?你也知道,现在南美来的货越来越少。”杰克对着办公桌上的麦克风叫道,“来两杯鸡尾酒。”然后,他的两只眼睛盯着艾可那对牛眼,“艾可,我想我们应该心平气和地谈一谈,生意总是生意,为什么我们要吵架,为什么我们不能庆贺一下呢?”杰克的话又让艾可坐了下来。
  “你他妈的到底有什么本事?如果你真的有本事,我倒是可以想想以后的交易。”说到这儿,艾可的心境平和了一些,他知道生意重要,他点起了一支雪茄烟。
  这时候,潘文亮小心翼翼地送来两杯鸡尾酒。“你的鸡尾酒调得不错。”艾可尝了一口,“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伙计,你叫什么名字?”“潘,我叫潘。”潘文亮放松了一些,他抬起头来,一眼看见在机场抢他包的哈比正对着他嘻笑着。“潘,你是中国人吧,以后给我找一个中国姑娘,我一定会让她知道谁是真正的男人,哈哈哈。”艾可吐出一口浓烟。
  2
  新大陆俱乐部办公室内,一段动听的钢琴协奏曲从那台昂贵的组合音箱里流泻出来,溢满整间屋子。杰克双腿架在桌上,嘴里叼着雪茄,正悠闲自得地欣赏着。他不但喜欢高雅的音乐,还喜欢其他许多高雅的东西。虽然他年轻的时候一文不名,跟着艾可在英王十字街上冲冲杀杀,但随着年龄增长和财富的增加,他似乎进入了另一个行列,他越来越欣赏雅皮士那一套,穿名牌服装,去高级饭店,开昂贵的汽车,住有钱人的区域。杰克还认为做生意不能像艾可那样,老是神经兮兮的,整天就像赶着去上战场。当他财富积累到一定数量的时候,他卖下新大陆俱乐部的一大半股份,还担任当班经理,实际上已经执掌了俱乐部的大权。他仍在替艾可办一些事,但可以这样说,他是艾可手下最有出息的一个,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虽然他的新大陆俱乐部从规模上还不能和艾可的野兽夜总会相比。杰克有自己的经营理念,从表面上看,新大陆俱乐部一切都是合法的,甚至可以说有点保守,餐厅里供应美点和各种酒类,晚上,每张桌子上点上一支蜡烛,灯火幽暗,边上是一台黑色的钢琴,可以弹奏悠扬的乐曲,中间有一块圆形的场地,供人跳舞,但这儿从不播放节奏激烈的曲子,所以也看不到乱哄哄的场面。隔壁有一间台球房,一间乒乓球房,还有一间领有政府执照的角子机房。不像艾可的野兽夜总会,一踏进门,就像进入血盆大口,舞厅里更是音乐刺耳,各种奇装异服的男女,或者是不男不女的家伙,披头散发,或者理着鸡冠头,他们手里握着酒瓶子,高声尖叫,群魔乱舞,经常有打架斗殴的事发生。而一间间小屋里则提供毒品、嫖宿等各种活动。楼上艾可的办公室则防范的像堡垒一样,生怕怨家对头找上门来。警察隔三差五地上门来检查,艾可回答他们,他对楼下的乱七八糟的事一概不知,他也不负任何责任,他只知道挣钱,数钱。他已经被起诉了三次,每次结果都是无罪释放。而杰克的俱乐部,警察从来没有光临过,他一般不向来客提供毒品,除了几位老顾客。杰克的宗旨是“安全第一”,在一切太太平平的情况下面,做着那种生意。
  这几天使杰克感到得意的是,他终于说服了艾可,让他另立门户,摆脱了那种使他感到很不舒服的“师徒关系”。他对艾可说,在这个世界上,钱是赚不完的。你赚、我赚、大家赚,我并不妨碍你,还可以给你提供便宜的货物,你我成为合作伙伴有什么不好呢?艾可也终于放下老大的面子,和杰克制定了一个供求协议。杰克感到今后可以大展拳脚了。这次的亚洲之行,使他大开了眼界,他在脑子里设计着一个个方案。
  潘文亮经过一些日子的调查,摸清了王胖子的底细。他敲了一下杰克办公室的门,没有听到回音,他犹豫了一下,转身要走。这时从门上方的一个扩音器里传来杰克的声音,“潘,进来吧!”
  潘文亮走进办公室,杰克已是正襟危坐。潘文亮说,“杰克,机场碰上的那个胖家伙,我已经全部调查清楚了,不但在这儿进行了调查,我还委托朋友在中国进行了调查。”杰克眼睛一亮,“他是不是中国派来的国际刑警?”潘文亮笑着说,“他不是。以前,他在北京一个医院工作,现在他是个无照的江湖医生,这会儿,他正在唐人街上给人按摩,按摩一位收十块钱。杰克,你想不想找他按摩一次?”杰克笑起来,“一个医生按摩一次只收十块钱?”他对潘文亮办事能力感到放心,顺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扔给潘文亮,“潘,这是你的那份。”潘文亮将信封拿在手里,捏了捏厚度,笑了,“谢谢,杰克。”杰克说着站起身来,“潘,跟着我好好干,我会让你发财的。就像你们亚洲人说的‘菩萨保佑’。”潘文亮双掌拼拢做了一个作揖的手势,“菩萨保佑。”他把钱放进西服口袋里又问,“还有事吗?杰克。”
  “当然,你等一下。”杰克很欣赏这个从中国来的年亲人,尽管他比潘文亮也大不了几岁。三年前,杰克刚担任新大陆俱乐部经理,就产生了一个想法,这儿靠近唐人街,俱乐部里应该有亚裔职员,他自己的黑道生意也得找一个帮手。潘文亮找上门来,他外表斯文,待客卑谦,没几天就学会了调制鸡尾酒的工作,想不到他还会摆弄钢琴,弹出一手美妙的音乐,就像是上帝特意送上门的。杰克还发现,潘文亮做事细心周到,聪明机灵,而且特别听话。杰克认为,如今干事,要找几个打手型的人太容易了,在国王十字街上随便找找,就能装满一卡车,而要找一个既有头脑又听话,既会办事又可靠的人实在是太难了。杰克经过一个阶段的观察,又发现,潘文亮还特别喜欢钱,这实在是太好了,不管是白人黑人和黄种人,喜欢钱是人类共同的爱好和缺陷,因此,他没有费多少劲就把潘文亮拉进那一行中。杰克欣赏潘文亮的还有另一方面,他认为潘文亮应该是属于中国的雅皮士,喜欢名牌,爱好打扮,懂得享受,这似乎和自己的志趣相同。
  杰克不但有一对目光锐利的眼睛,还有一个聪明的脑袋,他虽然没有受过什么高等教育,而是在艾可的教唆下长大的,但他比其他伙伴都会用脑筋,不然,三十五岁的杰克就不会从一个穷小子变成执掌新大陆俱乐部的经理。自从他东亚之行回来,他已不满足在艾可手下小打小闹,有一天,他也会像艾可一样,建立自己的王国。杰克酝酿着一个方案,他打算把新开辟的渠道,和卡巴拉玛打三T帮头子梯拇.陈打交道的事也交给潘文亮,他认为亚裔人和亚裔人沟通有许多方便,有利于他今后生意的发展,这也是他这次亚洲之行学到的。当然这些还都在计划中。
  这会儿,杰克走到墙上的一幅油画边,他的手在画框下面一按,整幅画像窗户一样打开了,里面露出一个墨绿色的保险柜,他打开保险柜,拿出一包东西,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嗯,国王也会为它兴奋的。这是半公斤,你今天务必送到国王十字街的艾可手里。”
  潘文亮想起了什么,“嗷,艾可,那家伙上次说,他喜欢中国姑娘。”
  “他是一台zuo爱机器,自己开着妓院夜总会还不够?不要理他,生意最重要。”杰克将纸包放在潘文亮面前。
  潘文亮刚拿起那包东西,正在这时候,男招待理查德贸然闯了进来,杰克和潘文亮一阵惊慌,潘文亮赶紧将那包东西掩藏起来,但理查德已经看见了,他还看见了那个油画后面的保险柜。杰克脸色顿时大怒道,“*!你来干什么?为什么不敲门?”理查德忙解释道,“对不起,先生。外面有个酒鬼在闹事,他还说他是这里的老客户,要和经理说话。”
  杰克和潘文亮随着理查德走出来,看见一个酒鬼正和保安纠缠、厮打,嘴里脏话连篇,“操,我没钱,我没钱喝酒了。操,我的钱全抽那玩艺了,都被你们骗走了……”
  杰克趁其不备,朝那酒鬼的裤裆里狠狠踹了一脚,那酒鬼哀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嘴里还骂着,“*YOU!*YOU……”杰克指使保安和理查德一起将酒鬼扔出了俱乐部。
  潘文亮眼睁睁地站在一旁,他从没有见过杰克发这么大的火。杰克余怒未息,将理查德叫了过来,从兜里拿出一叠钱,大概一数递给他,“这是你两周的工资。滚出去,你被解雇了!”理查德不解地问,“为什么?先生。”杰克压着心头的怒火说,“你要记住,以后去任何地方工作,都不能冒冒失失地闯进上司的办公室。走吧,祝你好运。”理查德一脸委屈,把钱装进口袋,扭头走了。
  边上潘文亮对杰克的举动感到有点害怕,他摸了摸怀里的那包东西也准备出门。杰克在后面叫道,“潘。”潘文亮回过头来。杰克说,“小心点!”他用手指在脖子上划了一下。潘文亮诚惶诚恐地说,“YES,BOSS!”
  潘文亮走入地下停车场,坐进自己的宝马车里,还感觉到心口一跳一跳的。平时他看到的杰克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一副绅士派头,当初杰克拉他入伙的时候,他犹豫过一阵子,杰克并没有逼他,和言悦色地让他自己选择一种生活方式:想做一个几年间就富起来的有钱人,还是做一个永远靠打工维持生活的穷光蛋?他选择了前者。想要过风光的日子,总要冒点风险。他的花销太大了,他不愿意过那种寒酸的日子。如今他的宝马车分期付款还没有还清,他在北悉尼住的那套房子每月要付租金,他身上经常需要更换的名牌服装,何况他还有一些个人嗜好,使他更离不开杰克了。杰克待他不薄,每周信封里的现金总要超过工资单上的那份工资,他得到双份收入。不过,今天他见到了杰克的另一幅嘴脸,想起刚才的情景,潘文亮感到不寒而栗……


( 同意并遵守相关言论规定)

美食天地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申明 | 网站logo | 中文论坛 | RSS |
Copyright © 2009-2012 澳华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澳洲联系QQ:6727638 澳洲电话:+(612)9744 1188 手机电话:+(612)433070338
澳洲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