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悉尼 墨尔本 昆士兰 佩斯 阿德莱德 堪培拉 澳洲招聘 澳洲租房 澳洲二手市场 澳洲车友会 留学移民 澳洲旅游
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悉尼之夜

悉尼之夜—最后一班列车(32正义的火焰)

2012-04-16 15:13:41澳华中文网我要评论()
字号:T|T

那天早晨,整个悉尼地区被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笼罩着,市内各种各样的建筑在白雾中隐隐约约,难以分辨。郊外雾气更浓,景色迷茫,公路上的能见度只有十几公尺,行驶的汽车在白天也开着大灯。

王胖子驾驶着“天堂之地——澳华殡葬事务所” 的面包车,老高坐在旁边,俩人都默默无语。面包车后面还紧随着几辆车,都在公路上慢慢行驶着,慢的几乎像在爬行。整条公路上,汽车一辆接着一辆,都在这茫茫雾气中爬行,白雾中亮着一盏盏车灯,就像在雾气里举行一种庄严的仪式。

两个小时后,面包车终于停在一家豪华的殡仪馆门口,这家殡仪馆是悉尼地区最著名的圣乔治殡仪馆,离那个坎特伯雷教区墓地只有半里地,也就是说,就在墓地隔壁。这条路,王胖子常来常往,已经走熟了。

王胖子和老高下了车,打开后门,又是一口棺材,两人默默地看了一会儿。“上次劳瑞和我开玩笑,说他死的时候让我为他服务,我当时还劝他,这类玩笑不能开,你看,灵验了不是。” 王胖子双手一摊,一副天命不可违的样子。这次劳瑞的丧葬事务,很大一部分都由他提供。

“那天我给他画像,我们还讨论了‘英雄’这一概念,我要是澳洲总理,我一定给劳瑞授勋,‘当代英雄’。”老高说着,拿出那个用纸包着的镜框,打开后,是劳瑞的画像——身着中国功夫装。他又沉痛地说,“我原来是想把它挂在我的个人画展上,还想请劳瑞来剪彩。看来,这成了永远的遗憾。”

两人凝视着画像,无言以对。接着,他俩一前一后,抬着这口空棺材,走进殡仪馆,把它安置好,以备劳瑞所用。

在殡仪馆的一个房间内,张丽雯穿着丧服,守在劳瑞的灵床边,面无表情,像一尊石膏像。在她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和一位警察。国际语言学校的安娜老师是检察官瓦格纳的妻子,今天她陪同瓦格纳一起来了,同来的还有地区警察局的警长,他们走进来,在灵床边默默地站立着。由于劳瑞朋友们的来临,张丽雯再次抽泣起来——两行热泪淌过因极度痛苦而变得麻木的脸颊。

警长——这位身材高大的汉子,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不住地用手背擦着眼眶,说,“我还是警察的时候,就和劳瑞在一起工作了,我非常欣赏他的男子汉气概,敬佩他……。那些家伙也太猖狂了,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他们,送他们进监狱……”

张丽雯哭出声来。安娜扶着她,安慰着她。瓦格纳走上来,对张丽雯说,“劳瑞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一定要严惩杀害劳瑞的凶手,我向你发誓!” 他和劳瑞,还有警长,以前经常在一起工作,商讨如何对付社会上的犯罪活动。私下,他们又是很好的朋友。

王胖子和老高走了进来,大家相互点头打招呼。老高将那幅画展示给张丽雯和大家。他神情庄严,声音激动地说,“张小姐,几天前,我在给劳瑞画画时,我们两人讨论了‘英雄’这个话题,他说,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英雄了。但是,我认为,他就是很少中的一个。他坚持正义,毫不妥协地和犯罪势力做斗争,他就是澳洲的英雄——一个真正的英雄。”瓦格纳和警长等人听了此话都点点头,大家默默地注视着那幅劳瑞身穿白色功夫装的画像。那幅画像就像一部“英雄交响曲” 在众人的心中骤然轰鸣……

就在这个时刻,离这儿不远的坎特伯雷教区墓地的老鲍比也闻讯赶来了,他走进屋里时,手上还捧着那瓶舍不得喝的二十多年的法国金奖白兰地,嘴里念叨着,“劳瑞,劳瑞,我一直等着你这家伙来喝这瓶酒,等了好几年了,你为什么不来呢,如今你来了,可我们喝不成了……” 说着说着,他的脸上老泪纵横。

几天以后,这瓶酒洒在了劳瑞的坟头。

在坎特伯雷教区墓地的一个山坡上,建起一座新坟,墓碑上刻着这样的字,劳瑞 .福罗拉,1955——1995,悉尼地区最年轻的议员。

本文来自澳华中文网:www.aohua.com.au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 同意并遵守相关言论规定)

美食天地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申明 | 网站logo | 中文论坛 | RSS |
Copyright © 2009-2012 澳华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澳洲联系QQ:6727638 澳洲电话:+(612)9744 1188 手机电话:+(612)433070338
澳洲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