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悉尼 墨尔本 昆士兰 佩斯 阿德莱德 堪培拉 澳洲招聘 澳洲租房 澳洲二手市场 澳洲车友会 留学移民 澳洲旅游
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悉尼之夜

悉尼之夜—最后一班列车(35法律犯浑 弱女复仇)

2012-04-16 15:23:30澳华中文网我要评论()
字号:T|T

在市区一条行人稀少的街道上,王胖子开着“天堂之地” 的面包车,车的左前方有一个明显被撞过的痕迹。走着走着,他看见了马路对面的老高,他赶紧停车,喊,“老高,老高!”老高没有听见,继续走着。王胖子按了一下喇叭,并大喊,“高博士——”老高回过头,一看是王胖子,连忙跑过来,说,“是你呀,王老板,吓了我一跳。” “看来喊老高不灵了,一定要喊博士。”王胖子停住车,打开车门,这会儿他穿着一身工作服。

“呵,你这又往哪儿跑呀?今天的这套行头不像个老板啊。哎,你这车好像撞了呀?”老高糊里糊涂地上了车。王胖子再次将车开动,说,“那天给人家看风水,天黑回家跟袋鼠撞上了。”“您不是号称‘一级司机’吗?这会儿你又去什么地方撞大运啊?是不是又要吩咐在下帮忙呀?”“让你说着了,我正想吩咐你一个事呢。最近呀,我正在筹备召开一个会议。”老高听了新奇,“呵,生意越做越大呀,都开起会来了。”王胖子转动方向盘拐了个弯,说,“我想在悉尼的华人圈里,召开一个同行会议。”“跟你同行?有几个人做棺材生意呀?”“我所说的同行,就是指‘生意人’,而这个会就叫,‘澳洲华商联合会’,你看这名字怎么样?”“名字——不错呀,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是不是生意做腻了,想搞个一官半职的、弄个什么会长当当?”“那是其次,主要的是呀,我发现,咱中国留学生来澳洲这几年,不少人都站稳了脚跟,经营起各种生意来。我想把他们联合起来,大家经常通通气,交流一下经验,对谁都有好处。等悉尼这边动了起来,再联系墨尔本、堪培拉、布里斯本等城市的华人加盟,早晚有一天,覆盖全澳洲,到那时候……”“那你何不把隔壁的岛国新西兰也算上,那就覆盖大洋洲了。”“好,老高你这主意太好了。大洋洲不就是两个国家吗,澳洲和新西兰,那咱就叫‘大洋洲华商……’” 话说一半,王胖子又想起了什么,“从世界地图上看,赤道以南的国家也不多,悉尼可以算是南半球最大的城市,我看就叫‘南半球华商联合会’吧,到时候咱们也搞个南半球华侨领袖之类的头衔,回国观光,国家领导人还不得把咱们当座上客?”

“好个王胖子,半个地球,你的胃口也真大,” 老高转过脸看着王胖子,好像第一天认识他,“你这是搞军阀割据,有没有统治全世界的野心呀?”王胖子说,“跟你学的么,这叫放眼世界。”“可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我决定委任你为秘——书——长,具体工作嘛……比如说布置布置会场、写写美术字、拍个照片什么的。”王胖子煞有介事地说,“你总不能样样事都让我会长一个人干吧,搬张桌子连一个帮手也没有,那不成。”老高说,“呵,给我那么大权利呢,可是,您请得起我吗?我可是个博士,您打算每小时付我多少钱?”“呦呵,几天不见,就得刮目相看啦?您老先生来悉尼这么多年,终于学会了如何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当然付高薪请你。”“这每小时多少钱就是人生价值呀?”“嘿,什么叫价值?价值的本来意义就是钱。别急,等你参加了这个会议以后,肯定会有所启发,也许不久,你就能开一家‘高博士画廊’什么的。”

王胖子开车进入一个加油站,加满了汽油,交费时又要了一盒棍儿糖,边吃边上了车。他嘴里唅着棍儿糖说,“你已经成为一个大艺术家了,我跟你在一起,也觉得牛逼。来一个吧。”他把棍儿糖放到老高面前,发动车继续前行。 老高伸手拿过一个棍儿糖,“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几个人,大许现在开了一家鸡店,小董搞了一个两元钱商店,小广东盘下一家中国快餐店,这几位都符合你们商会的组织要求吧?”

“感谢你的大力支持。”王胖子又换了一根棍儿糖,“哎,听说白云那家牛奶吧的生意还不错,你能不能帮我把她也请来,参加这个会。”“为什么让我请?你又不是不认识她。”“你看你看,没劲了吧。说你面,你还不爱听。当初,人家许一段把白云交给你的时候,你做的像个爷们儿,那会儿咱从心底里佩服你。小许走了,说什么你也对得起他了。本来呀,你应该更好地担负起照顾白云的责任,可是……唉,和塞蒙相比,你可是够窝囊的,我早就跟你说过,这种事别玩儿深沉,应该主动出击。”老高看着窗外,没说话,嘴里转着那根棍儿糖。王胖子接着说,“得了,别琢磨啦,以后再遇到这事……嗨,可能没以后了,反正呀,咱们中国人有些事就是太含蓄,不像人家鬼佬敢恨敢爱的,喜欢上谁,就生扑,没戏就没戏,再扑下一个,从没有脸红的感觉。”老高叹了一口长气,“唉,也就是跟你说,我真的觉得挺窝囊的。自从在内蒙那会儿,我的女朋友不幸去世,白云算是我唯一的、也是真正喜欢的女孩儿,打我进剧团那天起……”王胖子也表示惋惜,“自古以来,单相思都是最痛苦的事。你这倒好,思了人家那么多天,恋了人家那么多年,人家楞是是不知道。”

“行了,也许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谈了!我可以试试帮你把她叫出来,她是应该出来开开眼界。其实,她是一个挺聪明、挺能干的人,将来会有大出息的。”老高看见王胖子的车又在拐弯,“你这是拉我去哪儿呀,不送我回家?”王胖子问,“你今儿个没别的事儿吧?” 老高发现汽车已经转上高速公路了,“没什么大事儿,怎么着?” “那就跟咱哥们儿走一趟。”“去哪儿?” 王胖子加快了车速,“去做生意呀,我今天真的缺一个帮手。”

“不是去墓地拍照吧?我可再不给你画墓地的画儿了,因为我发现,自从我画了那张画儿以后,死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还竟是周围的人。” 老高心有余悸。“算你说着了,今儿个又一个。” 王胖子则希望此事多多益善。老高很惊讶地问,“真的?谁呀?”“到了你就知道了。”

走了一会儿,王胖子从脚边抽出一张报纸递给老高,“对了,今天的头条新闻,这事你可不能不知道。”老高今天睡了个懒觉,没有看早间电视新闻。他拿过报纸,首先看到一张杰克走出法庭时面带微笑的照片,大标题是:“法律公正,疑犯获释,真凶已死”。他急忙阅读下文,原来对杰克的第二次审判已在昨天开庭,杰克被判无罪释放。老高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嘴里骂道,“狗屁!这小子不是罪犯,全世界就找不到罪犯了!”王胖子狠踩一脚油门,“我也这么说,这澳洲的法律又犯浑了。呸!”他将嘴里的棍儿糖吐向窗外。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 同意并遵守相关言论规定)

美食天地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申明 | 网站logo | 中文论坛 | RSS |
Copyright © 2009-2012 澳华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澳洲联系QQ:6727638 澳洲电话:+(612)9744 1188 手机电话:+(612)433070338
澳洲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