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克族变“悔丁族”:我想要孩子
澳华中文网 2011-04-16 09:49:28   关注人次[]

我想当妈妈

丁克族反悔,她34岁想当妈

她自称“悔丁族”,一年前开始备孕,办公室现在人人都问:“,是不是怀起了哦?”

早上7点半,床头的闹钟把凌虹(化名)从睡梦中吵醒。她伸手关了闹钟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不是起床穿衣,而是从枕头下摸出电子体温仪,塞进腋窝测体温。

半分钟后,体温仪“嘀”一声后显示体温。凌虹拿起床头上一份自制的表格,按照工夫记下“4月11日/36.8℃”;接下来,她需要做的事情跟专业的医生几乎没有两样,她要去上卫生间,用医用排卵试纸测试晨尿,看看自己距离排卵期还有多久。

已经34岁的凌虹,当初坚持“丁克”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为了能够有一个健康的宝宝,她和很多“悔丁族”一样,踏上了尴尬又艰辛的备孕生活。

丁克族反悔想要孩子

“怀个娃儿有好难,真是难的难死了,轻松的轻松死了。”凌虹说这句话的时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是三峡广场时期星空大厦一家公司的文员。自从去年她和丈夫突然决定放弃丁克,想要一个孩子时,她这才发现,原来准备怀孕是一件超级复杂、超级辛苦的事情。

从前凌虹和丈夫是丁克家庭。“我们都喜欢狗,有狗和有孩子在我们心里是一样的。”一直到去年春节,凌虹的妹妹从温州回重庆探亲,抱回来刚出生9个月的儿子。这个胖乎乎的小子彻底改变了凌虹和丈夫的想法,她和丈夫觉得决定不再丁克,决心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以前觉得怀孕很轻易,真正你想要了,却又怀不上了。”刚开始备孕,只需要在孕前三个月补充的小剂量叶酸,她吃了半年,从去年春节到夏天,凌虹一直没有怀孕。现在,凌虹妈妈根本不敢在电话里跟女儿提怀孕的事情:“算了,要不然还是不要娃娃算了。”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