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新鲜”澳大利亚——集市篇
澳华中文网 2011-04-21 10:19:17   关注人次[]

  没去大洋洲之前不明白,原来这里对食品的要求这么严格。这对于国人来说,伴伴着变本加厉的“注水猪肉致癌鱼肉染色水果”等种种报道,人们对吃的要求已经降低到可以果腹不会致命就行的麻木不仁。即便是欧洲,也不曾严格控制食物的进出关口。但是,在踏入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国土上的那一刻起,就深化的体会到这片土地对食物对人对生物的至高无上的要求。

  悉尼鱼市场

  守着大海这么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这里的海鲜当然不能错过。如果要吃新鲜又便宜的海鲜,去鱼市场准错不了。悉尼的鱼市场就在达令港对面,还没走近,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鱼腥味飘过来。附近的老百姓都到这里来买海鲜,不少饭店也到鱼市场来进货。作为游客,没有方法像当地人一样大包小包的买回去,只有在鱼市场里走个来回饱饱眼福,然后再挑一家加工的小铺子,点个海鲜拼盘买一打生蚝解解谗,也算是过把瘾了。

  不可不试的当然是澳洲石蚝,如果不论什么什么海湾出产的细致划分,我吃到的生蚝有两种,一种个头大,灰白色,入口爽脆多汁,海水味浓,价格在11.9到19.9元澳币一打,个头越大越饱满的越贵,但最贵的也不过合十几元人民币一只。胃口有限,当然尽量拣好的下手。另一种小小的,乳白色,很饱满,入口甜美,害怕生蚝腥气的人大概会喜欢,但回味略有点苦。

  澳洲人吃生蚝要看是什么海湾的,如塔斯马尼亚蚝就很闻名。后来到了阿德莱德,当地人以自己的生蚝毫无污染而骄傲,说悉尼附近海湾有污染。不过我在澳洲各地屡屡狂啖生蚝,从来没吃出过一点问题。

  后来在悉尼餐馆里吃过几次生蚝。当地无论是现代澳洲菜或意大利菜的餐馆,前菜必然少不了一道生蚝,但即使是高级餐厅,生蚝的品质都和鱼市场没法比,价格更差不多翻倍。所以生蚝迷肯定不要错过鱼市场。

  在这里还第一次吃到鲜鲍——中国人当然是吃惯干鲍菜式的。很多人嫌鲜鲍太韧,其实有机会对付整只鲜鲍的话,就会发现它是外韧内软,每个部位的口感都不一样,而且带股特别的咸鲜韧。对比之下,绵软熟烂的干鲍就像老年人的口味了。不过有条件我还是推荐鲜鲍切片做刺身,与整只鲍孤军奋战的场面真实有失淑女身份。

  市场里除了镇在冰里的大大小小虾兵蟹将,就是一个个现做现吃的档口。很多鱼、虾和鱿鱼都被油炸了配薯条,像送啤酒的小食。很多当地顾客在档口点了一堆炸鱼炸虾炸鱿鱼圈炸薯条,就捧着小山似惊人的盘子出去吃了。

  虽然我在鱼市场吃得不坏,还是忍不住要说悉尼人一点坏话,太不懂得料理新鲜海产的诀窍了,太不懂得欣赏生食的乐趣了!本来龙虾也是当地名产,不过诸多档口的做法是芝士焗,偶然有水煮得白糁糁的,一点都不诱人。与广东人一半片成刺身,一半煮成鲜美的龙虾粥怎么比?

  不过与其他闻名的海鲜市场相比,这里最大的乐趣是把吃海鲜和野餐结合起来了。市场外面两排桌椅,可以一面吃一面晒太阳赏海景。座位大大不够,人们就带了格子布,一家大小在草地上一坐,索性野餐起来了。

  墨尔本维多利亚女皇市场

  相对于悉尼,墨尔本的市集更local,价格也更实惠。看看集市中的人流,大部分是当地百姓或留学生,很少有游人来闲逛的。

  维多利亚市场的旧货摊、礼品摊以及食品摊连成一片,构成了这个有着上千家摊位的大市集。刚到市场时走第一圈,看到的都是旧衣旧货摊,不仅心生失望。然而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还有第二圈,接着第三圈,不禁感叹这个市场之大。这里的当地礼品和纪念品比悉尼便宜很多,尤其是皮毛制品和自然石头。除此之外,新鲜的蔬菜水果多买多优惠,很多当地人都是一打打一筐筐的背回去。看得人心痒痒,恨不得多住上几日才好。

  逛得累了,可以选一家沿街小食店,坐在路边的餐桌边,一边享受阳光,一边享受美食。市场周围,有很多露天的小餐馆或者咖啡馆,都是来逛市场的人们走累了的好去处。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