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走极端的危险
澳华中文网 2011-04-26 10:12:01   关注人次[]

图为2011年4月21日出刊的英国《经济学人》封面

图为最新出刊的英国《经济学人》封面

  加州即将再次以巨额预算窟窿,但又毫无按照其法律要求的方式来填补窟窿的希望的局面结束本财年。美国因经济不振,造成其他州同样也存在着财政问题。但加州以至在经济正常年份都无法按时通过预算,这也是为何它在一代人工夫,从全美顶级的信贷评级地位降至最差的一个原因。为何一个无与伦比的,拥有从多元化社会和自然美景,到无人可比的硅谷和好莱坞的无数天才之地,管理水平竟沦落到如此差的境地?

  有人想当然地要指责那些管理者。经常陷入僵局的立法者和狂热拥护自己党派者都是些怪人。在1975-1983年间担任州长的杰瑞-布朗(Jerry Brown)像他的前任一样,在全力以赴地维持行政机构运转。然而,正像本刊本周推出的特别报告所说明的那样,主要危害因素是直选式民主体制太强。它带来的罢免执政者和阻止法律活动结果是,选民在中期选举中炒掉了被选举上台的官员,以全民投票方式抵制州立法机构的活动,特别是让选民可自定规则的各式选民请愿公投提议作用巨大。从1978年的降低不动产税的加州宪法第13号修正案通过以来,又有数百项有关从教育到养殖场鸡舍规定的各项公投提议案成为了法律。

  市民直接参与立法活动导致了混乱。很多请愿公投提议不仅制约了税收,而且还制约了正常开支,让整个加州更难平衡财政预算。一些人的想法是如此偏激,以至走到了自己初衷的反面。坚持要求小政府的主张,让第13号修正案改变了由各地区向州政府集中的统一财政做法。市民直接立法活动不是在对一些特别利益群体进行遏制,反而使公投提议立法变为了这些人的工具,让说客和极端主义者以钱开道,经常通过一些似是而非,界限不明的法律。这些新法律断了加州代议政府的财源。最终结果是无人愿意再为一个70%-90%的预算早已被瓜分一空的立法机构工作。

  这种情形是加州的悲剧,但其影响超出了加州本身。全美约有半数的州和越来越多的国家在采纳某种形式上的直选式民主制度。英国下月也将举行多年来的,首次有关是否改变选举制度的全民公决。人们同时还在谈论着以选民直接投票方式,罢免行为不端的下院议员。欧盟还只是刚起步引入首个跨国的类似公投提议立法制度。伴着科技进步让全民公决更易施行,以及西方选民对政治人物变得更厌恶,直选民主制度可能会进一步铺开。

  这样的政治制度早就有成功的先例。瑞士的地区性直选民主政治可追溯到中世纪,到19世纪时又出现在联邦层面。而直选和代议式民主的混合形式仿佛效果更好些。人们现在要问的是,明显在借鉴瑞士模式的加州,注定就是一个歪曲好想法的例子吗?

  情况并非完全如此。只有极少,尤其不包括本刊在内的一些人想要禁止直选式民主。全民公决在一些情形下的确是很好的民主方式:它是让立法机构应负起责任的做法。加州对结束不公正选区划分和无党派人士初选的改革成果,是近期由公投提议做到的,以此方式罢免前任州长后当选的施瓦辛格州长在推动着这些公投提议。但广泛推行这种方式需谨慎,尤其是要让普通人用自己定下的规矩来作为废止立法的手段之时。

  有关代议和直选式民主优缺点的争论可追溯到人类的久远时期。简言之,雅典人喜欢完美的民主,即人民自治(people rule)制度,尽管现实上寡头执政者有最终决定权;罗马人从公众事物的视角上选择了的共和,在此制度下,权力的代表们可在普世价值基础上进行公平交换和平衡,并对自己的作为负有责任。美国立国之父,詹姆士?麦迪逊和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赞同罗马人的观念。两人以《联邦党人文集》中的“公众”的假象一说,对乌合之众和绑架民主进程的既得利益团体威胁的危险热情发出过警告。

  恰当的民主制度远较无休止的投票公决作法有意义。前者必须包含民众的沉思熟虑和成熟的社会习俗,以及具有像美国宪法那样的制约和平衡机制。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加州却在引进一个世纪前的直选式民主来作为遏制政府一旦出现腐败的安全阀,而这种方式也只是在近期才出现了问题。在加州宪法第13号修正案的框架下,它不再只起安全阀的作用,而几乎变成调节社会关系的全部动力。

  人们不肯定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有何种明确的结果,直到意识到所失去的东西。

  以上的经验和教训既让人看到希望,也让人担忧。希望是加州能够自我矫正。因缺少资金让去年推动的修宪大会胎死腹中。人们也在谈论改革,尽管最好的希望可能还是以具有讽刺性的公投提议案方式进行改革。人们同样也在谈论着恢复立法机构权力和对其的信任,这个代议制民主政体核心的东西。其实,只需增加很少人数和恰当减少任职期内的压力是能做到这些的。

  更为重要的是,直选式民主必须转回到安全阀的作用上,而不是调节所有社会关系的动力。对公投提议进入立法程序的约束应更加严格,而且它们的表述应更加言简意赅,让选民易懂。它们应表明由此带来的代价会怎样,所需的资金来自何处。如获通过,立法机构必须拥有对这些提议案进行修改的权力。另外,这些做法也会成为推行全民公决的良好法则。

  让人担心的是,西方世界正缓慢地走向其初衷的反面。对全球化的关注,意味着政府不再受欢迎,民粹主义势头上升。欧洲人可能会在私下里窃笑加州民众自导自演的直选的奇异乱局。但谁又真正明白,欧洲有多少选民会拒绝在移民政策上的直接公投提议的诱惑?抑或在减税政策上采取同样做法的诱惑?加州直选民主造成的差错,同样也会在世界其他地方演出。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