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奇闻怪事
澳华中文网 2011-05-06 15:12:31   关注人次[]

  50年代,也就是建国初期,某村镇压反革命,张某因为在日伪时期参加过黄协军,结果被枪毙了。黄协军即日本鬼子占领时期汪精卫的伪军。几天以后,同村的一名妇女王某就得了一种被称为是醉喝子的病,也就类似现在的精神病。这病很希奇啊,王某嗓音都变了,变得和死去的张某几乎一样,更希奇的是张某生前好唱戏,王某本来不会唱戏,这一病也会唱了。有人可能会猜想这名妇女是不是装的啊,王某和张某没有任何关系,再说女的要装成男人的声响也不轻易。而且该妇女一观察抓他(张某)的那些民兵、村委会干部就破口大骂,弄得大家谁见了她都有点害怕。

  王某的家人可着急了,赶快找医生看,医生看不了啊!也就只好找一些看虚气的阴阳先生杨某来看了。这天杨某还在去王某家的路上,王某在家里就骂先生了:“就你小子那点本事,就想赶我走,没门。”谁也没跟她说,王某自己在家里怎么就明白看虚先生要来赶他(张某)走了?杨某来了以后,就和王某坐到一起,然后开始“谈判”。谈了一会儿,杨某满头大汗地走了出来,对王某家里人说这事他可管不了,得另请高明。

  几天以后,又一位看虚先生郝某来了,和上次一样,郝某还没进门,王某又开始骂了。郝某的看病方法和杨某基本一样,于是又一场谈判开始了。

  “没事你还是走吧,要不这家人没好了。”

  “还没找他们算账,怎么能走呢?”

  “再不走,我可要用行针扎你了。”

  “扎就扎,就你小子那两下子,能把我怎样?”

  郝某就开始对王某扎行针,一会儿,王某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郝某对王某家里人说好了,王某一会儿醒来就没事了,张某已经被赶跑了,记着给他烧点纸钱,安慰一下他。

  今年上半年邻村出了类似一件事:有一户农夫崔某家娶媳妇,当然要大摆筵席,崔某家的邻居某妇女赵某在那帮助。大家在那喝着喝着喜酒,赵某突然得了醉喝子,在那又哭又闹,弄得半个村子的人都去看热闹,大家拦不住她只好让她哭。赵某就讲起来了,说现在她住在某地,日子过得很苦,很思念家里的孩子······大家弄明白了,她说的这话是一年前该村得病去世的另一名妇女想说的话,当然也有人怀疑她是不是装的。办喜事遇到这事也真是晦气,不过拿她也没方法。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