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的结症何在
澳华中文网 2011-05-04 10:43:05   关注人次[]

图为2011年4月28日出刊的《经济学人》封面

图为最新出刊的英国《经济学人》封面

  历来对美国未来经济的悲观看法,最终都难有机会成为现实。当经济徘徊在复兴边缘,美国人普遍存在沮丧和消沉情绪的历史一幕再现。不妨回顾一下前总统吉米-卡特1970年代末面对的全面高通胀笼罩的阴暗形势;或1990年代初,面对来自日本的,以无就业改善为特征的复苏竞争的担忧。即使面对如此险恶的经济环境,在美联储前主席、总统经济复苏委员会前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A.Volcker)遏制通胀的努力下,劳动消费率在1990年代中期飞快提高,经济大幅增长,以及日本同期陷入低谷,美国最终回复了元气。

  这样的记录是值得今天的人们铭记的。美国人民目前对国家前景和政治人物在解决问题上的努力感到不快,情绪以至变得越来越糟。《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联合举办的民调结果显示,每10位受访者中有7位认为国家当前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行。约60%的美国人不赞同奥巴马总统处理经济的方式,而75%的民众认为国会的工作效果太差。

  民众的这种不满情绪部分地反映了经济复苏的疲软态势。虽然失业率下降,股市正朝着近3年来高位迈进,但房价仍低迷,且原油价格飙升到了自2008年夏季以来从未有过的高位。然而,民众的不满情绪与原油无关,至少在短期内与其无关。对民调结果的谨慎解读,表明美国人的担忧超出了今后数年的前景:生活水准在倒退、未来缓慢创造就业的暗淡经济、政府背负着巨大赤字和中国的崛起。大部分人已明显认为中国,而非美国已成为引领世界经济的主要大国。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人的担忧是否合乎道理。从正面看,难以想象世上还有像美国这样的,具有长期内在优势的国家,中国不可能复制一个硅谷,德国也不可能存在包括哈佛、普林斯顿、耶鲁等8所闻名高校在内的常春藤联合会。但是,美国的确明显存在着长期的经济软肋,而且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工夫。美国当前切实的担忧,是包括总统在内的一些政治人物在解决问题上的成效太低。他们最明显的三处失利如下。

  首先,奥巴马对美国经济问题误判。他喜欢把美国面对的挑战,简朴地归结为竞争性问题,特别是与中国的竞争。他宣称,美国的繁荣取决于在投资、教育和基础建设上要远胜中国。这几乎都是废话。美国的繁荣不仅有赖于其他国家劳动消费率的提高,而且更有赖于本国的速度提高更快。当下,认为中国创新能让美国人受益的想法从一地传到了另一地。

  当然,需要在很多方面努力才能刺激创新。美国的企业税收体制混乱阻碍了国内的投资。奥巴马先生认为国家的基础建设滞后是准确的。但解决问题的方案,如同奥巴马提倡的更大范围公共开支改革一样,更多有赖于对粗糙的融资体系进行改革。众多有关竞争性谈论只是一种谬误,由此让人们误以为对绿色科技施行补贴一类政策是准确的,转移了美国实际需要解决问题的方向。

  其次,位列美国亟待解决问题清单首位的是公共财政问题。美国的预算赤字庞大,以国际可比方式计算,公共债务规模超过了90%的GDP,而且还在快速增加。除了日本外,美国是世上唯一一个不控制公共财政计划的充裕大国。现在的好消息是政治人物终于开始关注此问题,削减赤字也成为近期华盛顿人人在谈论的问题。但坏消息是民主共和两党没有准备要达成交易的妥协意思,这也是政治人物的糟糕表现造成公众感到沮丧和消沉的第二个原因。共和党人拒绝接受应当增加税收的想法,而民主党人也反对必须削减像医疗保健和养老金一类社会福利受益开支的主张。除非到2012年总统大选之后,两党不可能在削减赤字上取得本质性进展。对当前预算赤字讨论中的对抗局面的焦虑情绪,可能会对缓慢复苏的经济造成伤害,其危害程度与共和党人欲在明年预算中大幅减税的想法一视同仁。

  再次,最大的危险是政治人物极少提到的,暗藏在劳动力市场问题。失业率近期下降有误导性,类似于不满意现状员工辞职情形一样,快速创造就业政策能够起到令人惊讶的就业岗位少量增加的结果。在失业者中,有难以下降的,高达46%人群的失业工夫超过了6个月。复苏缓慢虽然是主因,但有迹象表明美国正在明显形成欧洲那样的经济病:结构性失业。

  美国年轻人的失业率尤其高,他们的失业会造成持久性的创伤。劳动消费率的强劲增长部分是通过消退众多技能平庸的工作岗位来完成的。但更令人担忧的是,在此现象的背后,美国早在这次大衰退前就埋下了就业问题的祸根,特别是低技能男性的就业问题。造成这一结局不只是因大规模推进科技创新和全球化,因为两者同样也影响世上其他国家,而是因为美国有着制约大量年轻黑人男性从业的习惯,由此让他们的发展前景受到极大阻碍。美国当前仅有比例很低的一少部分最佳年龄段的男性在工作,比其他发达国家低很多。在美国25-54岁年龄段的男性中,约25%未受过高等教育,约35%是高中辍学的学生,几乎达70%黑人高中辍学生都没有工作。

  除了个人付出代价外,缺少合适低技能男性的工作也给财政和社会造成了巨大影响。全社会残障转移支付每年达1200亿美元,约占美国GDP的1%,而且这种情形还在加剧。男性的无工作状况一直与较低的婚姻率和弱化的家庭纽带有关。

  所有以上情况都意味着,解决顽固的失业问题应列为美国政策计划的首位。但不幸的是,承认问题存在的极少数左翼政治人物往往倾向于提出误导性的解决方案,例如强调贸易壁垒或提振昔日就业环境下,或有损于未来就业的工业政策。这些做法不会奏效,政府在区分毕竟谁为胜者上有着特别糟糕的记录。美国的确需要一剂准确的宏观经济良药,特别是要让自己有稳定的中期财政和货币,而不造成短期过度紧缩的政策。但这仍需要推行就业市场的改革,从理顺和提高就业培训,到增加企业愿意雇用低技能就业者的激励政策。美国可能在向欧洲学习的现象仿佛让人感到希奇,例如,荷兰可成为美国大幅调整残障者保险的榜样。阻止低技能男性参加工作的情况连续恶化,将需要在教育上进行更大力度的改革,以提升就业技能,同时,在解决毒品和违法关押问题上也需要更健全的机制。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