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悉尼当志愿者的澳大利亚留学生活
澳华中文网 2011-05-05 10:25:52   关注人次[]

  刚到悉尼留学的那段日子里,我身边没有一个亲朋,更加不用说要融入当地生活。偶然看到报纸上登有招聘悉尼马拉松比赛志愿者的广告,我明白这项是国际级的活动,抱着一试的心态,发去一份请求信。

  一周之后,我收到了回信,明白自己的请求通过了,并且在活动开始的前一周参加了志愿者碰头会。第一次坐在一群澳洲人中间,我不由得紧张起来,但还是硬着头皮跟身边的人聊天。志愿者大多数在五十岁左右,不少人已经连续几年担任志愿者,并且觉得为别人服务是一件乐事。会议交待了活动当天的安排和联络方式,还在会议最后进行了抽奖。

  令我意外的是,我竟然中了奖,奖品是一个蓝色的书包、一个运动用的水壶、一个轻巧的布袋,还有一顶帽子。在这次之后,我才明白澳洲人喜欢抽奖,连看一部电影也会有奖抽。可是在当时,一份小小的惊喜,让我觉得在悉尼的生活有了好的兆头。

  活动当天,我早上四点多爬起床,赶在五点钟前到达活动现场集中。

  悉尼的九月份寒冷还没褪尽,我穿着厚厚的棉衣,汇合了其他志愿者,等候分配任务。

  我们先是领了统一款式的绿色衬衫,又拿了活动送的帽子、水壶和午餐,跟着各组的领队去到工作地方。

  我被分派到派发奖牌、搜集计时器的小组,驻扎在马拉松的终点。

  我们把一盒盒奖牌和纪念品拿出来、放整齐,并做好其他准备。准备就绪之后,我们开始等候参赛者的到来。

  过了一会,我们看到领队紧张兮兮地跑来说,第一批参赛者即将跑到,让我们打起十二分精神。

  果然,不到十五分钟,先是跑在前面的几位参赛者率先冲线,接着就是一大批人蜂拥而来。每一个参赛者都累得气喘吁吁、全身湿透。

  有一位参赛者真实太累了,弯不了身子去解开系在鞋带的计时器,于是我赶紧蹲下,帮他解开被汗水浸透的鞋带。看到他疲劳的脸露出笑容,还有那一句“Thank you very much”,我突然觉得帮助别人是如此地有满意感。

  后来因为人太多,我们小组分成几对,负责人群分流。我拿着重重一箱纪念品,跟另外一个志愿者走在摊位前,不断用力喊着:“来这里!”在中国,我很少这样大声呼喊,连和陌生人说话都害怕,可是在悉尼,我竟然用出吃奶的劲来说话,面也不红、手也不抖。到最后,我的嗓子沙哑了,全身疲乏,可是我觉得,我超越了自己。

  派了一个早上的奖牌,我们被调去物品认领处,分发参赛者保管的物品。一片草地上,按照参赛者号码划分了几个区域,里面密密麻麻地放着一个个用白色塑料袋装着并写有编号的包包。我们赶紧投入到工作中,听到一个参赛者报号,就赶紧跑去找。志愿者虽然互不相识,可是当其中一个找不到包包时,其他人一起去帮助,让我感受到澳洲人的热心无间。

  到了活动尾声,我完成最后的工作后,赶紧去终点观看比赛。这时分,大部分参赛者都已经跑到了终点,只有一部分落在后面的参赛者还在陆续跑向终点。虽然高潮已过,可是还有不少人围在跑道旁,热切地等候这些最后到达的参赛者。每当一个参赛者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终点跑来时,围观的人们就热烈地鼓掌和喊着“You are the best!”(你是最棒的!)。

  一位志愿者还跟我说了一个故事。一位现年71岁,叫做罗格·休斯敦的老人,连续二十年参加半程马拉松的比赛,每一次都坚持完成21.1公里的赛事。老人说过:“每一次跑到一半时,我都全身疼痛,几乎放弃;可是一想到坚持下去,下一年肯定会进步,我就会坚持完成最后赛事。”老人不但参加比赛,还跟我们一样,5点来到现场,帮助活动方作比赛前的准备,可惜这次我无缘碰见他。

  从这项比赛中,我看到的是人们对体育活动的投入和自我超越的决心。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