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卖点:人民币离岸中心
澳华中文网 2011-05-14 10:03:04   关注人次[]

  伴着首只人民币REITs(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在香港完成上市,新加坡也已克制不住对人民币国际化的爱好。

  上个月中旬,新加坡国务资政、前总理吴作栋到访北京,与中国总理温家宝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进行会晤,其间透露央行很快将指定一家中资银行作为新加坡的人民币清算行。这意味着,原本需要经过香港或者中国内地商业银行的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可以直接在新加坡进行操作,而新加坡也被看做是继香港之后即将发展的第二个人民币离岸中心。

  主动参与背后

  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被业界认为最受希望入选新加坡的人民币清算行。“这会不会是新加坡的主动要求?”大和资本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他认为中国现在的跨境贸易越来越大,很多贸易伙伴越来越不愿意采用第三国货币来做结算。“以前经济规模小,不用人民币没有问题,现在经济规模越来越大,不想做这个也不行了。”孙明春说。

  数据显示,2010年6月以来,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境内试点地区由上海和广东省4个城市扩大至全国20个省,境外地域也由港澳东盟地区扩展到所有国家和地区。据统计,2010年银行累计办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逾5000亿元,约占同期对外贸易总额的2%,较上年增长48倍。

  新加坡金管局在回复传媒的电邮中也指出新加坡所具备的优势,新加坡和中国双边贸易达953亿新加坡元(约75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26%。中国是新加坡现在第二大贸易伙伴。“人民币国际化在未来五到十年方向都是比较明确的,其实不仅新加坡,很多国际金融中心,在这个过程中都有爱好去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渣打香港亚洲区经济师刘健恒说。

  刘健恒认为,清算行的安排其实也给新加坡金管局争取到了推动人民币业务的主动权,改变新加坡目前对于香港人民币存款的依赖情况,而这也会成为新加坡去巩固自身金融中心地位的一个筹码。

  以跨境贸易举例,在现有安排之下,新加坡企业是能够通过香港或者内地的一些代理银行来做跨境贸易的人民币结算的,但分别在企业是不会将新加坡看做一个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主要地点。反过来讲,若新加坡能够有自己的清算行,则对于企业更具有吸引力,因为卖点在于:“我们现在也是被承认的人民币离岸中心。”

  “但详细新加坡会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还要看中心政府想要怎样在新加坡发展人民币。”刘健恒说。

  比对香港,若新加坡也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会不会以香港为范本去发展人民币业务?“香港起到一个排头兵的作用,之后的离岸人民币发展应当会吸收香港的经验,但不排除后来者居上的可能。”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如此说。

  刘健恒指出,其实如果香港在过去几年运作不错的话,中心应当不会再用不同的模式去发展另外一个离岸中心的业务,因为监管上会增加很多麻烦。

  他认为,以目前香港的经验来讲,若新加坡能够做到香港现在所做的工作,新加坡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比如,新加坡境内存款的增长,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的增加,以及一些离岸人民币产品的发展,比如一些衍生品,结构性人民币产品,如果人民币的流淌性增加了,那么他们的发展速度也会很快。

  据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3月底为止,香港的人民币存款已增长至4514亿元,目前是境外最大的人民币资金池,也是人民币“点心债”的最大离岸中心。2010年香港的人民币贸易结算量也大幅提升,由去年上半年每月平均大约40亿元人民币,到下半年每月平均增加到570亿元人民币,全年总额为3692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同期中国内地人民币贸易结算总额的70%左右。“如果不积极参与到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来,新加坡会损失掉一个机会。”刘健恒说。新加坡现在的问题是没有充足的人民币存款,也就无法支持它来做人民币的业务。若发展为离岸中心,则可以以中间人的角色对外推广自身的金融中心,提供更多产品。

  “中国进度”

  尽管在新加坡主动向外界宣称有意争取离岸人民币发展,但央行一直没有给出正面回应,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新加坡能够对外透露此消息,证明央行其实也是有意向发展下一个人民币离岸中心。

  今年3月份,苏格兰皇家银行的一份报告就指出,中国央行已与外国央行签署8份人民币互换协议,其中,新加坡的互换额度在人民币贸易结算方案扩大后得以延期,报告分析指出这可能是因为中国将新加坡视作下一个潜在的人民币离岸中心。

  刘利刚认为,中国央行有意向在新加坡建立清算行可能是基于两个因素。一是香港虽然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享有先行者的优势,但同时也承担了相当大的风险,目前国际资本的流入轻易导致香港的高通胀和资产泡沫。若让新加坡参与进来,则可以控制香港资产泡沫的水平。

  另外,中国可以通过新加坡来扩大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刘利刚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并不是让人民币作为投资货币,而是让其成为贸易结算货币,跟美元作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来抗衡,这是现在最重要的目的。至于人民币会不会作为国际储备货币,那是另外一回事,这要跟中国资本账户的开放和宏观调控的工具放在一起考量。

  不过渣打亚洲区总经济师关家明则强调整个人民币的国际化最关键的是怎么在资本还没有完全开放情况下去推动国际化,这需要跟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相配合。关家明说:“因为两个都是在动,对外的在改,国内的金融也在改,而且今年会是比较多的一年,这两个要互相配合,配合不好会出乱子。”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