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女友的离开让他患上了"性瘾症"
澳华中文网 2011-07-20 10:01:41   关注人次[]

孟阳(化名)的初恋对象是大学同学,他们拍拖了两年,爱得死去活来。孟阳来深圳找工作后,她依旧留在学校读研究生。不到半年,她就提出了分手,她的意思是两人以后的人生道路肯定不同,连续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不过孟阳估计,她肯定是有了其他男朋友了,才跟他分手的。

当时孟阳特别特别难过,因为他以为她就是自己的终身伴侣。为了分散失恋的痛苦,所以那段工夫,孟阳就成天挂在网上,在聊天室里与各种人等聊天,尤其找别的女人聊。在聊天室里,他遇到几个女人特别喜欢跟他聊,后来他们陆续约了见面,然后就自然发生了关系。

孟阳当时只是觉得接触不同的人还挺有意思的,上网的那些女人,有几个都是有老公的,她们老公在外面包养了“二奶”,然后她们出于报复,就跟他在一起。这样的事情见多了后,让孟阳对爱情彻底地失去了信心,在感情上开始放纵了,并开始了频繁的“一夜情”。一般他会在网上寻找合适的对象,聊得好的时分,就向对方提要求,如果对方答应,他们就会赶紧见面。

如果没有合适的见面对象,孟阳就到黄色网站去冲浪,与多个女人网上做爱。为了效果逼真,他还动用了视频与音频,以填补虚拟的不足……

其实孟阳有时分也觉得这种生活像吸毒一样,明明不想这样做,但是又有点上瘾。而且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忍受不了寂寞,追寻这种短暂刺激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刚开始的时分,孟阳觉得这种生活新鲜好玩,但是伴着工夫一每天过去,他觉得心里特别空虚。他不但厌倦那些随便与他发生关系的女人,也厌倦自己。以前他还会跟发生过关系的女人聊天,现在他以至连对方的姓名都懒得问了。

从跟初恋的女朋友分手以后,孟阳就没有什么正常的感情了。虽然他不喜欢现在这种生活方式,但是要他正常跟女孩子交往,又觉得真的不太可能了。孟阳人还未到三十,但却是憔悴不堪、未老先衰,他也不明白自己今后该怎么办­

孟阳的这种状态初步可判断是“性瘾症”,这是一种类似于“网瘾”、“毒瘾”、“酒瘾”的成瘾行为,和其他各类的“瘾”一样,都是一开始借助一些非正常手段,缓解焦虑、恐惊,逃避压力和创伤,以获得心理上的平衡。但过度依赖这些手段,很轻易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欲罢不能。

“性瘾症”的成因,往往与某种创伤有关,比如说:情感受挫、性侵犯、被父母或某些重要的人忽视、各类生活重大事件的影响等等。如孟阳就是在遭遇失恋后,由于受到极大伤害,导致不相信爱,想借助上网聊天和一夜情,忘记眼前的痛苦,并试图在这种乱性的行为中找到自信和依赖。但没想到,一夜情,也可以上瘾,让自己陷入一夜情的怪圈里,破罐子破摔,无法自拔。其实,这种一夜情,只是一种变相的自虐,让伤口不断地流血。

“性瘾症”在行为表现上就是频繁寻找、更换性伴,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性行为。

一般像孟阳这样的性瘾症患者,无论自己是否承认,他们都背负着巨大的道德压力和风险,他们内心也害怕面对这类行为的后果,这使他们在痛苦中挣扎。羞愧使他们无法向亲人、朋友启齿,也不能从别人那里得到共鸣和支持,无法自愈。同时,这种成瘾行为会令自己工作、生活、感情都无法正常进行。

“性瘾症”一般无法自行好转,必须求助于专业的治疗手段,有些以至需要终身辅导。所以建议孟阳,不管有没有到成瘾的程度,都要及时接受治疗干预,否则自己的生活也许会更加糟糕。另外,不少性瘾症患者伴有焦虑症或强迫症,故积极治好这些心理疾患,可减轻性瘾的程度。

平时生活中孟阳要加强运动,多参加集体文娱活动。比如跑步、体操、球类等体育运动,唱歌、跳舞等文娱活动都能改变注意力,减少对性活动的痴迷,特别要防止产生依赖性。孟阳最好制订一个详细的治疗工夫表,逐步减少性伴侣的数目,延长间歇工夫,直到性瘾消退。如果还患有网络性爱痴迷症,还要同时戒除网瘾,否则效果难以巩固。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