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3岁孩子近半肛门和生殖器长紫泡
澳华中文网 2011-07-31 09:22:15   关注人次[]

发病时,生殖器和肛门里长紫泡,如果不用针扎破,会有生命危险。扎破后血是黑色的,扎完病就基本上好了。这种病在当地口语中称为“螺丝顶”。数十年来,这种在医院看不好的怪病,困扰了附近十几个村近20%的村民。

“我家在窝铺,附近十几个村都有这个怪病。大人小孩都得,我家孩子从1岁开始得病,现在3岁已经反复发作了20多次,太痛苦了。希望专家到这里看看到底咋回事。”日前,历城区柳埠镇窝铺村村民韩燕向党报热线打来求助电话。记者调查了解到,韩燕所说的“怪病”在当地口语中统称为“螺丝顶”,数十年来这种在医院看不好的怪病,

窝铺村位于历城区柳埠镇南部,北距济南郊区约30公里,南距泰山约17公里。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如果单看清澈见底的小溪和周围葱葱郁郁的大山,外人很难把这里与“怪病”两个字联系起来。为了解开“怪病”之谜,党报热线记者近日来到了窝铺村调查。

肛门和生殖器上长紫泡

作为一名27岁的年轻母亲,韩燕无法轻松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快乐成长。从1岁开始,她的孩子成成患上了让附近村民厌恶的怪病———“螺丝顶”。这个在医院看不好的病,差点夺去孩子的性命,每每想到这些,韩燕便寝食难安。“这个病不传染,最大的特点就是发病的时分,生殖器和肛门里长紫泡。如果不用针扎破,会有生命危险。扎破后流出的血是黑色的,扎完病就基本上好了。”韩燕告诉记者,她小时分也得过这种病,15岁随父亲进城后,没再发作。没想到如今,这“怪病”又找上儿子。“这病来得急。有一次我儿子半夜里出现呼吸急促、口吐白沫的症状,扒开孩子的裤子一看,生殖器上长了紫泡,赶快抱着他找人扎针。把我吓死了,村里以前得这病死的,都是夜里犯病,来不及扎针。”韩燕说,儿子成成从1岁开始得病,已经反复发作20多次,现在孩子一看到绣花针,吓得浑身打哆嗦。扎针的经历给他幼当心灵带来无法弥补的创伤。“这可能刚是个头,我们这七八十岁的人还有得这病的呢。”韩燕忧心地说。

比起韩燕,窝铺村63岁的村民王俊成则对这个病更加“恨之入骨”。他10岁的外孙山山(化名)2岁起开始患病,每过一两个月就发作一次。山山是7个月出生的早产儿,从小体质不好,但得这个病后,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瘦得“皮包骨头”。“记不清扎过多少次针了,有时分在学校里上课出现上吐下泻的症状,老师就赶快往家里打电话。一针扎下去,那血跟黑煤油一样。因为扎的次数太多,孩子的生殖器都变形了。”王俊成有一个外孙、一个外孙女,还有两个孙女,姐弟四个年龄上下相差不超过6岁,都患有这个病。“十几岁的大姑娘,因为得这病都觉得抬不起头。动不动就扒裤子扎针,每次扎的时分,孩子都哭得很难过。”说到这,王俊成心疼地把外孙女秀秀(化名)揽入怀中,帮她拭去眼角的泪。因为看病,四个孩子已经花费数千元,“如果能看好,花多少钱都行。”王俊成说。

村里3岁孩子近半得“怪病”

王善兰今年78岁,17岁时从4公里外的于科村嫁到窝铺村,她是村里目前为数不多会扎针治“怪病”的老人。“这么多年来,我明白因为这个病而死的人有9个。他们年龄最小的12岁,年龄最大的80岁。”王善兰告诉记者,患这个病的人不分男女、不分年龄。“现在村里有一对80岁的夫妇,两口子都患有这个病,发作时两人相互扎针。”王善兰告诉记者,因此病死的人有一个共同特征———“死后,肛门处都凹进去一个大拇指宽的洞。”

王善兰17岁嫁到窝铺村,扎针技术是跟婆婆学的,当初学这个也是迫于无奈。“我6个孩子,5个儿子,一个女儿,外加上7个孙子、孙女,小时分都得过这个。孩子们害羞,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脱裤子,没方法,我就自己学。”“(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得这病的人很多,现在已经很少了。但是村里3岁左右的小孩还是得有一半得病。”王善兰说,根据她多年经验,肛门以及生殖器长紫泡,多伴有发烧、上火、拉肚子等症状。

王善兰扎针多年已养成习惯,治疗用的绣花针一直放在随手可触的位置,用时火烤消毒。“这个病在医院看不好,他们到大医院诊断成啥病的都有,痔疮,龟头炎、泌尿系统感染、梅毒等。好多人去医院打吊瓶,一发作得赶快回来扎针。”在王善兰印象里,这个病在附近十几个村庄都有。离开这一片区域生活,病就自然好。她的孩子和孙子、孙女到城里上班后,再没有犯病。在记者要求下,王善兰写下了附近十几个出现过此病的村庄——— 刘家裕、岱密庵、唐家沟、河东、小胡滩、三岔、里沟、黄巢、长峪、于科、桃科、水帘峡、黄家庄。

[1] [2] 下一页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