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国的医疗服务与社会福利
澳华中文网 2010-10-19 12:24:15   关注人次[]

医疗与保险费昂贵

作家长的都有体验,让子女健康成长并不是件简单之事。养儿育女最怕的是孩子生病,可小孩子们又很爱生病。我女儿没满月时就得过气管炎,还好那时在国内,守着外婆和表姨两位儿科医生,又有公费医疗,为孩子治病还不算难。

但来到美国可就大不相同了,谁都知道美国的医疗费用贵得惊人,生场病伤身损寿不说,还可能会闹得倾家荡产。因此人们得买医疗保险,看病时才能不花或少花钱,但买医疗保险又是笔开销。一些福利待遇好的公司单位可为员工付医疗保险费,但许多单位仍需员工本人支付一部分费用,至于那些靠打工谋生者则通常没有医疗保险。

我刚来美国时当学生,没有工作单位给买保险,可没医疗保险学校又不许注册,因此自认为体壮不得病者也得掏钱买保险。单身学生医疗保险还算便宜,每年不到二百美元,可所包项目和偿付款额有限,只能管小病小灾的医疗费,因而有不少中国学生学者因生重病或出车祸花了巨额医疗费从而负债累累的例子。如要包括家属孩子的医疗保险费又贵了许多。女儿四岁时来美,我很担心她生病,打算为她买医疗保险,可一打听,多一个人保险费多一倍要近四百美元,如果保全家就得七八百了,这还是对中国学生学者的优惠价呢!可我们当时边打工边付巨额学费,这几百元保险费真不是好掏的。女儿虽重要,可那时她爸是全家经济支柱,又在干登高爬梯的建筑装修活儿,万一磕着碰着生病闹灾,全家生活费连我的学费都成问题。因此只好丢卒保车,舍了女儿顾丈夫,只为我们夫妻买了双人保险。

无病也得拜访医院

说实话,我们夫妇俩买了几年保险却并没有真正看过病,有点头疼脑热自己吃点药就过去了,我唯一去看过两次急诊,一次是吃刚出锅的栗子烫了满嘴水泡,再一回是开食品罐头割得手指血流不停(大概医院都觉得我是个常因吃生灾的馋虫)。买医疗保险对大人来说真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而对于小女儿,我们当家长的没为她买保险真是于心不忍。有一次女儿感冒发烧,因她没有医疗保险不敢去看医生,只能找点从中国带来的药给她吃,而且我们当父母的还得上工上学不能照顾她,留下年幼的孩子自己躺在家里真是牵肠挂肚。等我回家时,烧得满脸通红的小女儿见了我就哭起来,很令人心疼。在一个医疗先进的国家当贫困的家长,眼见自己的孩子生病受罪,却因怕花钱而不能及时治疗,内心的自责恐怕天下父母都可想而知。还好中国带来的药仍然能治美国感冒,女儿病好得挺快,我们也祈祷孩子不要再生病。

然而哪怕孩子不生病或病了不想看医生,仍难逃要与医院打交道。

女儿进了美国学校后,学校的护士就打电话来索要孩子的体检证明,虽然女儿来美前已花钱在国内做了全面体检并有带英文的健康证明,可美国学校并不认帐,非得有美国医院近期检查证明才行,否则孩子在被证实健康前不得入学。孩子可以不上医院,却总不能不上学吧!我只好为女儿预约去儿童医院体检,心里还直发毛要花多少钱?有朋友告诉说,低收入者可以去医院申请免费医疗,但我对这天上掉馅饼般的好事将信将疑。

免费医疗虽好亦烦

带女儿去儿童医院时一打听,果然人家给了张免费医疗申请书,按上面的资格说明,我们无疑属于符合标准的低收入类,顿时心花怒放。原来麻州是美国医疗福利最好的州之一,凡是家庭收入达不到一定标准的,不论是美国公民与否,大人孩子都可享受全部或部分免费医疗服务。当然自一九九五年美国再次掀起反移民浪潮并首先拿移民福利开刀之后,非美国公民的外国人(哪怕已有永久居留权即“绿卡”)已很难再享受这般好事了,但当年我们确因女儿借免费医疗福利之光而受益非浅。

不过,在美国申请一切都需一套繁杂手续,申请免费医疗则需附上家庭收入证明,如每次工资支票复印件或存根(因此你若把这些都丢了可就惨了),填写好申请表寄到医院的有关部门并需等待一定时期。然而数周后等来的不是批准通知,却是一张三百多美元的帐单--女儿的体检费。打电话去医院问,人说我们的收入超出标准--这不可能!原来他们把她爸爸每两周付次工资算成每周一次,使其收入正好多了一倍。经过与院方解释交涉,答应再给我们寄表来重填,一切得重新来过!

但可气的是,医院帐房再三打电话催款,原来收钱的与批准免费医疗的是两个部门,互不通气,不管如何解释对方只想要钱,并警告说再不交就要上告政府的信用部门,并让催债公司来讨钱。果然很快就接到催帐电话,而且三天两头持续不断轮番轰炸。

在美国,如果因赖帐搞坏了信誉,将来许多事都难办,例如办身分借贷款时,都会把你的陈年老帐抖落出来成为拒绝的借口。再说咱中国人也没有欠债的习惯,老让人撵着讨钱很不是滋味,真想咬牙还钱算了。但朋友们鼓励我们得坚持到底,有理不能让人,等医院批准免费了再说,不然已交的钱可不见得能退回来。总算等来了医院的批准,那三百多元帐单自动一笔勾消,催债电话亦从此消声匿迹。

求医看病乐多于痛

要说健康孩子做一次例行体检就得三百多美元,可真够贵的!不过医院也尽可能动用全部装备,为我女儿从头到脚仔细查了个遍。带孩子上医院本是每个家长都发怵的事,但美国医院的医生护士和蔼可亲,连还不太会说英语的小女儿都不觉紧张,甚至在抽血时都没哭,还好奇地两眼瞪着针管里冉冉涌出的鲜血。孩子在国内所作的体检也并非完全没用,尤其是打各种预防针的记录,美国医生都称赞作得很详细,但必须经她转手抄在美国医院的体检书上,学校的护士才认可。最令女儿高兴的是,临走时医生还送了她几张漂亮的不干胶贴画。

美国医院的环境布置给人予轻松雅静的感觉,并不象中国医院那样一片雪白,而是设计得象宾馆,墙上有艺术装饰品,侯诊室有书刊电视供人解闷,小儿科则少不了各种玩具。女儿就发现,儿童医院的一层楼有供小孩玩的滑梯转椅等游戏器材,有卖吃喝的快餐厅,还有琳琅满目的礼品商店。以后再去医院,女儿反而兴致勃勃,因为她马上联想到三件事:挣不干胶贴画,玩游乐场,逛礼品店。至于是否要打针吃药受苦受难,则全丢在了脑后。

儿童医院的免费医疗申请一次半年有效,而且无所不包,因此我们可以放大胆子带女儿去看病了。女儿平时并不爱生病,很少看医生,但每年一次体检不可少,因为学校护士每年需要更新过的当年体检书,而医院每年到期也会寄来例行体检通知。

女儿初次体检的结果没什么其他问题,但医生指出她的牙齿可得修理了,建议带她去看牙医。牙科是美国医疗中收费之最,而且许多医疗保险都不包括牙医,象我们大人当时买的保险若要包看牙就得再多交钱。幸亏女儿申请到全包的免费医疗,比自己买保险还好。

女儿的一口小牙在中国就坏得可以。当美国牙医见到女儿的牙齿,很是责怪我们家长没尽到责任,在详细了解女儿牙齿和饮食习惯后,年轻的女牙医说:“你们让她用奶瓶喝奶太久,而且奶类本来已很伤牙齿,为什么还要加糖?”中国孩子从小喝奶都加糖,国产的果汁饮料中含糖量也较高,孩子们又爱吃糖却不懂保养牙,所以有些孩子牙还没长齐已开始有蛀牙。 饮食习惯造成中国幼儿的蛀牙率比美国孩子高得多。我女儿从小养成睡觉前要叼着奶瓶喝奶的习惯,有时奶没喝完已入梦乡,一口经糖奶泡过的牙再捂一夜当然坏得快。直到四岁多来美国时把奶瓶丢在中国,女儿才戒了瓶,很快她也习惯了美国式的不加糖冷奶,但已经坏了的牙却要经医生修复了,还好这是乳牙将来仍有换过更新的机会。

女儿的牙齿修理工程进行了约两年,每个月都要去医院,补牙、拔牙、洗牙、镶牙套……这些活计大人都怕,孩子看牙就更受罪。每次孩子看牙时,医生不许家长在治疗室陪着,以免影响情绪,因为孩子们见了家长更爱撒娇。我女儿还算勇敢,但从诊室中出来时也常嘴里咬着纱布双眼泪汪汪,不过手里总握着些小玩意--小牙刷、丝线手镯、或不干胶贴画等。由于是医院的常客,女儿攒不干胶已经成套,每次治完牙,医生护士都把整个抽屉拉出来由她挑。而且回回看病任务完成后,女儿必须在医院里玩会滑梯转椅,还少不了去礼品店观光,看她比较痛苦时,我也会买点小礼品给她作奖励。有时去趟医院,玩耍逛店的时间比看病治牙的时间都长。这也是孩子从未惧怕去医院的原因。

小病大治过于认真

要是没有免费医疗,很难想象女儿看了这么久牙病要花多少钱!有一次半年免费医疗到期,在继续申请等待批准期间医院又寄来了帐单,女儿两次看牙费用就达两千多美元!女儿上医院使我们初次尝到了美国医疗服务的优越和社会福利的甜头,也诧异美国每年要为贫困者付出多少经费?

如果说女儿看牙是因病不得不看的话,带女儿检查眼睛可真有点“反正有免费医疗,不看白不看”的意思。但眼科医生说,无论大人小孩,眼睛视力健康与否,每年确实都应该检查一次,就象牙科和内科的例行检查,以便防病在先。检查结果女儿的眼睛并没大问题,只是右眼视力稍弱些,相当于1.0的水平,本来无甚关系,但美国医生过于认真,非让配眼镜矫正。眼镜可不是免费医疗可包干的,本想赖过去算了,可眼医助理却几次打电话来问配镜效果,并预约过几个月再带着眼镜来检查。

我们只好花了一百美元为女儿置了副眼镜,以应付医生检查,然而女儿平时很少戴,因为她视力并不算差。医院眼科还煞有介事地定期通知女儿去复查视力矫正情况,真是没事找事浪费人力资金,要不是有免费,谁肯花这钱去看无关紧要的毛病。我们在赞许美国医院服务责任心强态度好的同时,又有点觉得那些医生护士认真得过份,反给家长增加了负担,弄得我们有“占便宜占出麻烦了”的感觉。有时美国医生也真有点小病大治,比如说扭了脚腕就得上石膏架双拐,肌肉拉伤则光会开刀。曾有个华人孩子得了某种慢性病,美国医生也让开刀,家长想用中医药物保守疗法,但因美国并不认可中医中药的合法性,便认为该华裔家长有意忽视为孩子治疗,最后闹到公堂上去解决。

医生与社工的责任

美国的医生除了看病之外还担负有法律监督病人及家属的责任,如果我们不按医院指示给孩子配眼镜也会得落个“虐待儿童罪”,这可不是好玩的!中国的传统,家长们常把孩子当私有财产,要打要骂该说该管都由家长说了算,外人少管闲事。但在美国完全不是这样,家长无意中没照顾好孩子都会引出罪名。

我们曾有一位邻居丈夫在外地,自己带个小儿子过日子很不容易,一次她为儿子洗澡,打开水管调好水温让孩子坐在澡盆里,但当她走开一会时,水温忽然升高,把孩子的脚趾烫红了,其实还没到起泡烫伤的严重地步,但当妈的心疼儿子,连夜送孩子去医院看急诊。谁知这一看还看出麻烦了。医生询问了孩子如何被水烫的经过,便叫来了医院的社工,对母亲百般盘问,包括她丈夫为何在外地总不回来等等。她当时一头雾水,等到后来还接长不短被社工叫去审训,才明白人家把她当虐待儿童的嫌疑犯,原来夫妻分居的单身父母被认为最有虐待孩子的倾向。这位母亲其实比谁都心疼儿子,但由于一时疏忽造成孩子受伤的既成事实,被社工抓住不放,混身有嘴也解释不清,还得请我们做证人。

我这时才知道美国有一类叫“社会工作者”的人 ,来盘问我的室友的就是这号社工。起初我以为社工就如中国的街道委员会,专门管点鸡毛蒜皮家庭纠纷的事,后来才知许多医院、学校、社会服务性机构中都有此类职业,美国大学和研究生部都设有此专业,因此社工们可不是一般的街道老大妈,而全是经过培训有学历的专业人士。社工课程中都有心理学,因此社工们也相当于半个心理医生,在了解家庭纠纷时还对当事人进行心理咨询。社工们确实为拯救需要帮助的人们(如贫困饥饿者、受虐妇女儿童、老年人、无家可归者或精神病人)作了许多工作,各种社会活动也少不了他们的贡献。

不过社工们找起麻烦来也够你招架,一些不太了解美国规则的中国人惹上的麻烦比我的室友严重得多。例如纽约曾有一对中国留学生夫妇,妻子出差留下两个孩子让丈夫照料,当爸的难免笨手笨脚,在给未满周岁的幼子洗澡时,不小心孩子滑躺在澡盆中碰了头,那父亲象我的室友一样立即送孩子去医院,医生与社工发现孩子头上有乌青就怀疑被虐待,父亲解释只是因自己缺少育儿经验一时疏忽所致,但这理由却成为更严重的罪名,因为怎能把这么小的孩子交给没有育儿经验的人带呢?连那出差在外的母亲都被牵连。社工们认为这对夫妇缺乏照料孩子的责任心和经验,因此不光小儿子被留在医院,连已五六岁的长子也被带走,父母们必须经法院判决仍有资格当家长,才能领回孩子。可想而知那母亲回来见不到孩子多么悲伤,只好请中文媒体呼吁华人们帮忙。然而美国的法规铁面无私,也丝毫不考虑不同文化风俗习惯的差异,中国家长如不了解美国规则的话,往往会惹上麻烦,例如我们曾留生病的五岁女儿一人在家,若被警察或社工发现,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但别误会社工们都象凶神恶煞,其实他们的职业是以助人为主。例如我那室友的案件终于搞清,社工还很同情她和孩子,指点她为出生在美国的孩子申请到每月生活与食品补助以及长期的免费医疗卡,她庆兴因祸得福了。在美国这个移民国家中,社工们对新移民的帮助尤其多,因此社会工作者和医务人员一样,是一类非常受尊重的职业。

中美医院多有不同

在美国上医院看病,感到与在国内最不同的,是医院除了环境优雅,病人也很少,所以是真正清静的去处。不象中国许多医院的门诊部简直如庙会般人来人往、空气污浊、挂号看病取药都得排队,没病都烦出病来,有病更承受不起。

去美国医院看病除了急诊外都需事先预约,通常约定日期快则几天慢则数月。因此在约定时间内去医院看病不会让你等待,也减少了拥挤。由于病人少而有秩序,往往是一群医护人员围着一个病人转,服务周道也是必然的。在美国几年间,我们家大人孩子都去过医院,发现病人最多的还是女儿曾去的儿童医院小儿牙科,其次是内科,而眼科等部门的医生护士简直是闲得没事干。另外美国医院一般都为病人固定医生,因此女儿去内科综合检查或到牙科治疗总是看同一位医生,这样医生比较了解病人情况。也有些美国人爱找私人医生,而私人医生医术可能不错,小诊所的设备却没大医院好,因而需作全面检查时还得推荐到大医院。

另外一点与中国医院不同的是,在美国医院看门诊只看病不给药或开药量有限,而且医疗保险也不完全包括药费。例如女儿在儿童医院看病时,虽然享受到全部免费的待遇,甚至住院费都可全免,但门诊医生开了药方却得自己花钱到药店去买,有一次我为女儿配了一小管眼药膏就花了近十美元。也有些医院或门诊所自己有药房,如果有某种医疗保险的话,每次取药不管实际药价多少都交一定金额,如五或十美元,这已算很优惠了。而且美国医院药品管理制度很严,医生决不多开药,每次药量也就能用两三天刚够治好小病的,若病还没好就得再去医院。这一是避免浪费资金和药品,再者也怕吃不了的药留在病人手中引出麻烦,如让小孩误食就很危险。像抗菌素之类的药品,在药店里也是不允许开架出售的,必须凭医生处方到柜台请药剂师专配。

要论美国医生的医术,倒也不见得有多高明,他们不象中国医生靠的是诊治病人积累的丰富临床经验,而是靠用各种先进设备全面检查和认真负责的服务态度。当年给我女儿治牙的是个年轻的美国女牙医,中国人都认“姜是老的辣”,尤其对医疗这种需要充分经验的行业,谁都愿找位资深老医生。因此我挺怀疑那位似乎大学刚毕业的年轻医生的本事,但她很会与孩子交流,我女儿很喜欢她,因而也乐于去经受那痛苦的治疗,有几次女儿还画了画送给她的牙医。这位医生治牙倒很认真,为女儿补了许多颗牙,有的牙拔掉了还镶了铁丝圈来保持位置以便让新牙有空间长出。然而她对女儿门牙的处理却令我们很不满。五岁女儿的上门牙确实已经蛀坏也较难补,医生没与我们商量就把它们拔掉了,当时新牙尚不见影,有快两年女儿嘴里没把门的。而女儿的下门牙尚好,自己活动了却不掉,新牙又冒了头,牙医说让我们自己帮女儿把乳牙揪下来,谁都想象得出揪牙时孩子会杀猪般地叫唤,当家长的当然于心不忍,拖了两个月女儿长着双层下门牙,牙医还怪我们为何还没把旧牙弄掉,说这样会妨碍新牙生长。拔牙本是牙医的事,怎么能推给家长呢?该拔的不拔,不该拔的又过早拔除,真让人哭笑不得。后来有中国牙医指出女儿的上门牙没到新牙长出时应尽量保留,不该这么早拔掉,因为过久用没牙的牙床咀嚼会硬化牙龈,使新牙难以正常生长。果然女儿的上门牙长得很慢,而且两个牙不是同时生长造成不整齐,害得我们日后又得花大钱为她矫正。

充分利用医疗服务

当我们家长有了正式职业和固定收入之后,不再符合低收入标准,女儿以往能享受的免费医疗、免费学校午餐等都不再有份。这时我通过工作单位购买全家医疗保险,费用相当贵,虽然单位可付一多半,但每年个人还得付两千多美元,而且还不包牙科。美国有许多福利制其实很不合理,以一个低收入标准一刀切,对刚刚超过这个标准的许多工薪阶层来说,一下失去了许多免费福利,还得多花许多额外费用并向政府多交许多收入税,实际可花收入甚至有减无增。我们后来要为女儿矫正牙齿时就被告知,起码要花三至五千美元,但为了孩子这钱又不能不花,所以很怀念当年享受免费医疗的时光。有些美国人甚至新移民还真因为占便宜没够,宁可保持低收入以享用社会福利,有工也不去做,能多挣钱也不挣。所以美国的福利制真有点养懒人,许多人呼吁要进行改革也不足为怪,尤其是非美国公民的新移民,来美国后总享受人家的社会福利也是不太像话,难免引起美国人的反移民情绪。

而我们作为受过教育的专业人士,更是不甘心在美国当社会渣子,人总要往高处走,靠自己的能力去换取更好的生活条件才是正路。来到美国的中国人,应该以自己的行动为新移民争气,别为中华民族脸上抹黑,身为家长的也是为我们的下一代做出榜样。

当然在美国有些该占的便宜也不能放过,例如既然有了医疗保险,即使没病每年也应去做一次全面体检,别象我们夫妇当年那样白交几年保险费没去过医院。而且年度体检也是必要的,人到中年工作紧张的家长们应该注意身体,成长发育中的孩子更该及时得到专家监测。美国人提倡预防为主,自以为没病的人体检时也可能发现隐患,因此年度体检并不是占便宜,而是国家医疗水平达到一定程度时的常规制度,只不过许多来美不久的老中没摸准行情,不容易占的便宜想去占,该充分利用的福利与服务又没享受。现在我们全家每年都按时预约体检,尤其是孩子,即便家长不安排,学校的护士到时也会来催要当年体检单,如果想参加暑假夏令营等活动,没有当年体检合格书都不得加入。

先进国家的落后病

美国的卫生条件和环境比较好,因此许多在中国常见的传染病在这里很少发生。例如肝炎几乎成了亚裔的专利,往往是从亚洲国家来美不久的已感染的人才发病;气管炎哮喘等呼吸道疾病也较少,可能是因美国人注意环保,空气较清新的缘故,有的老年人从中国来美探亲,在国内咳嗽不止的在美国却从未犯过。当然流感等传染病也时而会肆孽,中国习以为常将其当小毛病,美国人却如临大敌。美国的多发病则是些所谓的“富贵病”,如心血管疾病、高血压中风、癌症等,通常人们认为这些病是因饮食中含脂肪胆固醇等太多,或暴饮暴食烟酒过度所致。然而目前得这些病较多的反而是美国的贫困阶级,因为受过教育和生活条件较好的人,都已开始注意健康饮食和锻炼身体,家长们从小引导孩子不要中“垃圾食品”之毒太深。家有幼儿的中国家长也得格外注意这点,以免孩子养成不良饮食习惯后难以纠正。我的女儿虽然也喜欢美式快餐,但她食量有限而且爱吃蔬菜水果,所以生长挺正常,也使我们省却许多为她健康担忧的麻烦。

女儿在学校很少因病请过假,但有一次几天病假没上学却是因为很奇特的毛病。

一天女儿去上课不久,学校的护士就打来电话让接她回家,我还以为她病了,护士说孩子并没有病,而是因为在她头发中发现头虱,需与其他学生隔离以免扩散。我到学校时女儿已坐在医务室,其他学生都象耗子见了猫般地躲着她走。女儿的头发间果然见若干虱虫出没,还有不少微小的白粒--虱卵(虮子),我看了混身都发痒。

回想当年在中国时戏称虱子为“革命虫”,长征先辈、贫下中农等光荣阶层有此标志还值得骄傲,我们当年下乡插队时见过此物,而在现代城市中已几乎灭绝。没想到在号称文明先进卫生的美国,在文化之都的大城市中,竟然发现这种东西,我们早已领教了美国的蟑螂老鼠横行,却不知还有人身上长的虱子。

因为这事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起先我很不好意思,怕别人以为我们中国人不讲卫生,见到女儿被其他学生疏远也觉得很难过。然而护士给了本介绍如何消灭头虱的印刷精致的宣传小册子,并耐心解释原因与解决方法,希望女儿在家呆几天等头虱灭净了再来上学。 原来头虱是美国很常见的问题,尤其易于在小孩子中传播,因此所有学校都有宣传防治手册供师生家长阅读。我原来怀疑是否因我家养了猫,由宠物传染给女儿这种玩意,听了护士解释和读了材料,才知人与动物身上的虱子有别,人身上的体虱头虱只可能是由人传染。此时我才想起前不久女儿去一个华人小朋友家睡过夜,第二天那孩子的母亲打电话来说发现她女儿头发中有头虱,因为几周前有个美国孩子来她家住过,据说这个刚减掉满头长发的女孩就是因为生了头虱,或许虱子或卵并未根除,便殃及其余。那位华人家长让我也为女儿检查一下,我当时查了女儿的脑袋并没发现什么,也就没太在意。读了有关材料才知,染上肉眼难辨的少数虱卵将有两三星期孵化期,果然数周后这些革命虫才在女儿头上滋生出来。

护士和老师说,长头虱在学校的孩子中并不少见,这东西传播很快有时会染及全校,因而不得不让我女儿在家隔离几天。至于灭虱则要用专门的洗发精,不然即便天天洗头洗澡也根除不了。凡是卖洗涤品的店里都有这类专用灭虱洗头液,可见美国头虱之流行程度。我买回来为女儿大洗特洗,并清洗了家中所有的枕套被单,房里喷了灭虱药。

两天后女儿头上见不到活虱子了就让她回校上课,谁知一会护士又来电话说,女儿头上还有虱卵没清干净,仍需继续隔离。我只好又接孩子回家。而头发中的活虱好除,粘在发丝上的虮子确实很难肃清,我几乎是用手指一颗颗揪下来,却仍难免有漏网之虮。我再次买了种更贵的洗头液,据说此类不光杀活虱,还能减弱虱卵在发丝上的粘接力以便易于清除。我每天数次为女儿洗头篦虮,这时格外怀念中国老太太用的竹木篦子,可惜美国买不到。几天后再送女儿上学,总算通过了护士的严格检查,不过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清白,护士还是揪出几颗漏网虱卵,但高抬贵手批准女儿复学了,因为不愿让孩子落课太多。说实在的,漏网之卵使女儿头上的灭虱战仍有反复,而我坚持每隔两天就用除虱洗发精为她洗头,坚持了一个多月才算消停。

这是女儿来美国上学后休的最长一次病假,足足一周。我们当家长的,也为孩子在这个所谓先进国家中竟染上这种落后环境中才有的毛病,而感到很窝囊,如果孩子在中国恐怕还不会沾染这玩意。不过吃一堑长一智,女儿的经历也使我们多了次见识,体会到任何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都不是十全十美。有些人只看到美国先进、辉煌、清洁的外表,却没体会到她还有落后、阴暗、肮脏的一面,在我们普通人的生活中,也常会遇到许多不愉快的事。女儿染虱的经历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她为此被隔离和同学们不敢接近她的印象,是否会使她幼小的心灵遭受刺激呢?我们做家长的可以帮孩子解决具体事件,但却不一定能预防长远的创伤或负面影响。

心理医疗不可忽视

无论在哪个国家生活,无病无灾总是好事,家长们更盼望孩子能健康成长,而这健康包括生理与心理两个方面。远离祖国到一个陌生国家的成年人,都会因文化环境的巨大改变而形成心理变态,何况思想不成熟的少年儿童呢!

有些来美已二三十年的华人说,他们的子女即便出生在美国,一直接受美式教育自以为是美国人,可又难避免家庭中式文化的影响,待到长大之后走上社会,在找工作交朋友时,仍因自己的黄皮肤和一些中国式的观念而遭歧视,多年信念被轰毁,自觉与中美两种文化人群都难完全相融,成为一族可怜的“边缘人”,因此引起精神疾病或个性怪异的并不少见,甚至有自杀等极端行为发生。

从小对孩子的物质需求与生理健康照料周道的家长们,也得注意孩子的心理医疗。 在生活工作节奏紧张的美国,我们家长常忙得顾不上与孩子多交谈,这会让孩子有被遗忘的感觉。有朋友告诫我们,一定要每天抽空与女儿交流,以免造成亲子隔阂,这十分有道理。我已经觉得女儿虽然才十一岁,但有时相当独立,不太与我们商量就做决定,在美国长大的孩子独立性强有好的一面,但是否也因为她感到我们对她关心帮助不够而不得不自做主张呢?我们家长并非心理医生,但也得学点心理教学法才能引导好孩子。

美国有很好的心理医疗体系,男女老少都可找心理医生问诊。与中国人认为只有神经病患者才看心理医生观念不同的是,美国人只要有心里想不开的事就去找心理医生聊天,这也是由于美国社会生活工作紧张高压,如果人们不及时排忧解烦,恐怕精神病真会更多。不过许多医疗保险并不包括心理治疗,然而一般的大中小学以至托儿所,都有心理辅导员或特殊教育老师,专门负责教导有心理障碍或身心残疾造成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服务当然是免费的。少数族裔学生较多的学校,还配有了解该族裔文化语言的双语辅导教师。如果家长发现孩子有异常行为或思想,应该主动与学校联系,要求得到专职老师的特殊辅导和心理咨询,而不要为了面子而帮孩子违疾忌医,这反而耽误了孩子。

一九九五年五月底,在著名的美国哈佛大学学生宿舍发生了一起惨案,一名十九岁的越南裔女大学生被她的埃赛俄比亚裔室友刺杀数十刀而身亡,杀人凶手也悬梁自尽。

据说这名非洲女生性格怪异难以相处,因此别人都不愿与她同住一屋,而具有亚洲人温良性格的越裔女孩何芳庄便成了她的室友,但何也终于忍受不了想换房间,就在何搬家之前发生了这起凶杀悲剧。作为外国学生和少数族裔的那名非洲女生,肯定是受不了被歧视的境地而产生变态,美国人的白眼还能忍,但却不能容忍同为少数族裔的何芳庄冷落她的行为。其实何并无轻视室友的意思,只不过性格合不来住在一起觉得别扭。在一个号称民主自由尊重人权的国家里,天真的女孩子哪能想到,自己竟连调换宿舍的自由与权力都没有呢?

事件发生后成了轰动一时的新闻,许多美国法律教育界人士在分析原因时,认为是名牌大学的学习压力造成学生的心理负担过重。然而一些从外国来美国的移民专业人士则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些有许多国际学生就读的美国大学,只重视学生的学业,忽视他们的心理教育,尤其对远离祖国的外国学生和在不同文化环境中生长的移民学生来说,学业竞争的起点本来就不公平,心中的郁闷无处排解,学校对他们文化背景的差异也了解甚少,为悲剧埋下导火索。

无辜被害的何芳庄幼年随家人作为难民从越南来到美国,她的父母把女儿养大成人并进入世界最著名的大学是多么不易,一个孝敬父母品学兼优的年轻姑娘就这样丧失了生命!当年带着儿女逃脱战火投奔自由富裕之邦的何氏家长,恐怕作梦也不会想到会有如此结果。

向往美国并想在这里为后代创建梦想乐园的家长们,首先得先权衡一下自己的神经是否强健以承受环境转变的巨大冲击,再考虑有否能力为孩子创造身心健康成长的条件,最后才能规划子女的前程。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