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什么权利伤害我?
澳华中文网 2010-10-19 12:27:11   关注人次[]

8月27日下午4点,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郭强手拿着一张字条,站在sheppard 4002楼103室钟耀荣医师诊所内,字条上用中英文写着:“有人说不喜欢我这个病人,我被伤害了,需要道歉!(Someone said: Don’t like me ,I am hurt, I need apologize )”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呢?

8月27日中午,星星生活记者接到读者郭强的投诉电话,据郭强反映:钟耀荣医生是他的家庭医生,上周他按常规进行了身体检查,并约好上午9点30分到医生诊所听结果。“上午我和太太带着孩子到诊所的时候迟到了,大概是10点30分才到的,当时想只是来听个结果,以为不用等太久,我们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孩子因为肚子饿开始吵了,我没带孩子吃的东西过来。我太太非常有礼貌地过去问服务台,大概还要等多久,当时我太太是看她忙完才问的,服务台内那位助理说“不知道”。我听她的态度不好,而且说不知道,就过去:你能不能帮我查查,我要等多少人才轮到我,因为我想回家拿吃的东西喂小孩,这位助理听我这么说,很冷淡地回答,你带孩子回去把。我当时看她这个态度,就说她你这个态度怎么能这样,然后她不理我,横了我一眼,不理我,我说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投诉,你叫什么名字?她听我这么说,居然冷冷地说:我的名字是不会告诉我不喜欢的人的。天,我完全没想到,这句话竟会出自她的口,这不但只是对我歧视,而且是对我侮辱。”

 

据郭强介绍:从医务所回家后,他试图与政府的投诉部门联络,但打不通电话,所以就直接找星星生活报。

 

记者在接到郭强读者的投诉电话后,随即与钟耀荣医生诊所联络,接电话是一操粤语的助理,记者用粤语报了身份,助理随即将电话转给钟耀荣医生,钟医生听完记者的陈述后表示:这本来是件很小的事情,不存在歧视,只是因为工作忙,表达不清楚所造成的,何必要做得那么大呢?记者就此询问:作为接待病人的助理,不回答病人的问题,甚至说不喜欢病人,这只是小问题吗?可以用“工作忙”来搪塞?钟医生说:“或许她真的是不对,不过是沟通上的问题,不是什么大问题。”

 

当记者转达郭强的意见,即下午郭强将会到医务所去要求该名助理道歉,钟医生不置可否。

如此,就发生了前面所说的郭强手拿字条站在钟耀荣医生诊所要求道歉的事件。

 

星星生活记者下午四点赶到sheppard 4002楼103室钟耀荣医师诊所,此时郭强与另一名叫方立的移民都在场,郭强手拿着要求道歉的标语牌走进钟医生诊所,一位西人助理简单向郭强了解了情况后,随即邀请郭强和方立以及记者走进诊所内间诊病室等候钟医生。

 

在等候钟医生的过程中,方立向星星记者投诉:“我今天听到郭强这件事,特意赶过来声援的。两个多月前,我带女儿来这里看病,当时约了6月21日下午3点半,我是准时到达的,从三点半等到五点半,足足等了两个小时,眼看比我早来的人看完了,比我晚来的人也看完了,但还是没轮到我,然后我就问服务台小姐,结果那个助理很不高兴地说:今天人多,你想快,叫医生看快点好了。我听她这么说,就质问她:为什么比我晚来的人都看完了,还没轮到我呢?我说这样不公平,这位助理见我这么问,很不耐烦地对我说,你到旁边去等候,他们肯定是比你早来的,只是中间出去了。其实我知道她是在骗我,因为那些人什么时候来报到的,我是知道的,结果那天我憋了一肚子气就走了。”

 

方先生刚将他的投诉讲完,钟耀荣医生就进来诊室,因为钟医生操粤语,而郭强以及方立操国语,郭强委托记者用粤语翻译,以下是现场的基本对话记录整理:

 

郭强:上午发生的这件事情,我深深感到被伤害了,因此我要求那位女士向我道歉!

钟医生:这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当时很忙,很多病人,忙不过来……

记者:钟医生,请问你们有没有一个工作规范,或者是指引,作为服务人员,当病人向她询问还有几个人轮到他,这个问题再忙也不难答吧?她可以用“不知道”来应付病人?

郭强:我深感到那句话伤害了我(指那句“我的名字是不会告诉我不喜欢的人的”),这个与忙没有关系。

钟医生:我没有听到她这么说,如果她真是这么说,我代她向你道歉好了?

郭强:不行,你不能代表她。钟医生服务我一直很满意,我没有意见。关键是那位女士,我要求她道歉。

钟医生:现在她不在了,你们在我这里搞不好吧?这是私人的BUSINESS。

郭强:我没有什么不对的。我是在这里被伤害的,就在这里等待她来道歉,如果她今天不来,我就在这里坐一下午。

钟医生:我可以代她道歉,但你们不能在我这里乱搞。

郭:我要求她道歉是正当的,那位女士(在工作时)说不喜欢我,这是对我的侮辱。

钟医生:我会和她讲讲。

记者:请问钟医生,这个诊所是不是你自己的企业?

钟医生:是的。

记者:你的员工有不对的地方,作为管理者,你有没有责任呢?

钟医生:当然有。

记者:事情发生时你知道不知道?

钟医生:我只听见外面很吵。

记者:你事后有没有向员工询问?

钟医生:没有,我今天很忙,很多病人。

郭:如果你不让她出来道歉,我会坐在这里。

方立:我本人很同情这位先生的处境,让这位小姐出来谈谈她的态度很应该,她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郭强:她的话不但伤害了我的自尊心,而且也不符合中国人的礼貌,更不符合加拿大的国情。她说她不喜欢我,这是没有职业道德问题。

钟医生:她不应该说这句话,我让她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郭强:不行。我是在这里受到侮辱的,我就要在这里听她道歉,因为我内心受到了伤害。

钟医生:她下班了,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郭强:这个不是为难。

钟医生:你这已事实上是在为难我。

记者:当值的助理叫什么名字?

钟医生:恕不能告诉。

郭强:如果不道歉,我会投诉到健康部,这是我的权利。

记者:那位助理几点下班?

钟医生:一点就放工(下班)了。她这样讲有些过份,这样很简单,如果是不对,等下星期一再说,好不好?

郭:如果她今天不来,那我就在这里坐。

记者:发生这样的事情,作为负责人,你为什么不询问呢?你说你也听到争吵了。

钟医生:太多病人了,我没有时间。其实我是好心,是想帮多点人,看见很多新移民找不到家庭医生,我就多收些。但估(想)不到发生这样的事情,早知道我早点关门,不收新病人了。

记者:钟医生是这样认为吗?他们不是对等候有意见,不是对钟医生有意见,是个别人员的素质和观念问题。

方立:是啊,我等了那么久,整整二个多小时,我没有意见,关键是那位小姐的态度。记得那天等看病,我发现她对洋人的态度就很好,脸露微笑,但是我们一问她,她就很冷淡。我还问她,为什么这位洋人在我后面来还先看了,她很大声说:人家比你早来的。

钟医生:既然有两个人投诉她态度不好,那她一定是有问题,我只能说,我可以联络她,但是不能保证找到她。

(4点26分钟医生到另个房间去打电话,4点29分钟医生再回来)

钟医生:我没办法找到她。

郭强:那我在这里等。

钟医生:你这么做是搞到我的OFFICE。

郭强:我受到伤害了。如果是你医生受到伤害,你会怎么办?

记者:请问钟医生,这件事情是不是你找不到她就可以了(结)了?根据行业指引,你是不是应该负相当之责任?

钟医生:不会了(结)。当然,我当然有责任。

记者:如果找不到她,是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钟医生:我有什么办法?最多是今晚继续找她,看她怎么样。我能有什么办法?你教我好了。

记者:错了,不是我教你,是你对他(郭强)作出回应。

钟医生:这里是我的OFFICE,我说很对不起,希望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郭强:你怎么保证?能保证以后永远不发生吗?

钟医生;我怎么能保证永远?

郭强:你不能保证,就叫那个女士来向我道歉。

钟医生:最早也要明天(8月28日),你可不可以明天来?

郭强:明天她会向我道歉吗?你保证?

钟医生:我想办法找到她。应该会,向你SAY SORRY!

郭强:不是“SORRY!”,是 “APOLOGIZE!”。

钟医生:这个……

郭强:你是否向把我敷衍走?

钟医生:当然不是。你明天下午2点过来。

郭强:我明天下午2点回来,你要保证她向我道歉。

钟医生:明天下午我会来。

郭强:那我今天就坐在这里。

钟医生:明天早上9点半过来,好不好?

郭强:好,我就明天早上9点半过来,她必须向我检讨。

……

郭强与钟耀荣医生诊所交涉的最后结果是:8月28日上午9时30分,郭强将到sheppard 4002楼103室钟耀荣医师诊所等待该诊所的某助理向他道歉,究竟情况如何?钟耀荣医生诊所的员工是否具有诚意向郭强先生表示道歉,明天才知道。


在走出钟耀荣医生诊所时,郭强与方立均向星星生活记者表示:我们之所以在乎这个道歉,是因为觉得,同是中国人,我们不能被随意伤害,我们的尊严不能被随意侵犯。(木然)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