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和加拿大不得不说的事
澳华中文网 2010-10-19 12:27:22   关注人次[]

昨天在土狼屯亲自体会了一把加拿大引以为豪的医疗保健.

某人感觉心脏不适,心跳过快,于是送University上的史瓦茨Emergency center。等俺泊完车,是下午3:00PM。入口处让戴口罩、用药水对手消毒,估计是去年闹SARS整出来的后遗症。进去时看到朋友已经在作Register了。还好,里面人不多,病人加“家属”不超过20人,肯定快,暗自窃喜中。

1小时后,轮到俺朋友,将刚才Nures问过的问题,诸如症状、有无药物过敏史、家庭住址blah blah的一个不漏地再问一遍,然后让俺们接着等。在那里又枯坐1个多小时后,Nures过来抽血,期间一位患病的印度MM的家属冲到nurse那里大吵了一番,大意是‘俺和俺美丽的MM在这里已经等了N个hours了,是不是因为我们奥运会没拿金牌你们把我们忘了,还是我们长的不够白你们看着不爽不愿意touch我们美丽的skin... ...’(印度英语不是俺的强项,俺比较熟悉牛'筋'口音的E文,如有翻译错误请多原谅,嘿嘿)

折腾了半天也有点饿,更主要的是带着口罩呼吸很困难(佩服当年闹SARS时带口罩坐飞机的牛人们),于是出去走了一圈,买点水和冰激凌。

回来接着坐。6点多钟,印度MM大无畏地谴责加拿大白人虚伪的‘多元文化’的正义行动终于得到了回报,给叫到里面治疗。真心祝福她一路好走,呵呵。

8点钟,在看CBC重播的我神勇无敌的女排战胜俄罗斯重攀顶峰3遍以后,朋友终于也被送进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女排的金牌的作用。而俺也实在抵抗不了肚子的诱惑,偷偷跑出去吃东西了。还好离China town不远,在baldwin st(宝云街?)41号华生海鲜饭馆腐败了一把(特地留下地址,因为水平不错价钱也还好,店主居然还有和前任Mayor的合影,不知道是不是闹SARS时拍的,呵呵)。

带着打包好的食品返回,其时是9:00pm。正当朋友和(此处读Han4)其Wife吃了2口时,我们魂盈梦牵痴心苦等6个小时的[到科特]终于出现了。

看着朋友的心电图,doctor说:你这的症状,应该是由于病毒引起的心率失常(忘了,俺虽然熟悉牛'筋'口音,可对医疗术语比较的不精通,大家看个大概就结了)你的心电图嘛,比较糟糕的说,我需要让另一个心脏病专家来看看你。

当时俺的眼泪就快下来的:‘还是资本主义好啊,你瞧这医生多敬业’。

接着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里面没有电视机,让俺看不到女排的拼搏精神来鼓舞俺的斗志的关系,俺又等了1个多小时就不耐烦了:俺们那疙瘩的医院次,所以有了什么大病都把人用helicopter往汉密尔顿的大城市送,难道这土狼屯也像咱们那农村,这心脏病专家莫非正take helicopter往这疙瘩赶泥?

要不,是他们看咱黑眼睛黄皮肤不爽,觉得咱是东亚病夫?不成,俺们中国现在都金牌第二了,哪能受加拿大这个才拿了2块金牌的‘北美病夫’的气!俺这就找他们评理去!

说干就干,找到了nurse,问她是怎么回事。Nurse说:我咋知道医生的事情,人家不像你总闲坐着,现在是很忙地。俺说俺在这都‘闲’了7~8个小时了,按照加拿大最低收入7.5刀的标准,你也欠我60刀了!钱我就不要了,请哥几个宵夜吧。

Nurse气呼呼的走了,估计多半在肚子里痛骂'you chinese',唉,对不起大伙,俺又给咱们中国人丢脸了。

5分钟内,心脏病专家终于接见我们了:你的心电图是比较糟糕,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是病毒引起的而不是器质性的问题,所以你是不会死的!你最好留下来观察一下,如果你回去,周一一定要找Family doctor复查一下。

我F*ck,你早说啊!我们立马卷铺盖走人。送他们回家,然后回到俺们乡下,凌晨1:50 am

后记:

急症室昨天下午一共受治3位骑自行车摔断手的体育爱好者(衣服、头盔还有鞋子都是专业打扮,不像我等靠自行车代步的行头)全都是先给个冰袋敷着等着作X光看医生。最长的1个人,等了至少5个小时。我看他疼的脸都歪了。

还有一位老太太,进来说她要晕倒了。Nurse给她量了血压心跳后,说她这样的指标离昏倒还远着,让她回去,她就是不干。俺走的时候,她还在那里等呢。感觉像她很enjoy急症室的人气。嘿嘿。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