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移民:“医生啊,请您把门开开”
澳华中文网 2010-10-19 12:28:06   关注人次[]

在封建社会,一个平民百姓要想见到“皇上” 真是难上加难。如今在多伦多,一个病人想去看专科医生,也同样要费尽周折,苦不堪言。

3月9日下午我太太去看专科门诊,没想到她先搭公车又转地铁再换公车,路上耽误了十分钟,赶到诊所时那儿已关门了。

当时才3点55分,她相信医生还在,于是扣门,希望能让她进去,可门内没有任何回应。

我太太十分焦急,因为四个月前在家庭医生那儿检查到她的妇科有问题,家庭医生建意她再到专科医生这里确诊,于是约了这位“著名的专科医生”,三周前做了查,今天是请假专程来看结果的,谁知连门都不能进。

她想,已经等了四个月,这次又好不容易来了,无论如何也要请医生告诉一下结果,于是按门上的提示给诊所拨了电话,果然,有人(可能是护士)接了电话。她说医生有一个会议已经走了,要想知道结果须另约时间,最早可安派在3月29日。

我太太一听急了:“我是专门请了假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就在你们门外,请开开门,随便那位护士告诉我一下上次给我做的检查结果如何就行,不耽误你们多少时间,为什么还要我再等20天?”

护士回答说不行,最早也要等到下周一。我太太央求她能不能再安派的早一点,毕竟今天才星期二嘛。护士说检验报告已送给家庭医生,我太太可以去那里看结果,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我太太委屈地在门外流泪,都说加拿大医疗制度好,没想到在这里看病这么不容易。我们来加国四年了,前一个家庭医生说什么也不介绍她去查妇科,尽管她多次反映自己感觉不舒服。今年换了家庭医生,允许看专科了,没想到又遇到这种麻烦。

平静了一回儿,我太太再次拨了诊所的电话,还是那护士接的。我太太解释说没带家庭医生的电话号码,请护士查一下告诉她,她马上就去家庭医生那里。护士则要我太太再等五分钟,她现在把检查报告给家庭医生传真过去。我太太听罢火气上升:“你刚才还说检查报告已给了家庭医生,怎么又说正要送去,这不是在耍弄我吗?” 里面“卡察” 一声又挂了电话。

我太太实在气极了,眼泪唰唰地往下流,缓步走到一旁不知如何是好。你说奇怪不奇怪,又过一会儿,大约5:15 左右,诊所的门开了,走出来的正那位“著名的专科医生” ,原来他一直在里面,跟本没有去参加什么会 。

他大概没有料到我太太还没有离开。我太太很不客气地对他说:“你们做医生的 还负不负责任?还讲不讲‘人道主义’ ?为了今天的结果我等了四个月,那么老远地赶来,仅迟到了十分钟你们就关门不让我进去,还要把我推到家庭医生那里去,告诉我检查结果就这么难吗?”

也许是怕我太太说话声音太高,让走廊上其他的人听见,那医生急忙道歉不迭, 答应立即告诉结果,并把我太太劝进了诊所。

那份检查报告还搁在他的桌子上呢,不消几分钟,医生便履行了他的职责,通报了上次检查的结果,我太太千恩万谢地回了家。

听太太讲述了她当时的遭遇,我心里十分不平静。医生啊,人们心目中多么神圣的名称, 可套用在那位“著名的专科先生”那里却大大地失去了它应有的光彩。我宁愿不相信那是真的,希望那一切都不曾发生,因为它太不合正常人做事的逻辑,更不符和一个医生所特有的职业道德。一位病人,医生约好的客人,风尘仆仆地上门求见,就因为迟了十分钟,就被耍尽花招地拒之门外,任凭她如何敲门怎样哀求都不得而入,这的确有些离谱。

不错,医生的时间是宝贵的,分秒必争的,要不怎么会要求人们提前预约并苛守时间呢。可是,我们都知道,有多少医生是严守了自己的约定而没有让病人等上一阵子的?我太太上次去那儿做检查就等了三十多分钟,她没有抱怨什么,更没有听到医生的一句道歉话。医生的时间如金子般宝贵,病人的时间和尊严呢?

医生负有特殊的道义和责任,病人无不对医生抱有“医到病除” 或“妙手回春” 的企盼,医生的每一句话都会给病人莫大的安慰。现在我们看病有多难,一旦有了情况好象没有个仨月半年的就不会有结果,做医生的应该清楚一位病人想知道病情的急切心态,将病人关在门外而且撒谎究竟为哪桩呢?打开门解释一句又有何难?这对医生来说是举手之劳,而给病人带来的却是温暖的希望。

现在一些医生跟本不把病人的疾苦放在心上,他们不会在乎病人多跑几趟或少跑几趟,本来跑一趟可以给病人解决的,他非要下次不可。岂不知,这样拖来拖去,小病拖大了,大病拖坏了,人们的心也拖凉了。说开去,目前这种家庭医生+专科医生+医院+药店+保险公司所组成的加国医疗体系,貌似结构完整,分工负责,面面俱到,实际上却是一个壁垒森严,各行其事,效率低下,消费极高,漏洞百出的怪圈。大家已经对这个“低效高耗”的制度失去了耐心和信心, 怨声载道却又无可奈何。这个制度不改革不仅极大地侵犯了广大纳税人的切身利益并将最终有损于加拿大国家的整体形象。

谁没有头痛脑热,谁担保不患长病短疾?漫长的予约等待以及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之间的推委,个别医生医术的不高及医德的欠缺,还有昂贵的药费等等,这一切都在困扰着病者,就此我们不由地从心里发出呼喊:“医生啊,尊敬的‘天使’,负起你们的责任吧,让加国医院的大门,随时向病人敞开?” (红蚂蚁)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