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披露狱中生活 自称不是烈士也不是冤案
澳华中文网 2011-08-09 10:21:05   关注人次[]

因“醉驾”被判拘役六个月的导演高晓松,目前透过手写回复的方式,接受了某周刊的书面采访,首次披露了自己在狱中的情况。他坦言:“我既不是冤案,更不是烈士,以至犯的罪都是低智商低技术的笨罪。”表示最遗憾两件事情一是错过了女儿的成长,二是没能参加《大武生》首映。

高晓松(资料图)
高晓松(资料图)

    金羊网-新快报8月9日报道 因“醉驾”被判拘役六个月的导演高晓松,目前透过手写回复的方式,接受了某周刊的书面采访,首次披露了自己在狱中的生活和学习情况。他坦言:“我既不是冤案,更不是烈士,以至犯的罪都是低智商低技术的笨罪。”更表示自己最遗憾的两件事情一是错过了女儿半年的成长,二是没能参加《大武生》的首映,亲眼看到观众看电影的表情。

    狱中生活读书翻译写诗写剧本

    在“醉驾”行为被证明之后,高晓松没有辩解,没有推诿,老诚实实认罪,恭恭敬敬道歉,之后便开始了自己长达六个月的狱中生活。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工夫里,高晓松到底是怎么度过的呢?继前段工夫他亲笔所写的电影主题曲曝光之后,昨日又有更多的细节被披露。

    据了解,高晓松入狱之后首先是开始看《大英百科全书》。因为在此之前,高晓松一直有把《大英百科全书》看完的想法,只是长期为琐事奔波,本以为这个愿望要到60岁退休才能完成。“没想到看管所的小小阅览室里竟有没开封的一整套,我现在才看到B字头。记笔记已用光了一根笔芯,因为监狱里只答应用笔芯。”

    除此之外,高晓松还在好友冯唐的建议下,着手翻译加西亚·马尔克斯的《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他起名为《昔年种柳》。而诗集《纪传体》的创作也正式启动,同时他也开始修改另一个剧本。对于这个新的电影剧本,高晓松表示本来是准备今年夏天开拍的,现在泡汤了,但如此一来反而可以踏踏实实改几稿。

    今年9月9日,处女电影作《大武生》就将在全国上映,这一天也离今年的中秋节不远,只可惜阖家团圆的日子,高晓松仍将在狱中度过。

    两大遗憾没见到女儿成长,不能参加首映

    

    说到自己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大武生》,高晓松显得很感慨。他表示自己先后被“逼”修改31稿剧本,最后的剧本感动了每个主创,演员们都愿意降价出演。而在“醉驾”事件发生前,《大武生》后期已完成,但最大的问题是导演将缺席整个影片的宣传。“我5月9日那天回国就是准备开始宣传,结果下飞机当天就住进了监狱。幸好入行二十年来我交得一干好朋友,大家平时相忘于江湖,关键时辰自告奋勇,帮我在各个工作领域救急善后的颇有几个。”说到这些义气的好友,高晓松显得特别感激。

    除了遗憾自己没方法看到《大武生》的首映,没方法看到观众欣赏这部电影时脸上的表情外,高晓松也坦言自己另外一大遗憾是没能看到女儿从三岁半到四岁的成长。“那是每一个父亲万金不换的幸福。”他说。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