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孩曹禅:在迁徙中一路走到斯坦福(图)
澳华中文网 2011-08-09   关注人次[]

中国女孩曹禅:在迁徙中一路走到斯坦福中国女孩曹禅:在迁徙中一路走到斯坦福

  曹禅带着她执导的音乐剧《光阴当铺》回到了中国,这个4年前因从国内中学考入斯坦福大学而备受关注的女孩,再一次引起了媒体的注意。

  曹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虽然斯坦福大学课业繁重,却是“最快乐的大学”。今年6月,应韩国大邱国际音乐剧节邀请,曹禅带着自编自导的音乐剧《光阴当铺》到韩国演出。

  在迁徙中长大的童年

  曹禅出生在新疆一个偏远牧场里。由于父母的工作经常变动,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曹禅随父母辗转于北京、青岛、广州、香港、加拿大多伦多等地。她上过各种类型的学校:有国内的学校,也有国外的学校;有普通学校,也有国际学校。由于见识了不同的地域文化,曹禅经常用不同的观点和角度去思考同一个问题,“因为见得多了,对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对人性的理解,都有不一样的角度。”这些最后都表现在她的音乐剧创作中。

  在迁徙中长大的曹禅,没有特别明白的“家乡”概念。“刚在一个地方待了不久,交了些朋友,很快又走了。”曹禅觉得这种迁徙对自己的影响是:“小时分没有很多的玩伴,周围都是父母的朋友。他们聊天,我在一旁听着,所以可能比同龄人显得更成熟一些。”

  在年轻的曹禅看来,这些都是财富:“见到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和不一样的人打交道是特别重要的过程”。在2005年世界艾滋病日的展览上,她曾担任北京展区的义务讲解翻译员,接待联合国官员。节假日,她在北京、河北廊坊地区的孤儿院和民工子弟学校当义工,教孩子们英语,并能够很快地融入那个群体。

  让曹禅感到幸运的是,在她的成长中,父母一直都没有给她太大的压力。“母亲希望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是被爱好驱赶的人,把感爱好的事情和工作融合起来,我就觉得很快乐。”在她看来,父母最智慧的地方就是没有约束她。父母与曹禅是特别好的朋友,他们会一起谈论诗歌和剧本。“父母给了我自由,我反过来却更懂得保护自己和爱家里的人。”

  中国女孩不只是中国功夫的代言人

  2007年,从北京世青中学毕业的曹禅,收到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西北大学、纽约大学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等多家名校的入学邀请。她最终选择了斯坦福大学,理由很简朴:斯坦福在思想上和创新上都特别突出,与其他常春藤高校相比,斯坦福也更开放。

  进入斯坦福学习的曹禅如鱼得水,很快就融入了这所大学。与美国人眼中的亚洲学生不一样,曹禅特别活跃,斯坦福的社团中到处都有这个中国小丫头的身影:2008年担任《校园文学》娱乐与文化专栏作者,2007~2008年成为《斯坦福日报》特约评论员,2009~2010年成为《斯坦福期刊》东亚事务编辑,2010~2011年任斯坦福亚裔美国人作家协会“Oceanic Tongues”主席……

  在美国生活的工夫长了,曹禅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很多有天赋的华裔,想在美国的文化界里面站出来,拿回一些话语权,重建西方对中国人的印象,但他们大部分人没有机会。

  学习英国文学专业的曹禅开始尝试英文剧本创作。2009年4月,她自编自导了多幕话剧《忘记提伯仑》,公演后引起巨大反响。2011年,出于对反恐战争的反思,曹禅又创作了摇滚音乐剧《亚伯拉罕和友谊之火》。

  曹禅的无心插柳之举有了意想不到的回报。

  美国有一份杂志叫Mochi。在这份杂志的编者看来,美国公众对于亚裔美国人的认识仍旧不全面、不客观,比如对于华裔美国人的印象仍旧是会“中国功夫”,对韩裔美国人的印象就是会“跆拳道”。该杂志希望通过最简朴的话题的搜集,展示年轻的亚裔美国女孩的风采,促进美国人对亚裔美国人的认识。

  在该杂志举办的“美国最有影响力大学生”评比中,曹禅当选。时至今日,她自己也不太明白当选的原因。但是这个中国女孩明白地明白,自己还要连续去做该做的事情。

  有朋友把曹禅形容为《水浒》中的人物,路见不平就肯定要拔刀相助。在创作《亚伯拉罕和友谊之火》的基础上,她决定以自己最喜爱的创作为武器,帮生活在美国的亚裔人说话。音乐剧《光阴当铺》就这样诞生了。它看起来是在描述反恐和战争,讲述的却是“9·11事件”的后遗症,实际上,曹禅在故事中融入了华裔家庭的悲惨故事,最终说明美国人应当检讨当年对华人的所作所为。曹禅表示,通过这样一部音乐剧,她想让美国人了解世界,让他们看到世界上还有很多弱势群体,他们日常恐惊的是什么。

  让亚裔在百老汇有话语权

  对于22岁的曹禅来说,要把握这样一部头绪繁多的音乐剧,也面临着很多困难,“对我来说,最难的就是自己得有耐心,线索太多了,要一条条梳理明白,编在一起。”

  让她感动的是,同学们在演出过程中,经常会进入角色而无法自控,在台上痛哭流涕。

  戏剧的真实源于生活,作为一个没有参加过反恐战争的人,曹禅只能尽全力去调查。不仅是反恐方面的,还有华裔在海外的经历。不断认识新的人,采集他们的故事,这些都变成曹禅人生经历的积累。

  她认为,最重要的是能够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学长、学姐参与演出,“我没有邀请专业的演员参与演出,而是完全选择了大学生,因为战场上的兵士就是这个年龄,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感情更相似。这部音乐剧也给了他们一次机会,让他们看看美国之外的样子。一路演过来,这些美国大学生对亚洲和中国的看法也在不断转变,有好几个人已经立志要学中文了。”

  实际上,从第一次排练开始,剧本就不断修改,经常是演员们刚刚把台词背下来,第二天台词就变了,他们又要重新背。“我们第一个版本演出时,故事中的母亲和上了战场的儿子在生死边缘还见了一次面,但是现在,我们把工夫定住了,让儿子自己去选择是否去救这个阿富汗的孩子。”

  大学生表演的音乐剧,不可能是动辄投入数百万元的大制作。在曹禅的脑海中,每首歌都有它原本的样子。如果按照这个模式走下来,整个音乐剧大约需要20把小提琴、一把大提琴,还要有军鼓,但是作为在校大学生创作的音乐剧,这些几乎不可能做到。曹禅就用一把吉他、一架钢琴谱出了这部音乐剧的音乐之魂:其中既有美国风行的摇滚音乐,又有中国侗族的民谣长调,还融合了北美土著的音乐元素。

  每场演出都很成功。曹禅说:“对于22岁的我来说,这部剧不完美,有些是工夫和资源的问题,我不可能找爱乐乐团来帮我演奏。” 她的最终理想是让《光阴当铺》打入纽约百老汇,打入亚裔没有话语权的地带。记者 陶涛

>>栏目内容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