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生儿子:缝针用的居然是订书钉
澳华中文网 2010-10-26 14:20:55   关注人次[]

我女儿在中国生,儿子在美国生,两相对比,觉得文化反差无处不在。儿子生下来后,夫人缝针,用的居然是订书钉,不是国内那种羊肠线。
一出产房,文化冲突又跟着走进产后休养的病房。

首先是吃。


医院送的午餐和平常吃的美国餐没有什么不同,色拉、火鸡肉、土豆泥、面包、咖啡、布丁、冰激凌……居然还有冰激凌!然后护士总是送来一大壶冰水。居然还有冰水!显然,这非常不符合中国人做月子的国情。刚从事完生产的人民群众也肯定不会喜欢。结果都让我和女儿给处理了。

朋友来探望,给送了鸡汤和西红柿鸡蛋面,夫人一看,立刻眉开眼笑,说这才是正道嘛,哪里有像美国人这么坐月子的?一喝鸡汤,孩子妈仿佛精神就好了一半。正是一方水土一方人,跑到天涯海角都变不掉。

然后是药。

刘伯承治眼疾,拒用止痛药,怕的是影响大脑。关公受伤,刮骨疗毒。这些前辈留下的佳话都告诉我们,忍痛是坚强,是勇敢。而蛮夷是狡猾的,是肤浅的,能不痛就不痛。

孩子妈死活不肯吃药。她先是坚持要镇痛棒,不要止痛药,她以为镇痛棒是物理疗法,止痛药则有化学成分,多少会对哺乳的婴儿有影响。医生说,都是一样的药物。

护士每次巡视总是问她痛不痛,而且从0-5的等级算,她的痛是几级?孩子妈每次都说是0、1或2,就怕护士给开止痛药。护士一看她的表情,就关切地问:亲爱的,这不像是2啊?你没必要忍什么痛,我们不愿意让你疼痛。

这不必要。孩子妈还是不放心,就是说2或者1或者0,护士也没有什么办法,知道遇到难缠的了。

从上午起,孩子妈头痛,告诉了护士。护士不知道是不是顾忌到病人不大愿意吃止痛药,很搞笑地拿来两听可口可乐。只听说过可口可乐能做可乐鸡,有时候还和生姜一起治感冒。今天终于知道可口可乐还能治头痛。听说是里头有咖啡因,而咖啡因总能止痛。

治头痛不错,问题是它们刚从冷藏柜拿出来。产妇怎么能喝冰的呢?结果,我和女儿又为之代劳,一人负责了一瓶。

最后是喂。

全世界都知道,母乳喂养最科学。护士一问,孩她妈就说要母乳喂养。一喂,觉得好像没有奶,然后又用奶瓶喂。生女儿的时候,中国的护士就让她这么交叉着来。

结果被这里的护士看见。护士说这样不行。该用瓶子喂就用瓶子喂,该用母乳就用母乳,不要混淆。夫人想这怎么行啊。等护士走了,她立刻用奶瓶喂起来。当时正好美国朋友Susan在场。Susan也说,得听护士的。

后来护士怕是有语言问题,特地又赶过来跟我解释了一遍。两个人通过我争执起来。一个说,我没有奶,你不让喂奶瓶,孩子不饿吗?一个说,你不是说孩子吸了15分钟吗?这说明还是有东西可吸。再说,你应该让孩子养成吸的习惯,对你的身体形成足够的刺激,让其尽早反应,生产出奶水来。如果你中间让他喝奶瓶,他就不会好好吸吮,你的身体反应就会推后。

毛主席说,一切反动派,你如果不打,他就不倒。护士说,一切奶水,你不吸,它就不产。听上去也很有道理。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装傻。事实上不是装傻,是真傻。

看到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有所疑虑。来探访的Susan晚上又发来一封邮件给我们解释美国妇女在喂奶问题上的立场,和护士的立论一模一样。夫人后来还是决定听取其意见,也算是入乡随俗吧。

不过,为什么中国女人生完孩子需要坐月子,而西方女人却不需要,这是个千古之谜。我到现在没有搞懂。

肯定不是水土和气候的问题,中国的女人到了西方,同样坐月子。肯定也不是文化习俗的问题,听说有人到了美国,没有坐好月子,结果真是拉下病来。那么,是体质问题吗?郎平是铁榔头,她在美国生孩子坐月子吗?

这个问题之所以困扰我,是因为老婆一坐月子,我的生活就开始翻天覆地大变化。除了买菜、洗碗、拖地、给女儿洗澡这些本职工作外,我的责任范围无限扩大,要做饭,而且要做好;要洗衣服,而且要洗很多衣服……想着想着我的牙齿又痛了。

做饭是个大问题,我只会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蛋汤、凉拌西红柿、煮鸡蛋、炖鸡蛋,还有生吃鸡蛋这几样。怎么办?怎么办?

美国男人真是幸福。我曾经对一对夫妻说中国女人生了孩子,要完完全全休息一个月,我直接把坐月子翻译成“sit through the month after baby birth”。我说这个月她们什么都不用做,坐在床上给孩子喂奶就行。其余的都是家里人帮着做。

“这种先进做法我们怎么没有?”女老美拍拍老公的肩膀问.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