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手不够 身怀死胎妇女竟得不到治疗
澳华中文网 2010-10-26 14:21:09   关注人次[]

一名温哥华妇女身怀一个死去的胎儿,去卑诗妇女医院求诊时,被告知医院人手不够,院方要求她数日后再到医院治理。该名妇女认为她在医院受到了极不人道的待遇。

据加通社消息,谢克(Sunaiya Sheikh)称,她不能想像要继续身怀死去的胎儿。谢克在怀孕38周时,腹中胎儿因脐带绕颈致死。

谢克遂去医院求诊,但被告知医院人手不够,院方要求她数日后再来。当时她具药理知识的丈夫觉得这样不安全,担心会影响妻子的生命安全。

但产科医生马凯特(Jerry Marquette)博士表示,常有孕妇在胎儿死后数日才知道,因此身怀死胎数日并非不寻常。他称有时人手不够,孕妇不得不转去其他医院。

一位中国医生在加拿大看病的遭遇:做B超要等两个月

说起目前中国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糖尿病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已经获得享受加拿大国家免费医疗待遇的杭建梅主任医师说:“我们经常看到发达国家的医疗体制如何健全,服务多么人性化,其实看病难、看病贵,在国外一样存在。”

2003年,我准备去加拿大的前3天,突然感到腹部不适,就到附近医院做了个B超,发现盆腔部位有个肿物,当天急查了肿瘤方面的指标,结果一项指标稍有异常,这让我非常担心。我想自己已获得加拿大免费医疗待遇,所以决定到那后进一步检查。

加拿大实行的是分级治疗体制,每个人都有家庭医生,有病先找家庭医生看。如果家庭医生认为你的病比较严重,再推荐去看专科大夫。不过有个例外,那就是看急诊,可以不通过家庭医生。

刚到加拿大的中国人通常非常不适应这种体制。我们在国内看病通用的办法是直接到医院挂号,大医院难挂号就找熟人、找朋友、走后门,在这里都办不到。小孩发烧脸蛋通红,就是到医院看急诊,医生大多会让你回家给孩子用凉毛巾敷一敷,想让他开点抗生素比登天还难。

我到加拿大多伦多后,在自己所在的社区里听了几个医生的介绍,最后选择了一位台湾人做我的家庭医生,认为这样应该容易沟通。当时,这位医生不在,秘书接待了我,说要先预约。两天后,这位秘书打来电话,让我一周后的某一天去看病。

到了约定时间,我拿着在国内拍的片子找到了家庭医生,他看了后马上说需要做B超,然后给我写了个条子,上面有电话、姓名、地址,让我与对方联系。对方让我两周后来做。那些日子,我几乎天天都在骂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根本不考虑病人的感受。

两周后我如约去做B超。大夫态度很好,说检查结果没问题。大夫看着我在国内拍的片子,感到很奇怪,说这个片子上显示的确有问题,可是这次检查却是正常的,建议我找家庭医生,由他给我预约专科医生。此时,距离我初到加拿大已经两个多月。

既然检查结果还好,说明我的问题不严重,我就没有联系家庭医生,决定还是回国再说。就在我回国去机场的路上,家庭医生给我打来电话:“您怎么没找我?我准备给您预约专科医生呢。”我说:“谢谢,不用了。”

回到国内,我与几个朋友说起这件事,当时有一个朋友在B超室工作,马上说:“你怎么不早找我?走,我带你去做个B超,确诊一下。”在朋友那里检查的结果也是没问题,这件事情才算彻底了断。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