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华人老人抗议 在加十年才能领养老金
澳华中文网 2010-10-26 14:21:16   关注人次[]

居住在列治文山市约克区五十位华人老人,坚决要求取消在加住够十年方能领取养老金歧视性的规定

编辑同志:

您好!最近我们从媒体上看到,联邦华人议员邹至惠女士,在为取消华人名人在加国住够十年方能领取养老金的歧视性的规定而奔走呼嚎,引起了我们强烈的共吗和感动。感激之余,想借贵报一角,为我们自己,也为千百个与我们处境相同的华人名人说几句话。

我们这批华人老人,在中国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大都是两高一低的一群。即学历高,职称高,收入低。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将儿女培养成材来到加国服务。退休後因儿女们生子需要照料,我们又来到了加国。但是始料未及的是,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却一落千丈,无奈的沦为加国社会最底层的一员。经济上没有收入,丧失了消费权,甚至连搭公交车的钱都没有,只能一筹莫展,常年被困愁城。看病虽有医疗保险,但有的病需自费化验,如前列腺炎;有的药需自掏腰包,我们只能听任病患折磨,于是又被剥夺了就医权。因为我们的衣、食、住、行全部要靠儿女,他们的收入一般也不高,于是我们这批恰恰需要营养和滋补的老人,生活上却下得不简朴节省,过得十分清苦。如果遇上不孝子女,连活命的保障都没有。如,有位东北老人,被不肖儿女赶出了家门,成了行乞者。又如一对上海老夫妇被儿女断了生路,被迫回了中国。

生存权是人的生命线,是最基本的人权。人一旦丧失了生存权,其他任何权利都免谈了。加拿大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是号称最重视人权的国家。我们曾看到哈珀总理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我们想,说别人脸上有污点的人,首先应该把自己的脸洗干净;批评别人头上有疮疤的人,自己头上就不应该有脓包。加拿大这麽多老人丧失了最基本的人权,作为特别关心人权的总理哈珀,难道不应该关心关心,过问过问。一个国家领导人,首先应该关心自己子民的生存问题,子民生活好了,他们才有尊严,才更加拥护国家的领导人,这样也才能官民一心,国富民强。

我们这批中国老人来到加国,不但没有为加国增加负担,而且成了一大批无偿的劳动力。为加国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是游手好闲,自吃饭的。每个人至少照料和培养一个小孩,或者为三口五口之家承担繁重的家务,每天要工作十至十五个小时,有的人白天干活;夜晚还耍陪孩子睡觉,实行24小时服务。每个人的工作量比一个外劳还大得多。我们照料或培养的小孩,个个都是加国的希望和未来,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领域;这是一项最不可忽视的工作。由于我们的劳动,使千百个加国的家庭解除後顾之忧,使千万个加国公民能够每天精神饱满地投入各项工作。难道这不是为加国服务吗?我们在日以继夜地为加国服务,为加国培养後代,而加国却不给我们任何报酬,连最起码的生活费都转嫁到我们儿女身上,加重了他们的经济负担,降低了他们的生活品质,难道这是应该和合理的吗?目前我们不是低声下气地向加国求救求援,而是理直气壮地向加国讨回我们应得的权利和报酬。

人人都熟知的赖昌星问题,令我们扼腕叹息,加国政府消耗那麽多人力财力资源,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一次又一次地开庭论证,十年八年地进行审视判断,为他遣返後的命运百般焦虑,忧心忡忡。赖昌星也拿看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在这里请律师,找保人,大肆挥霍。拿一个罪犯和千百个老人比较,谁主谁次,谁轻谁重。不是一目了然吗?然而有钱的罪犯可得到加国政府的关怀和法律恩惠,无钱的老人却只配受到冷漠和法律歧视,两者成了鲜明的对照。

据媒体透露,在加国居住十年的65岁以上老人方能领取养老金的规定,并不是针对所有加国移民老人的。有些回家,比如菲律宾、智利等国的移民老人就不受此限。一个国家的法律却针对不同宗族和人群,难道这不是一种笑柄和歧视吗?一个号称法制的国家,却如此厚此薄彼,任意行事,它的公正性和公平性又在哪里呢?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一个法制社会和民主国家最基本的立法原则,也是一个国家和它的政府对自己的子民应该采取的最基本的公平和公正准则。由于立法是一种国家和政府行为,因而用立法形式确定下来的不公,是最大的不公;用法律形式购定下来的歧视,是最严重的歧视。有了这种不公和歧视,还有什么和谐和安定可言呢?不过这个问题,对加国来说,只是一匹锦缎上的一粒名鼠屎,积小而臭大。除掉它有百利而无一害,除掉它也是有百易无一难的。为了加国最广大人民的最根本利益,我们迫切地希望加国政府尽快地取消这一歧视性的法规。

在这一正义事业的面前,所有媒体应该行动起来,呼唤良知的复活,代表民意的各级议员应该挺身而出,主持公正,让正义得以伸张。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