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准备着:见移民法官
澳华中文网 2010-07-12 12:21:39   关注人次[]

    

我背英语背得两眼冒金星,口吐白沫,苦不堪言。这时老公下班了。他背着一个小包,微笑着向我走来,我站起来,走过去接下他的包。他和我拥抱,然后在我身边的椅子坐下,从包里拿出3个新裤子,因为裤子长一块,他需要把长出来掖进去。我拿来针线,我俩一起作。

他回家经常拿回一点东西。比如,拿回一些果子,果子肉不多,核很大,比较酸,是老公采摘公司旁边野生果树上果实;比如,一天拿回一小塑料盒樱桃,是公司一位波兰员工拿到公司的,因为他家只有3口人,买了一箱子红樱桃,吃不完,就拿到公司请大家一起吃。事情虽小,但是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老公对我的爱心。他是心里想着我,才会一粒一粒采撷野果;他是心里想着我,才会把公司大家吃剩的樱桃拿回家。我工作一辈子,知道这时候应该表现潇洒一点,不要小家子气的往家拿。想到老公是因为心里想着我,所以才这样做,禁不住心中翻起几朵温暖的小浪花。

“这3条裤子是公司发的?还是在商店买的?”我边缝边问他。

“是公司发的。”

原来我怎么也不会想象出资本主义国家也发衣服。他的衬衣、裤子从来不用买,连天冷时厚一点衣服也是公司发的。澳洲的工作服大部分是很鲜艳的黄色,现在连我有时去院子里,也把这件黄色衣服临时套上。公司不仅发衣服,澳洲老板还这么实惠,一下子发3条。如果我当领导,我会一条一条发,中间有个间隔时间,让员工经常想到领导的好,吃水不忘挖井人嘛。发最少的东西,达到最大的效应,是我在中国已经习惯了的思维定势。例如,一次过三八节,领导给每个女性发纪念品,钱不多,但要达到领导和大家都满意的效果。领导让我想个方案,第2天上报。我绞尽脑汁,绘制蓝图,方案上报之后,领导笑纳。领导至所以同意,就是因为这个方案用最少的钱达到大家对领导最大的感恩。回想过去,每次发实物不都是用最少的钱换来大家对领导最大的感恩吗?小小一个事例,让我感受的是澳洲领导的实在与厚道。

“Where does your fiancé live?(你的未婚夫在哪里住?)”缝好裤脚,我又继续背起来。犹如老和尚念经。

“What does your fiancé have in his garden?(您未婚夫的花园里有什么呢?)”

“He has strawberries, lettuce, tomatoes, cucumbers and spinach.  He also has a lemon tree, an orange tree, a mango tree and two fig trees. (有草莓,生菜,西红柿,黄瓜和菠菜。还有一个柠檬树,橙树,芒果树和两个无花果树。)”

这个cucumbers太难记了,背得焦头烂额的我决定不背这个单词,我几分急躁地对老公说,“no  cucumbers,ok?”

“ok, ok.”老公连连答应。

这样,院子就少了一样蔬菜,呵。反正我俩口径一致就行。

“What does your fiancé like to eat?  He likes to eat beef steak, chicken, fish and dumplings. (您的未婚夫喜欢吃什么?他喜欢吃的牛排,鸡,鱼和饺子。)”

牛排的单词也难记,我又对老公说,“no beef steak, ok?”

“ok, ok.”老公又连忙说。

于是乎,老公爱吃的食物中又少了一样,呵。没办法哦,谁让英语那么难呢?

“English Hard!”(英语,太难!)我指着英文狠狠地发泄。

“Chinese Hard!”(中文,太难!)

想不到身边的老外来了这么一句。呵。但是我记得英语学校的老师对我们说过,外国人学中文比中国人学英语要难一些。谢天谢地,幸亏我不是学得最难的语言。

“What colour is your fiancé’s underpants?”

“Your fiance's underpants what color?”

(什么颜色是你的未婚夫的内裤?)

(你的未婚夫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为了应对移民法官,有时一个问题,不能不学会几种问法。这个问题是女儿提示我的,女儿说,电影上就有这样的问题,会问道对方的内裤颜色。

老公看我连内裤都背了,噗嗤一声笑了,和我开起玩笑,“why need to know colour of underpants?  to find out if we make love!!  very inquisitive! (为什么需要知道内裤的颜色?看看我们作爱好了!很好奇!)

汗,我都被烤糊了,他还有心开玩笑。

 

律师提示我们,开庭那天移民法官会看生活中我们怎样交流的,所以我们需要有对话表演。为了怕到时候一紧张我就出现意外,我们必须练习几句最常用的英语,这样方能“手里有粮,心中不慌”。听不懂对方说英语是我最大的问题,所以必须让老公在移民法官面前只对我说这几句,把这几句练得滚瓜烂熟。于是我俩从日常生活用语中挑出这样几句英语。

“Please, put a beer in the fridge, thank you!(请把啤酒放进冰箱里,谢谢)”

“Which dumplings do you want, pork or beef?(你要吃什么饺子,猪肉饺子还是牛肉饺子?”

“Beef dumplings would be fine, thank you.(牛肉饺子就可以了,谢谢。)

“Please close the blinds. People can see us inside our house. (请关闭窗帘。人们可以看到房子里的我们。)”

“It is dark now can you turn on the light, please? (天黑了,你把灯打开,好吗?)”

“I want to sleep. Please turn off the light.(我想睡觉,请关灯。)”

此外,我俩每天晚上散步时,看见路边房子出租或者出售的牌子,老公也教我生活中最实用的英语。比如:

I pay a lease for my house at $310.00 every week.(我的房子每周$ 310.00租赁。)

The house is for sale to buy for $500,000.(这房子50万美元出售。)

这里的关键字眼是“lease”和“sale”,但是我经常搞混,很长时间记不住。呵,惭愧。

在散步时,我俩会交谈一些轻松话题。例如,看见路边的地瓜花,我说在中国这种花叫Sweet potato flower,他告诉我,他们把这种花叫Sunflower(太阳花)。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社区论坛 | 客户服务 |
联系QQ:1402089133澳洲总部电话:+(612)9744 1188
总部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 @澳华中文网 Copyg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