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牛都稳赚的长赢投资法
澳华中文网 2010-12-03 20:57:49   关注人次[]

□劳伦·邓普顿 斯科特·菲利普斯

如果说有一根线贯穿约翰投资生活的一直,那就是他从容镇静运用智慧而不是靠耍智慧做事的能力,尽管他总有一大堆智慧的想法。“少年老成”的智慧对一个几乎还没有任何人生经历的人来说是特别罕见的。顺便说一下,也正是这种性格使他在投资市场上能遇事不慌,沉着应对。他天赋异禀,生性冷静,因此拥有超越常人的眼光。这听上去很简朴,实际上,也确实很简朴,但能做到的人却少之又少。

当冲动或风行的错误观念导致股票市场崩溃或形成泡沫的时分(这种事总会周期性地演出),很难从市场上买家和卖家的集体行为中看到起码的智慧。换言之,如果所有的观察者都保持理性就会发现,投资者很轻易将自己的常识和智慧最小化。很多投资者说他们急切盼望股市大跌,这样就能捡到低价股。然而,当我们看到道琼斯指数在一天之内跌了22.6%,就明白现实往往不遂人意。1979年,道琼斯市盈率低至6.8,并在此后好几年一直维持在这一较低水平,这时那些狂热的买家都跑到哪里去了?从这个问题中我们发现,对绝大多数投资者而言,购买没有任何买家愿意购买的股票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附带提一下,这恰恰是买低价股的最好方法,买到低价股会带来最丰厚的回报。

尽管用狗熊的熊掌向下用力拍击的动作来形容熊市是一种词源学上的错误,但我们不妨利用这个形象幽默一下。如果大多数投资者认为他们可以阻止已经抬起熊掌的狗熊向他们用力拍击下来的话,他们很可能想错了。而约翰却乐于看到狗熊摇动臂膀回身给他重重的一掌,因为他明白股价就要下跌了,买家可以买到更多的低价股。

人的观点和看法特别重要。无论市场表面看上去是多么简朴,约翰的看法一直异于常人。从约翰的话里可以看出他那种与众不同的观点:“人们总问我何时前景最乐观,其实这个问题问错了。应当这样问:何时前景最黯淡?”这个观点应用到实践中就是:避免随大溜。这里所谓的大溜指的是股市上绝大多数的买家,他们像潮水一般纷纷涌向那些前景看上去最乐观的股票。避开前景看上去最为乐观的情况,这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行为方式相悖,例如找工作,我们要挑前途光明的行业,出门要挑大晴天。希奇的是,这种行为却很难带来投资上的成功。成功投资所需要的是与之相反的行为,即找出前景看上去悲观却具有发展潜力的股票。

想做到这一点,投资者必须使自己脱离众人,以至不要和他们待在一起。约翰早年在纽约做理财工作,1968年他搬到巴哈马后不久,就以共同基金经理的身份创下了最佳业绩纪录。这不是一个巧合。约翰总说,自他搬到拿骚以后,他的业绩表现越来越好,因为地理上的距离使他远离了那些华尔街的经理们,他不得不从完全不同于他们的角度思考问题。从那时起,他不再和华尔街的分析师们一起,关注相同的公司的业绩表现,参加相同的活动。脱离了华尔街那个环境后,他开始有了自己独特的思想,这使一切都发生了全新的变化。联想到沃伦·巴菲特住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有些读者也许会好好考虑这种地理和思想上的分离所带来的好处了吧。

从童年开始一直到大学时期,约翰一直善于利用股市上人们偶然的愚蠢或天真的错误想法,这种能力是他在扑克牌桌边练出来的。约翰早年是一个玩牌高手,至少与温彻斯特的同龄孩子相比,与后来耶鲁与牛津大学的同学们相比,他算得上高手。他8岁左右就学会了打牌,此后经常打牌赢几个小钱。1931年,耶鲁二年级刚开学的时分,他和整个国家一样,面临着一次普遍性厄运—大萧条开始了。就是在这一年,曾祖父告诉约翰,由于极度糟糕的经济状况,他已拿不出哪怕1美元为约翰交学费了。

幸运的是,约翰的叔叔沃森·邓普顿资助了他200美元路费让他重返耶鲁,但是之后他要自己供自己完成学业。约翰欣然接受了资助,赶紧动身回耶鲁,决心找工作挣钱,同时请求助学金。他两件事都做了,但还是不够支付全部学费。他转而将目光盯住了牌桌。他对出过的牌过目不忘、能准确估算出牌概率、准确判断其他玩家的水平和出牌策略,这些本事让他在小小的牌桌上赢了不少钱。据约翰估计,他学费的25%都是靠打牌赢来的,剩下的75%则靠他在学校勤工俭学和由于学习成绩优秀而获得的学业奖学金。

把约翰玩牌的这些插曲与投资联系起来,会给我们带来特别的启示。约翰精通牌术,这一点很有趣,因为这个游戏要求玩家有超强的概率估算能力,有敢于冒险的精神,而且或许也是最重要的,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这样的专业投资者并不少见,他们在金融领域操作技巧娴熟,精通会计学或经济学。现实上,这个世界上智慧人比比皆是,他们能精确分析利润表、资产负债表以及现金流量表,娴熟运用竞争策略这样的微观经济学知识,识破财务把戏,纯熟估算出一家公司的内在价值等等。但是,一个智慧机智的人要想变成一个成功的投资者,关键是:别做蠢事。

一个把钱投入股市的智慧家伙要想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者,还需要一点儿额外条件,那就是良好的判断力。你信也好,不信也罢,约翰认为,他的判断力正是他与其他投资者的不同之处。什么他所受的常春藤名校教育、罗兹奖学金、数字和概念方面的天赋等等,通通都不重要。在他看来,他的判断力才是他有别于众人、获得高成功率的主要因素之一。

需要记住的重要一点是:如果你和其他所有人一样跟风买卖股票、共同基金或其他任何类似产品,你获得的回报也将与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所以,“如果在众人六神无主之时,你能镇静自若”,你就成功地踏上了明智投资之路。好好想一想约翰这句话里所包含的真知灼见吧:“在别人沮丧地卖出时趁机买进,在别人疯狂买进时趁机卖出,这需要最大的毅力,但收获也最丰硕。”

书名:《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熊市和牛市都稳赚的长赢投资法》

作者:劳伦·坦普尔顿 斯科特·菲利普斯

约翰·邓普顿爵士,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基金经理,被美国《Money》杂志誉为“本世纪最伟大的选股人”,并被尊奉为全球顶尖价值投资人。他开创了全球投资的先河,在长达50年的股市上叱咤风云,表现精彩。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