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中资入境问禁
澳华中文网 2011-06-15 13:12:25   关注人次[]

来自中国国内的投资者问笔者,他参与投资的大型企业。为了临时解决一个看上去可能是千载难逢的投资会,召开了特别股东大会。由於这个机会隐而未见的问题不少,他本人和一些股东是不赞成投资的。然而他明白入境问禁的道理。虽然千百个不愿意,他也在百忙中抽空出席。
     谁料出席时才发觉,一些平日完全不积极参与企业事务的股东,竟也在场,当时,有人告诉他这批稀客是受了支持这个投资的搞手的煽动,乘搞手安排的专车到场的。
     由於事出突然,他以为这次特别股东大会将会取得 应有的法定人数,而通过这个他本人不看好的投资。谁料结果下来,与法定人数相差百分之五。
     那刻他庆幸出席之中不乏明智人士。头脑清醒的除了他自己以外,还有别的股东。他满以为经过特别股东大会否决的投资项目应该可以寿终正寝。怎知,过了不久,前述的搞手竟然不忿否决的结果。认为企业章程内某一条赋予他们翻案,再来一次特别股东大会的法理依据。他们认为章程没有说便可以做,他问笔者搞手是否可以这样,企业的章程是否存在这麽一条自找麻烦,没完没了的条款?告诉他回答他的问题以前,他必须明白澳洲是个承袭英国普通法法制的国家。以最高层次法院的判决作为判例,对下一级法院以至同类型的法律纠纷都具有法律的约束力。
     由於判例可以随着案件的特殊性,以及当时的社会变迁而改变,因此普通法法制是个人不断更新,因时制宜的制度。
     此外,除了普通法为了个别民间团体、企业、以至省和领地政府的法规和章则与附例,可能与联邦政府的法规有造成矛盾,或者冲突,因此,澳洲联邦政府公布了《法律阐释法》。在普通法与《法律阐释法》双轨并进的前题,任何一个企业或者团体的章程,根本不可能存在一些自找麻烦,没完没了的条款。同理,澳洲,以至全球其他实行普通法的国家和地区(例如香港),警方不能对同一个嫌犯,起诉他犯同样的罪一次以上。同样的原则也适用於民事案件中。
     因此企业赋於若干股东人便可以联名特别股东大会的条款,并不赋予他们可以就同一个刚开过特别股东大会召开另一个同样的大会的议题的权力,否则不服的那一批,又可以根据同一个条款,没完没了地召开下去!
     此外,由於普通法判例灵活性,所谓不存在「章则没有说便可以做」的歪理。现实告诉人们的任何法律文字都不可能涵盖人类日常生活中的行为。难道公司的股东章则没有说股东开会时可以骚扰其他股东,股东们便可以这样做?也是这些逻辑,赋予股东们可向法院申请禁制令,阻止企业召开另一次同一议题的特别会员大会。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