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多数服从少数
澳华中文网 2011-06-29 09:09:35   关注人次[]

被推下台一年过去,陆克文的受欢迎程度,远远抛离吉拉迪,要是去年八月大选,没有出现少数服从多数的现象,今年的澳洲政坛的现象可能并不一样!
     上述的标题并没有错,从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到国家大事都屡见不鲜,一孩政策下的祖国,小孩子的要求,不管合理与否,都往往得逞,其中以三、四代同堂的家庭更为显着。而「疼爱」、「迁就」、「骄纵」也取代了「服从」,成为大伙迁就,骄纵那年纪最幼小的宝贝。而这里的大伙包括了小宝贝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姨妈、姑姐等等。家族繁衍越多,「大伙」的人数越多,作为少数的宝贝的吸引力更大。
     相信一些已升格为祖父母,外祖父、舅公、叔公、姨婆、姑婆的读友也许会同意笔者的看法。家里的琐事如此,国家大事又如何?
     民主的国家如澳洲,2009年举行的全民公投,决定是否放弃「君主立宪」采取「共和国」作为澳洲的政制。公投结果,赞成共和国的票数远远低於主张君主立宪的国民。
     表面看来这个公投结果,正好说明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理念,与拙文的标题恰好相反。然而,只要细味公投的意义,所谓「多数」和「少数」涵盖的道理,正好反映了澳洲以法治国的精神所在。
     首先,澳洲宪法告诉国民,当一个影响深远,对国家着决定性的影响的方案需要通过的时候,必须透过全民公投的办法来解决,澳洲的宪法规定除了需要全国超过半数的公民赞成以外,还要获得全国四个州超过半数以上的公民的赞成票。这个双重的半数加起来才可以促使公投的方案获得通过。其次,从过去澳洲举行过的公投可以看到,需要公投的方案都是一些具有争议性的方案, 表面上支持和反对的可说势均力敌。而这些分歧的看法在社区内也不乏各执已见的人。前述的澳洲是否继续维持「君主立宪」制度不变,还是走「共和国」之路,正好告诉人们公投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这个例子也告诉人们,自从十多年前公投议决,支持澳洲改变政制走共和国之路的那一方无功而还後,他们并没有说甚麽还欠缺多少票,要求马上再来一次公投。反之,他们不时与支持君主立宪唱对台戏,明知今天的澳洲法治离不开英式的法律传统,而共和国模式在法治方面也不见得比君主立宪优越!他们仍然不断工作,目的之一无非透过澳洲民主的和法治机制,等待时机,说服国民,为下一次公投而铺路。
     当然,支持君主立宪的也朝同一个方向走,告诉国民目前的政制仍然健康地运作。总的来说,过去十多年,鼓吹澳洲走共和国之路的那派,从前总理基廷开始,没有要耍赖,蔑视上一回公投的事实。也没有人说不少合资格投票的公民没有及时登记成为选民,或者身在海外,没能赶及投票。更没有人说这是数字游戏。或者,那些仍然没有达到投票年龄的国民人数与赞成的加起来,远远超过反对的,为甚麽要少数服从多数?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