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员冯思广追悼会上的婚礼(图)
澳华中文网 2010-08-02 20:31:56   关注人次[]

    

      飞机继续仰飞势必冲向这片城区,他必须在这几秒钟之内做出抉择!

      坠机,离居民区230米

      “跳伞!跳伞!”21时29分33秒,张德山报告停车后,塔台上一直盯着飞机运行轨迹的副指挥员、师参谋长沈树范在不到一秒钟就连续两次下达“跳伞”命令。沈树范告诉记者,当时飞行高度太低,不具备迫降或再次开车可能,飞机坠毁已成定局。情况危急之下,必须跳伞。

      空军调查结论报告显示,这次飞机空中停车的原因是主燃油调节器柱塞泵传动杆外套齿严重磨损,失去驱动,不能向发动机供油。这是个“免维护”也无法拆卸维护的部件,一旦坏损,飞机会在无征兆情况下突然停车。有专家做了个形象的比喻:这好比是一个严重心脏病人,就是医生24小时坐在旁边,也阻止不了他心脏停止跳动。

      “当时我和小冯之间有一道隔板,我一边呼叫塔台,右手推动驾驶杆,再用左手拉开弹射救生装置拉环。”虽然来不及商量,张德山坚定地说,他能感觉到冯思广正在同时和他一样做前推驾驶杆的动作,“我推杆时发现很轻松,他肯定也在推!这是飞机不继续前冲最关键的一举!”张德山说,在那样危急万分的时刻,他心中也暗暗佩服带飞的这个“80后”飞行员。

      驾驶杆前推44毫米,飞机由仰角12.3度变为俯角9.8度。正是这44毫米的前推,让朝着居民区仰头而去的飞机,变为头向下飞行。最终,飞机提前坠毁在机场内跑道延长线300米处,与张庄路居民区直线距离只有230米。

      揪心的1.1秒

      从飞机发动机停车,到最后一名飞行员跳出座舱,前后只有5秒。按照后舱要先于前舱弹射的跳伞程序,前舱的冯思广将晚于张德山1.1秒起跳。

      曾当了一年多冯思广教员的张德山,喜欢称这个老实、本分的学员小冯为“孩子”。张德山说,晚一秒跳伞,就相当于离地面近了十几米,跳伞的时候他什么也来不及多想,只是揪心这1.1秒的延迟,在跳出机舱后,“眼前一片火光,仍想找找那孩子的降落伞,看看打开了没有。”

      而张德山下落的过程也不过四五秒钟,落地后他的右脚踝骨骨折了。

      在医院病床上,回想起这一幕,张德山那只推动驾驶杆时无比坚定的手也不自觉地抖着,“5月6日的带飞训练对这孩子很重要,如果他飞得好,第二天夜航课目就可以单飞了,他盼了不知多少日子了……”说到这里,眼圈红了的张德山再也说不下去了。

      飞行专家推断,如果冯思广和张德山在飞机起飞上仰的态势下跳,两人生还的可能将大大增加。事后的一组数据显示,飞行员跳伞时的飞机时速为291公里/小时,以此速度推算,再向前直飞两三秒钟,飞机将进入城区。

      飞机坠落爆炸的时候,张庄路上部分店铺关门了,路边上还有烧烤摊在营业,大多数居民在家中休息。一旦飞机没有改变飞行轨迹而飞入城区,机上800公升的剩余燃油和温度高达700多摄氏度的发动机机体,胜过重磅炸弹的威力!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社区论坛 | 客户服务 |
联系QQ:1402089133澳洲总部电话:+(612)9744 1188
总部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 @澳华中文网 Copyg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