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悔婚 只因我曾是舞女
澳华中文网 2010-08-02 20:39:23   关注人次[]

    “难道美女不知道吃薯条要蘸番茄酱吗?”他笑着问我。

“我第一次不行吗?谁像你们这样就知道浪费钱,就这一个破面包(我手指着汉堡)的钱够我吃三天的包子了。”我悻悻地说。

他张大嘴巴,没有说话。

我继续自顾自地吃着。良久他才开口说话:“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工作?”

“为钱呗。没有钱我怎么能上这么贵的学校,我弟弟的学费谁来供,不上班你养我?”我白他一眼。

“好,我养你。”他认真地说。“你傻了吧,你养我?”“真的,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做我女朋友好吗?”这时他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说实话那是我长大以来第一次听见有人对我如此表白,虽然每天我都要面对酒吧里灯红酒绿的生活,但是我的心里仍然保持着一片纯净的天地。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心里扑腾腾地跳。这种感觉告诉我我是对他有好感的,我同意和他交往。

就这样我成了文天的女朋友,我不再去酒吧上班。白天在学校读书,晚上就在学校附近的花店里打工,文天也负担我一部分的生活费。

和所有的女生一样,我沉浸在文天带给我的快乐里。我们彼此相爱,单纯而幸福。我愿意和文天在一起,这辈子都不分开。

后来我知道文天的家世很不一般,父亲是当地政府一个不小的官员,母亲则是一家大型公司的董事长。他这样显赫的家世的确把我吓了一跳,这样的家庭我能走进吗,他们能接受我吗?一丝不安掠过了我的心头,但我相信文天是爱我的,我离不开他。

从求婚到毁婚

就这样两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毕业了还没分配工作。偶尔会去酒吧客串一下,还是很红。文天则在他母亲的公司里上班了,虽然工作很忙,但他总会抽时间来陪我,我们依旧很快乐。

春日里的一天,文天神秘地递给我一个小盒子:“打开看看喜不喜欢?”“什么啊?”当我打开盒子的时候我呆住了,一枚漂亮的钻戒!文天跪倒在我面前:“答应我,让我保护你。”我点了点头,泪如泉涌。我们约好,第二天去他家,见他父母。

文天的家和我想象中一样,华丽得像是天堂。年近50的母亲却有着宛如30岁的风韵。

吃饭的时候他们询问了我的家庭,我尴尬地应答。看得出文天在我来之前做了很多工作,他的父母并不讨厌我,甚至还在席间亲自为我夹菜。刹那间我真的以为我从灰姑娘变成了公主。

这以后我逐渐成了文天家里的常客。我也在一家公司找了一份做秘书的体面工作。和他的母亲渐渐熟识起来,她也夸我懂事、自立,是个好姑娘。我开始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了文天这样的一个好人。

我们准备结婚了。婚期定在来年的5月。

我成了幸福的准新娘,期待一切顺利。

然而命运却在这个时候跟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就在我们的婚期还有三个月的时候,文天的母亲把我叫到了家里,这一次不是和善友好。她母亲严肃地看着我说:“小研,我必须取消你和文天的婚礼。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样的家庭不能容下一个风尘女子。”

宛如晴天一个霹雳,我呆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说不出。

“你知道的,我们这样的家庭,文天如果只是交个女朋友也无所谓的,但是他要娶的妻子我们却要清楚地知道她的来龙去脉。你是好女孩我们清楚,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要一个你这样经历的女孩进门的。”

一阵眩晕,我再也听不清她说的话了,原来一切都是梦,现在梦醒了。

“阿姨,对不起,我以为,算了,我懂你们的意思,谢谢你们以往的照顾,再见。”转身前我看了看呆坐在沙发上的文天,他低下头去不敢看我的眼睛。泪从我的眼睛里缓缓流出。心迸裂了一地。

几天以后,文天给我发了条短信:“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违背过他们的意思,对不起,尽管我还爱你,可是我不能,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娶你。”

泪再一次流下来。不可能有来生了,即便是今生都不可能。那天在 客厅见了文天的态度已经把我的心伤害了千百次。

我是什么?不过是被他抛弃的一个可怜女子。

所有的梦都醒了

我仍然生活在这个城市。

半年后,这个城市的著名酒店里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婚礼,婚礼的彩车当街而过,写着文天的名字。

而此时,我只能在这里看彼岸的烟花。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社区论坛 | 客户服务 |
联系QQ:1402089133澳洲总部电话:+(612)9744 1188
总部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 @澳华中文网 Copyg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