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离婚后我撕下情人的伪装
澳华中文网 2010-08-02 20:39:39   关注人次[]

    

  没几天,另一个同事小林去我家做客,小林是那种家境良好,且颇有气质和品位的女人。以前她也和我一起见过肖方。很巧,小林刚来,肖方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听说小林在我这儿,便开始东拉西扯地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似乎想掩盖点什么。等我好不容易挂了电话,小林告诉我,以前不知我和肖方关系究竟如何,所以不便多说,现在她想给我的忠告是,离这个男人远一些,这个男人不地道。我立时想到了小林和肖方的唯一一次见面。那次我们一起玩得有些晚,我让肖方送小林回家,或许当时发生了一些事情令小林对他有了如此评价?但小林不愿意详细说,我就没有追问。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我的这两个朋友都认为肖方是在利用我,因为我们公司和他单位常有合作,我们之间有利益关系。

  想清楚这一切后,我托朋友把肖方之前送的钻石项链还给了他,想和他彻底断绝关系。可是肖方不同意。面对我的质问,他早准备好了如何解释。他说因为我不和他联系,他才和婷婷聊天,目的是侧面了解我的情况,关心我。同小林更是什么都没有,大概是小林不喜欢他这个人,对他有成见吧。这一回完全没有心眼的我再次选择了相信他。

  但又在一起后,我对肖方不再那么信任,有时趁他不注意,会翻看他的手机。这一看不要紧,我发现了三个经常在晚上和他联系的手机号。我暗自记下后,找时间打了过去。果然,接电话的是三个女孩,而且无一例外,都和肖方有暧昧关系。她们基本上都是和肖方在网上认识的,肖方以自己身上的制服博取对方的信任,说自己未婚,骗了一个又一个。因为我打过去时先坦诚地告之了自己的情况,所以这三个女孩都很配合地跟我讲了实情,她们也都十分气愤。

  正当我们计划要不要一起揭穿他时,我突然接到了肖方妻子的电话。他妻子约我见面,正是这次见面完全颠覆了我最初对肖方的认识,让我更进一步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他妻子告诉我,她根本没有癫痫病,说她对家人不好也是一派胡言。不只如此,他妻子还讲了许多他这些年罄竹难书的种种劣迹。

  结婚之初,肖方在个人作风上就一再出问题。肖方的妻子原本是他们家乡的一名中学教师,因为肖方曾侵犯他妻子班里的女学生,导致他妻子不得不辞职随他来郑州。来郑州后,妻子的外甥女在这边上学,有时会到他们家住。有一天晚上,妻子上厕所,听到外甥女房间有动静,过去一看,自己晚归的丈夫竟然正在外甥女床上纠缠。除此之外,肖方还曾和他妻子最好的朋友搅在一起,导致妻子和好友反目。

  听完这一切,我气极反笑,我想,我曾经爱过并为之离婚的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可怕?

  当我认清这一切,他却一再卑劣纠缠

  肖方的妻子说,自己既然嫁给了这个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一切已成定局,之所以告诉我,是希望我就此离开,不要再深陷。我对她说:“你一味的纵容才使他越来越变本加厉,不如我们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我已了解这一切,如果他继续为所欲为,我会到他单位揭发他的恶行,让他不能再害人。也许这样会使他有所收敛,好好回到你身边过日子。”

  得知了我这个想法,肖方着急了,疯狂地找我,软硬兼施地让我不要那样做。他先是找自己两个有身份的朋友出面劝我,我不为所动。然后有天我回家,发现双层防盗门门锁里被塞满了东西,找锁匠来修,人家一看就说:“闺女,你得罪什么人了吧?”打开门后,我看到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我的手提电脑也被动过,我一上网登录邮箱,就会收到乱七八糟的黄色邮件……他对我是一边哄劝一边恐吓。

  肖方的行为令我彻底失望,从小到大我没遇到过什么挫折,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恶人,原本以为这样做会让他有所顾忌,也是在悬崖边拉他一把,可是现在的情况让我明白,世界上确实是有这种本性就坏的人。

  朋友们说:“他就是个垃圾,你不要试图改变他,还是远离吧。”我告诉肖方:“如果你认为铤而走险就可以保住自己的名誉和地位的话,那么你错了。因为我早已把所发生的一切都写了下来,并发到我们公司的信箱。如果我有危险,我的同事将把这一切公布于世。到时候,你一样会身败名裂。我不是个胆小的人,我不怕死,我保留公布这些的权利,只是为了不让你继续害人。”

  正当我还在考虑要不要真的到他单位揭发他,让他失去一切时,他的妻子又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跟我说了很多,说她离开家乡后一直无业在家的现状;说他们的女儿还很小,并不知道自己有个如此卑劣的父亲;说如果他身败名裂,意味着这个家也就彻底毁掉了。我默默地听着,其实之前唯一令我犹豫的原因也是他的孩子。身为一个母亲,我知道如果此事发生,对孩子将是怎样的打击。

  最终,我选择了远离,选择了淡忘,选择了沉默。但是这件事给我上了人生很重要的一课,即使不能惩罚他,在这里讲出来,也是对事实的一种披露,希望广大女性朋友以后在看人对人方面都能更慎重,不要被对方的花言巧语、表面现象蒙蔽了双眼。

  ■记者手记

  从见面和谈吐的印象上看,江凌是个精明强干的事业型女性。可即使如此,还是对感情骗子掉以轻心了。所幸她很快发现真相,并走了出来。

  但在是否揭露这个恶人的问题上,女人的善良和母性的怜悯令她最终放弃。是的,这样做或许是保护了一个未成年人,但是不用法律手段惩罚,而仅仅让肖方接受道德谴责的话,会令恶人真正回头吗?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社区论坛 | 客户服务 |
联系QQ:1402089133澳洲总部电话:+(612)9744 1188
总部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 @澳华中文网 Copyg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