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男女恋爱结婚风俗大全
澳华中文网 2010-08-02 20:46:48   关注人次[]

    

      传统的进门仪式十分繁琐,从下马、进门、上楼到入厅,每次都得喝一次颂歌、献一条哈达.新娘进入男方家门后,首先要给家族护法神祈拜。尔后新娘要坐在新郎身旁和双方亲属围坐一起会餐、互送礼物。参加婚礼的亲友们也献哈达、送礼品,以表示祝福。然后把一对新人引上房屋顶层,由喇嘛诵经,祈求家神庇护新娘。当屋顶竖立起一杆经幡时,新娘家的代表即庄严地宣布:从此,新娘同新郎家族的其他成员一样享有平等的权利。

      婚礼一般都要举行5至15天,这要根据家族经济状况来决定。在举行婚礼的几天里,也有特别亲近的亲戚或朋友包下婚礼中某一天的全部支出。婚礼的几天里都请有专人跳藏戏唱歌助兴。

蓝靛瑶少女

       5.奇特的蓝靛瑶婚俗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可是,巴马县所略乡一带的瑶族(土瑶)却与众不同,是“女大当婚,男大当嫁”,别具一格。

     这里的“女婚男嫁”特点,大体上有这么几个阶段。当男女青年都长到18岁后,就开始讲究修饰,乔装打扮一新,女青年似花蕊朵朵,男青年个个英俊潇洒。通过赶街、走亲访友、耍老表、节假日唱山歌,打陀螺,抛毽子等方式,进行谈情说爱,互相了解,这是认识阶段。

        在认识基础上,双方互请到家做客,彼此进一步掌握对方为人、性格,家庭成员,家庭经济等情况。这是加深认识、了解、建立爱慕之情阶段。每逢农忙季节和节假日,女方总要请男方来帮助犁地、耙田,耕种,收割,盖房子等,这是考察对方勤劳能干还是好逸恶劳阶段,是最关键的阶段经过一两年的交往接触,双方产生了深厚感情,女方就偷偷买布,精心地打好精致的布鞋送给男方,男方收到信物后,就选择买手镯、头簪、戒指,耳环或手表等其中的一两件送给女方,彼此作为定情物,确定自己的心上人。

       但是,这些交往仍然是在秘密的条件下进行,属保密阶段。经过以上四个阶段以后,女方便请男方派老人带上几斤酒,糖,一些烟饼等礼品来订亲,要求上门,将婚事公布于众,从这以后,女方就负责筹备一切嫁妆、床上用品、家具等。待东西备齐,女方就择日接男方过门。

      男方出嫁即将离开家时,先由唢呐手吹上一轮告别父母的唢呐,然后对空鸣枪(粉枪)三响,放鞭炮,再跪拜祖宗和父母,与亲人一一告别,在12-13人送亲陪同下高高兴兴出门。当送亲行至离女方家二三公里时,又对空鸣枪三响,女方家听到枪声后,立即鸣枪三响,示意对方,一切准备就绪,可以进门。

      当新郎走到家门时,双方同时各鸣枪三响,顿时,由一老人扶着迅速跳过烧在门口的火堆和三个竹圈子。以示净身,就进门拜堂。送亲的人一一接受对方前来敬酒后,才能坐下休息,待后入宴席

       “洞房花烛夜”,本应是小两口最幸福甜蜜之夜,但是,他们不是温柔同眠,而是把洞房的新床铺让给送亲的老人休息,享受女家的厚爱,新郎新娘分别陪同青年男女唱山歌,谈情说爱到天明。

      男嫁到女家(即上门)后,改用女方家的姓,作为女婿,在家庭成员中有同等的地位,共同享受财产,继承产权。在村寨里,分到同等的生产、生活资料,人缘好精明能干的,还可以当村干、寨主等要职。在社会上,与众一律平等,不受他人歧视。

       瑶族上门,除直接在女方家当家不回一种外,还有另一种叫做上两边门,也就是两边家都住,耕种两边家的田地,赡养两边家的父母,享受两边家的财产。第三种是倒回门,就是到女家住上若干年以后,又携妻带子回老家住。不论是哪一种,都是经过双方老人同意,夫妻共同商量决定的。

      男人上门好处很多。首先,婚事简办,结婚时,男方不办酒席,女方不向男方索取各种财物和彩礼,男方只象征性的拿少量礼品就成了。其次,破除了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从根本上彻底解除纯女户没有人赡养老人的后颐之忱,有利于贯彻计了嫁女长期不落夫家的陈规陋习。最后,上门女婿,自由恋爱,婚姻自主,思想基础好,感情深。因此,凡是上门女婿很少有离婚的现象。

      6.土家族哭嫁

      土家姑娘在接到男方通报结婚的日子前十大半月,就不再出门做活。先是在吊脚楼闺房架一方桌,置茶十碗,邀亲邻九女依次围坐,哭起嫁歌来,新娘居中,叫“包席”,右女为“安席”,左女为“收席”。新娘起声,“安席”接腔,依次哭去,不分昼夜。哭有规矩:母女哭,姑侄哭,姊妹哭,舅甥哭,姑嫂哭,骂媒人……哭三五天,有长达十天半月的。主要内容有回忆母女情,诉说分别苦,感谢养育思,托兄嫂照护年迈双亲,教女为人处世等。

      哭嫁歌一般为即席作,见娘哭娘,见婶哭嫁。哭词各不相同,也有固定哭词,如“比古人”、“共房哭”、“十画”、“十绣”、“十二月”等。哭有曲调,抑扬顿挫,是一门难度很大的唱哭结合的艺术。嫁娘必在此前求师练习(当然是秘密的)。哭时以“嗡”、“蛮”、“啊呀呀”等语气词,一泣一诉,哀婉动人。如“哭妹妹”:

同喝一口水井水,同踩岩板路一根;

同村同寨十八年,同玩同耍长成人.

日同板凳坐啊,夜同油灯过;

绩麻同麻篮啊,磨坊同扼磨……

又如哭爷(音“伢”)娘:

娘啊娘,我要走了呐,再帮娘啊梳把头。

曾记鬓发野花艳,何时额头起了苦瓜皱?

摇篮还在耳边响,娘为女儿熬白了头.

燕子齐毛离窝去,我的粮唉,衔泥何时得回头?……

娘哭女:

铜锣花轿催女走,好多话儿没说够;

世上三年送一闰,为何不问五更头?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社区论坛 | 客户服务 |
联系QQ:1402089133澳洲总部电话:+(612)9744 1188
总部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 @澳华中文网 Copyg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