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六成人认为新政将助上海引才激活经济
澳华中文网 2010-08-02 20:47:43   关注人次[]

    

  接下来一段时间,搜集落户政策、咨询没有户籍可能带来的影响成了余世俊的“必修课”,而咨询得越多,越让他觉得不放心,“我们打算一结婚就生孩子。但是以我们现在的状况,孩子也只能办居住证。”余世俊分析道,孩子办居住证在受教育上肯定要吃亏——就现在的情形来看,这几年一直是生育高峰,等到他们的孩子要读幼儿园了,肯定会比上海籍的小朋友入学难。

  带着这样的担心,余世俊的婚事便“有些可笑的一拖再拖”。直到2008年,余世俊终于想通了,决定回到江西把结婚证办了,2009年再把酒席办了。“上海户籍是被我大意拖掉的,现在居住证转户籍制度出台了,我会不遗余力去争取。”

  调查③高级工程师只享受临时人员待遇

  主人公:谢建军

  山西籍来沪3年

  建筑师大学教师

  他是世界华人青年建筑师协会会员,他设计的作品遍布全国各地、他上的课深受学生好评,他是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建筑系教师谢建军。

  然而就是这样一名优秀人才,却至今没有取得上海户籍。

  妻子放弃优越工作来沪

  上世纪70年代生于山西太原的谢建军老师从太原理工大学建筑系本科毕业后,就进入太原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担任建筑师。1997年继续深造,在太原理工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攻读硕士学位,2001年他来到上海继续深造,进入同济大学建筑与城规学院攻读博士。

  由于在山西太原已经成家并有孩子,谢建军在同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填写的是定向。根据国家博士生招生规定,培养类别分为统招、定向和委培三类,统招生户籍要转入学校,定向生户籍不转,就业回原地,委培则由用人单位出费用,博士毕业后继续回原工作单位。

  2005年底谢建军博士毕业,2006年正式进入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建筑系任教,此时上海的户籍政策已经卡得相当紧,由于不是统招生,又不具备高级职称,他不能办理上海户籍。

  为了家庭团聚,妻子放弃了山西的优越工作,带着孩子,到了上海。孩子进入上海的学校借读二年级。“来上海,一方面是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一方面也是为了孩子,希望孩子能够受到更好的教育。”谢建军说,居住证对他本人的影响是,单位只能给他交三金,但让他感触更深的是,没有户籍,对于孩子读书有影响。一个朋友的孩子在上海读到初二时就回老家去了,因为没有上海户籍,不能在上海参加中考和高考。这个事实让他和妻子都为自己的孩子忧心。

  对转户籍有四点建议

  谢建军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他的“优秀近代历史建筑——原上海工部局宰牲场”测绘,获得2006上海国际双年展美术院校专展优秀奖。他的个人作品更是遍布全国各地。目前他的妻子在某高校建筑设计院工作,虽然已是高级工程师,却也只能享受临时人员待遇,心里十分不踏实。

  谢建军坦言,居住证让他对上海的户籍政策的规定过于硬性和自己的未来发展深感不安,对居住证转户籍的政策他有四点建议:一是政策应该变成鼓励性的而不应该是遏制性的,户籍政策不应只偏向哪一类人。

  二是7年的时限太长,应该根据不同的类别设立不同的时限。

  三是政策不要设立太多太杂的准入标准,合理的人口流动性恰是上海这样的城市活力机制所在,户籍政策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产物,上海应该借鉴外地或国外的有益经验。

  四是要注重公正和公平,要通过立法等程序让政策更加规范。

  调查④沪籍“渝杨人”有了户口感觉有了根

  主人公:孔祥薇

  25岁,中学教师

  原籍四川

  1999年取得沪籍

  1978年,赵女士和丈夫跟随中国第五冶金公司从四川成都搬到上海建设宝钢,户口是由公司办的临时户口。1983年,女儿孔祥薇出生,户口落在成都,在上海也是临时户口。1999年,公司争取到“办户口”的政策,赵女士为孩子的升学考虑,花了4.5万元给一家三口办了上海市户口。

  说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孔祥薇,现在上海一所公办中学当教师,她自嘲是“沪籍渝杨人”,虽然她生在上海,长在上海。

  孔祥薇回忆说,小时候在宝山区一个镇上的小学借读,班里大部分同学都是外地人,从老师到同学都讲普通话,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上海人、外地人。更不会想到户口在哪里的问题。直到要升高中了,才隐约听父母谈起,如果没有户口,就只能拼命学习,成绩好了可以考上海的高中,不然只能回老家四川去读中专或者职校。因为上海的中专和职校只招收上海户籍的学生。有了户口,考大学也会相对容易些。

  1999年,父母拿出积蓄4.5万元给全家“办了”三个户口。等到2006年,从上海师范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孔祥薇更体会到户籍的好处,公办中学优先考虑上海籍的毕业生,于是她如愿以偿进了一所中学当老师。

  孔祥薇说,虽然自己生在上海长在上海,但是一直不会说上海话。父亲老家在重庆,母亲老家是扬州,可是这两个地方的方言她也不会说,感觉自己是飘着的。后来有了户口,再有人问起她是哪里人,她给出答案“沪籍渝杨人”。“有了户口,才感觉有了根。”她轻轻笑着说。

  说起户口问题,孔祥薇的母亲赵女士很激动,她说看了最近关于户籍政策要变动的消息,感觉真是个大好事,这样有利于上海留住更多的人才。转而就感叹自己一家当初没有赶上这样的好政策。

  赵女士说,当时办三个户口花了4.5万元,再添点钱都可以买套房子了,那时候买套房子也就七八万元,“如果当初就有现在的政策该多好!”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社区论坛 | 客户服务 |
联系QQ:1402089133澳洲总部电话:+(612)9744 1188
总部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 @澳华中文网 Copyg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