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争认疯女为妻 女子身份成谜
澳华中文网 2010-08-02 20:56:19   关注人次[]

    

   看着户籍档案上的照片,新化的肖兴友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电脑上的照片,真跟我老婆此时的照片很相似。大家觉得此事更加离奇了: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也太凑巧了吧!明明是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两个女子,长相却如此相似:这名女子究竟是谁的妻子呢?

    因这名女子的长相和户籍档案上的照片非常相似,在场者皆觉难以分辨。这不仅难住了大家,也让满怀希望找到妻子的肖兴友无法接受:在寻找妻子的这一年多里,他几乎走遍了大半个湖南,鞋子走破了好几双。白天经常挨饿:有时身上没钱了,也就没东西吃了;晚上时有受冻:没钱住旅社,不冷的时候就随便睡在什么屋檐下,冷得睡不着时就来回走着暖身子熬过长夜。很多次他都起过一死了之的念头,但一想到妻子,肖兴友还是坚持了下来:毕竟是自己20多年的结发妻子,孩子都这么大了,不把她找回来良心上过不去啊!

    最后,根据新化老乡的线索,肖兴友好不容易在长沙廖福林家,发现了这个与妻非常相像的女子,可没想到陷入了一场争妻风波。而对于争执的另一方廖福林来说,同样也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廖福林的妻子陈艳桃,曾在2004年5月离家出走,从那时起廖福林也一直在苦苦寻找,直到2005年1月份,廖福林的弟弟廖建安,开车经过宁乡时发现了自己的嫂子。

    当时她挡在路中间,全身浮肿,头发又脏又乱又长,一看就知道是在外面流浪了很久。廖建安回家后,将此告诉了哥哥,廖福林即带着大女儿赶去。女儿认得妈妈,抱着她喊妈妈。廖福林认为她就是妻子,把她带了回来。不久就到了农历新年,这事在村里广为流传,大家都说他做了一件好事:在过年时把走失已久的妻子找回来,全家团聚了。可妻子回来后,廖福林发现她的病情比过去严重多了:经常到处乱跑,且动不动就打人,还特别喜欢打孕妇,有一次把一个孕妇打晕过去,廖福林还赔了几千块钱。因廖福林没钱为她治病,才无奈地把她关在家里。

    会否是廖福林认错了人,找回来的不是自己的妻子呢?可廖福林说:不是我妻子我找回来干什么?就是找,我也要找个正常人,不可能找个疯子回来吧!她确实是我的妻子,我才把她接回来。而且把她以前穿的衣服也都留着在,她一回来就拿出来给她穿。从她离家出走到我把她找回来,也就失踪了一年多两年,我们都觉得她还会再回来的。

三、鉴 定 得 出 结 果 

    相信接回来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的廖福林,坚持要肖兴友拿出确凿证据,来证明这名女子是他肖兴友的妻子。就在两个人争执不下时,长沙电视台对此事进行了跟踪报道,市民们对这两位争妻的丈夫和这名患病的妻子,皆表示出极大的同情。随后,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免费收治了这名患病女子,汉五生物工程公司也表示愿意免费为她做亲子鉴定。 

   2006年1月4日,汉五生物工程公司的有关人员,专程为这位患病的女子和廖福林、肖兴友的女儿采集了鉴定样本。此鉴定结果绝对保证权威性、真实性。就在大家期待着最后的鉴定结果时,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其间,乐子曾去汉五生物公司问过一次结果,有关技术人员告诉她说:这个结果他们按常规取做13片断的,但13个片断做出来后,发现这个母亲的样本,跟两个女儿的样本有11个位点是一样的,只有两个位点不匹配。若两个位点不匹配,按常理来说,很多情况下不能给出结果。此结果令人颇觉奇怪:这也等于是说,这个母亲的样本跟肖兴友的女儿和廖福林的女儿的样本,都有很多相同的片断,这也就意味着这名患病的女子,与廖福林及肖兴友的女儿,都存在着一定的血缘关系。

    相似的长相,同样的疾病,几乎同时走失,这一个又一个的巧合,本来就让人奇怪,没想到此时的血缘鉴定,竟然也如此相似,这不能不让人感到疑惑。乐子觉得此事悬念重重:当初觉得有点疑惑时,把这个疑惑解开了,可发现后面又有了很多疑惑。那这名女子到底和谁有血缘关系?亲子鉴定究竟会是何结果?

    在常规的13个基因检测点中,因双方相似的数量超出了正常的判断值,故这名女子与廖、肖两家女儿的血缘关系一时无法确定。按最初美国FBI所利用的克林斯位点原理,在法医鉴证方面对白种人的适用程度比黄种人要高一些,为了准确地对双方的血缘关系做出鉴定,汉五生物工程公司在常规的13个检测点上,增加了专门针对黄种人基因的5个检测位点。3天后,亲子鉴定的结果终于出来了。

    拿到鉴定结果,记者乐子首先来到了长沙市郊的廖福林家对廖福林道:经过鉴定我们可以确定,现在你收养的这个女人,是肖算娇的妈妈,不是你的妻子。听到如此结果,廖福林拿着那份鉴定书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情绪非常低落,觉得自己像是突然失去了一个亲人,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同时他又想:我真正的妻子在哪里呢?这个人虽然不是我的妻子,但我照顾了她一年多,与她共同相处了一年多,和她也有了感情,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可她是别人的妻子这也是现实,但我对她可以像朋友一样:她若在医院里治疗,我还是会经常去看看她。 

四、丈 夫 携 妻 回 家 

    找回后和自己相处了一年多的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而自己此时又不知妻子究竟身在何处,更不知道怎么去找,廖福林觉得:最难以交代或难以面对的,是他的两个女儿。当时女儿知道妈妈走失后难过异常,而当得知妈妈找回来的那一刻,又欣喜若狂。特别是在外面的大女儿常打电话回来说:爸爸,好好照顾我妈妈。可现在发生了如此变故,女儿再打电话回来,他该怎样的对她说呢?她若知道了真实情况,一定会难过的流泪。 

    已证实了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廖福林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在哪里?她现在是否还活着?廖福林对乐子说到此时,乐子看到他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不由心中暗道:这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丈夫。但这个鉴定结果对肖兴友来说是个好消息。而当记者乐子带着结果赶到医院时,肖兴友和女儿的表现却让她有些意外。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社区论坛 | 客户服务 |
联系QQ:1402089133澳洲总部电话:+(612)9744 1188
总部地址:Shop 1,266 Burwood Rd, Burwood,Sydney,Australia 2134 @澳华中文网 Copyg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